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一章 秘仪

  “徐明珏……”
  若有若无的呓语回荡在脑海之中,似乎是什么诡秘的存在正不断在耳畔念着自己的名字。
  迷迷糊糊就要答应的徐明珏突然醒觉过来,但他眼前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一片浓郁到让人窒息的漆黑。
  好痛!他突然感受到脑海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仿佛有一根被火焰烧得通红的铁棍正在疯狂搅动自己的脑浆。
  “徐明珏,徐明珏……”
  方才的声音还在他脑海里盘旋,那拖长的音调显得既单调又刻板,但却充斥着幽暗之中不可名状的恐惧。
  不能回应,绝对不能回应。这是他脑海中仅存的念头。
  然而,随着那声音不断重复,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就如同风中飘荡的烟雾,只需要轻轻一吹便就飘忽发散开来。
  “徐明珏……”那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是,”他勉强调动起的意志根本对这充满诡异的声音毫无抵挡,终于还是开口答应了这次呼唤。
  “桀桀桀,终于找到你了。”这诡异的声音像潜伏在阴影里的毒蛇吐出分叉的蛇信,“点燃末世狂欢的火种啊,既然你回应了我的呼唤,那么就开始仪式吧!”
  “你是谁?”几乎是呻吟一般,徐明珏茫然发问,但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的问题。
  一股沛然大力从背后传了过来,他感觉好像被人狠狠踹了一脚,下一刻自己的躯体便顺着这股力量跌向了前方。
  嘶……身体各处传来的酸痛让徐明珏忍不住咧开嘴倒吸了一口冷气,模糊的视线慢慢聚焦,这才能看到隐隐约约的光影。
  强忍着痛,徐明珏坐起身来仔细打量四周,身旁的地板上随意摆放着几支早已经燃尽的蜡烛,脚下有一只古朴的金色高脚杯正静静躺在一滩黑漆漆的粘稠液体里。
  一股难以形容的腥臭正从那滩液体飘散过来,他干呕一声,厌恶地用手支撑着身体,往后挪了挪。
  奇怪,我这是在哪?徐明珏感觉自己的痛楚稍减,尝试着站起身来观察整个房间。
  他现在所处的房间并不算很大,一扇黑橡木大门在他背后紧紧闭合,右侧的墙上画满了涂鸦一般的血色符号,而左侧墙边有铁栅栏围出来的半镶嵌式壁炉,里面挂着一只青铜药釜,底下堆着的炭火早已经熄灭。
  壁炉旁边是一个两脚立柜,大开着的柜门把里面的秘密袒露无疑:
  那是一堆堆稀奇古怪的“药物”——有长满古怪瘤块的褐色植物根茎,也有各种造型狰狞的虫豸尸体,甚至徐明珏还能看见一堆血淋淋的、类似人类的苍白手指和圆滚滚的眼睛被整整齐齐地码在白瓷盘中。
  他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强迫自己偏转了头颅,这才发现在屋子的一角还有着一个石质盥洗台,他跌跌撞撞移了过去,双手支撑着身体不住干呕。
  好一阵之后徐明珏才勉强平复了胃里的烧灼感,略带疲弱地继续打量整个房间,正对着门的墙上有两扇圆拱式窗户,在窗户中间摆放着一张古旧书桌。
  顺着壁灯散发出的闪烁光辉,他一眼就看到书桌上放着一封摊开的卷轴。
  颤颤巍巍走过去,徐明珏伸手抓起卷轴,看质地应该是羊或者什么动物的皮革硝制的。他翻看了一下,然后立即被上面奇怪的一行字母符号吸引了注意力——这和他所了解过的任何一种文字符号都不相同,细长而扭曲的字母堆挤在一起,让人只是扫了一眼就不由自主地陷入进去。
  魔药,金杯,卷轴……这是在做什么?拍奇幻电影吗?徐明珏忍不住吐槽一句。
  可是自己不是在家熬夜打动森吗?怎么莫名其妙在这个剧场醒过来,而且身边连一个剧务人员都没有?
  他把玩着手里的卷轴,视线顺着圆拱窗户往外看去:半空中重叠的云层散去,巨大星体在他面前露出真容,它远比地球上能看到的月亮更加庞大,而在这“超级月亮”旁边还有一颗略微黯淡的绯红星体。
  这不是剧场!这究竟是哪?徐明珏察觉到不对劲了,如果说房间里的怪异陈设可以被人为干预的话,那这与地球上截然不同的天文景观又该作何解释?
  无数凌乱的猜测在一瞬间涌上他的心头,最终指向了唯一的真相!
  我,不会是穿越了吧?他张大嘴巴,茫然无措地任由手中的羊皮卷轴无声落在地上。
  作为一名资深宅男的徐明珏并非没有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像网络小说的主人公一样穿越异界。
  可当他意识自己真的穿越了以后,感受到的却不是欣喜,反而一股无助瞬间攥住了他的心脏。
  “我珍藏多年的3个T种子,辛苦积攒的手办,熬夜连肝的游戏……”他痛苦地捂住了脸,开始怀念起自己前身那些珍贵的“宝藏”。
  冷静,也许还有回去的机会。他深深呼吸了几下,迅速摆正自己的心态,然后伸出手在自己的衣服里翻弄了起来。
  “没有手机,也没有其余的东西,只有……”他从衣襟里拽出一块红绳系着的玉珏,“只有这块玉,难道这就是穿越的钥匙?”
  接下来该怎么办?徐明珏努力回想自己看过的网络小说,一般来说像这种能随着本体灵魂一起穿越的物品都是宝贝,难道说……
  手里这块玉珏要是以收藏家的眼光来看并不算什么好东西,既非名贵的冰种,又没什么水头。只是在玉珏收口的两端草草刻着两个带着几分古意的图纹。徐明珏曾经上网查过,知道那是两个甲骨文——“日”和“月”。
  而根据自己父母的说法,这块玉珏是祖上流传下来的,自己的名字“明珏”也正是得之于这块刻有日月图纹的玉珏。
  他咬了咬牙,摩挲着手心里的玉珏,略显粗糙的触感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良久,徐明珏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伸出食指塞进嘴里,然后闭上眼睛狠狠咬了下去。也许是因为脑海还未完全好转的阵阵抽痛,咬破自己手指的痛楚倒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察觉到嘴中腥涩的温暖液体,徐明珏这才把自己的食指从嘴里抽了出来,满怀期待地将血滴在手心的玉珏上。
  一滴,两滴,三滴……手心的玉珏并没有什么变化发生。
  难道是方式不对?徐明珏想了想打算换种方式,又闭上眼睛尝试用自己的意念和这块玉珏发生“联系”。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惊得徐明珏哆嗦了一下险些跌倒,手里抓着的玉珏也因为身体抖动而掉在地板上,骨碌碌滚到书桌与墙面的缝隙里去了。
  “砰,砰……”
  几声连续的巨响从背后紧闭的木门那里传了过来,还没等徐明珏反应过来,那厚实的