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四章 异神教徒

  夜色已深,跟在克洛德身后走出房间的徐明珏深吸了一口气,寒冷的空气进入鼻腔顿时让他精神一震,整个人都清醒了一些。
  方才的信息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直到现在他还如坠梦中。
  此刻,在白玉圆盘似的巨大月亮旁边,那颗散发着绯红色星光的古怪星体高悬,让半空投下的皎洁月光染上了丝丝缕缕的邪异红色,给一行四人披上了绯红“轻纱”。
  这寂静的一切让徐明珏觉得身后的破败庄园都透露出几丝恐怖冰冷的色彩。
  “绯红之星的亮度还在增强,看来最近的灵素之潮波动很大。克洛德,我们要更加小心了。”仿佛是在刻意照顾徐明珏,阿兰还是在继续使用汉语和克洛德交流。
  “绯红之星?是月亮旁边的这颗星星吗?”徐明珏好奇问道。
  “月亮?你是指太素星吗?”阿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两颗明亮星体,耐心地给徐明珏解释道,“那颗发散着绯红星光的星体被我们称为绯红之星,而旁边那个更亮的叫做太素星。在汉语里是被叫做月亮,对吧?”
  见徐明珏点头,阿兰露出微笑,继续道:“绯红之星的亮度和灵素之潮有关。最近几个月来,绯红之星的亮度一直在提升,可能是灵素之潮的高潮就快来了。而随着灵素之潮的高潮到来,神秘侧事件的发生几率也会随之变高。”
  阿兰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在这个时候举行降灵仪式的话,成功率也会增加。
  这时,跳跳蹦蹦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亚柰子突然止住了脚步,弯下身子,把手放在了腰间装着手枪的皮套上。
  亚柰子这是察觉到了什么?有敌人还是……
  嘶嘶嘶……徐明珏旋即感觉脑海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呢喃。
  “警惕!”克洛德低声发出警告,然后伸手入怀握住了什么东西。
  从他的动作徐明珏猜测克洛德的怀里应该也藏着什么武器。
  倒是队伍最后面的阿兰表现得最轻松,她迈开腿跨出几步走到徐明珏身前,然后面带微笑高举双手,张嘴又念诵了起来。
  “称赞主,我们的神,祂的光是阴影中为我们指路的明灯。”
  依旧是不熟悉的语言,但徐明珏依旧能清楚理解这句话里传递出来的意思。
  让他惊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一道金灿灿的光圈从阿兰体内绽放,然后迅速向外扩张。
  霍然之间,不远处的角落里传来了两声闷哼。
  阿兰放下双手,快速得出结论并指挥队员行动:“两个职业者,灵素水平不高。亚柰子火力压制,克洛德注意防守。”
  比她这句话更快的是亚柰子的动作,徐明珏注意到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如同一只敏捷凶悍的猎豹,在那两声闷哼传来之时便立刻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跑了过去,一边还拔出了腰间的手枪。
  不,在徐明珏看来,那更像是大口径的手炮。
  轰!轰!
  亚柰子连连扣下扳机,两颗子弹拖出绚丽的橙色焰尾射向了声音发出的方位。
  接着她压根不去看自己的子弹是否打中了敌人,脚下用力一踏,整个人猛地往后倒窜了出去。
  几乎和亚柰子同频,克洛德也动了。
  他大喝一声,张口吐出一个简短怪异的音节,双臂交叉于胸口,浑身肌肉绷紧,庞大身躯带着呼呼的风声迅疾向前冲了过去。
  兔起鹘落之间,两人已经交换了站位。亚柰子完成火力压制,由克洛德上前查看敌人伤亡情况。
  两个人动作娴熟,看起来已经不是第一次配合了。
  “呵,只是两个普通职业者而已,一个已经确认死亡,另外一个……重伤……”
  克洛德冲上前确认,在庄园大门的角落里躺着两个人影,他能判断其中一个已经因为亚柰子的枪击而死亡,至于另外一个看上去也已经受了重伤。
  “阿赖耶,阿赖耶……”重伤的那个人已经濒临死亡,但嘴里还在高声念着古怪的词汇。
  “好强,他的灵素波动怎么变强了?”阿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焦急地大喊,“克洛德,快阻止他!他在举行降灵仪式!”
  克洛德闻言脸色一凝,立马要伸手入怀掏出什么东西来。只是还没等他动手,场中情势立即发生了逆转。
  原本已经死亡的那个身影突然站立起来,被子弹击碎的头颅往下滴落着赤红和森白的混合物,原本无力垂落的双手突然平举,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一般,十指猛地往手心弯曲。
  砰!克洛德被无形的力量扼住喉咙,高大的身躯违背了物理定律,居然一点一点离开地面,悬浮而起。
  “审判之时到了!神的怒火终要降临,要灼烧一切黑暗和鬼祟。”
  阿兰大声喊出咒语,一道赤金色的火焰从那个身影的脚底腾起,像是要烧灼光这世界上所有的阴暗和诡异。
  轰!轰!轰!
  一旁的亚柰子也出手了,她接连扣动扳机,飞射而出的子弹以精妙的角度避开了被无形大手吊在空中的克洛德,射进了死而复生的身影和地上那个还未断气的敌人身上。
  “阿赖耶!”地上的那个人惨叫着喊出最后一声。
  一颗子弹击穿了他的喉管,他虽然是神秘侧的超能力者,但受到如此重的创伤也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力。
  克洛德大吼一声,奋力挣脱了束缚,然后伸手掏出了一支散发着莹莹光辉的精致玻璃瓶。
  结束了吗?徐明珏想要干呕,这场战斗发生得太快,又太出乎他的意料。
  “嘎吱吱,嘎吱吱……”怪异的声响从站立身影口中发出,他身上突然窜动出一股灰蒙蒙的雾气,方才阿兰召唤出来的火焰立马熄灭了,有无数狰狞的黑色触手从雾气中伸了出来。
  “我忠实的信徒,阿赖耶响应你的号召……”
  一股电流经过的酥麻感从心底浮现,强烈的危机感瞬间笼罩住了徐明珏,他的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灼热的刺痛。
  仿佛是坠入了阴暗的深渊,四人眼前一暗,无数断断续续的呢喃在身边不断回响,不时有蠕动的触手、张开的血口、苍白的骷髅和诡异的阴影在自己身边浮现……
  砰!亚柰子下意识开枪射击,但子弹却径直穿过了异象,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掀起。
  “不要开枪……这都是幻觉!”
  克洛德把手中的玻璃瓶高高举起,那里面盛着的银色液体散发出温和的光芒。那些围绕着他们的异象都如同镜子破碎一般,一片一片,迅速消散,复又变回那些怪异的雾气。
  但很快,那些雾气又盘旋着凝固成巨大的灰色触手,在绯红夜色下徐明珏连那些长着倒刺的圆环吸盘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荷,荷,荷,”早已被克洛德确认死去的尸体喉咙中发出古怪的喘息,“鲜美的血肉啊,我要吃掉你们,作为我跨越这屏障的祭品……”
  这话语中充斥着阴暗和诡异,以及浓厚的恶意。
  啪!克洛德带着几分肉疼的表情把手中的玻璃瓶摔在了地上,瓶身粉碎,里面的银色液体随着玻璃碎片飞溅,这些飞溅的银液一接触到那些灰蒙蒙的雾气便立刻爆发出沉闷的,犹如雷霆的响声。
  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响过一阵的爆裂声不断从那个诡异触手上传来,死尸发出异常尖利的惨叫:“啊!”
  那惨叫声中隐藏着极端的愤懑和毛骨悚然,亚柰子双手紧握枪柄,犹豫着是否要开枪射击。而一旁的阿兰显得有些精疲力尽,勉强想要抬起双手都是不能,更不用提调动灵素念诵咒语了。
  “卑微的虫豸,我阿赖耶记住你们的气息了……下次,我将撕裂你们的血肉,吞食你们的灵魂……”
  灰雾消散,死尸立刻倒地,迅速化作一堆黑色灰尘。
  徐明珏脑海中的呢喃越来越清晰,而天穹中血红色的星光毫不吝啬地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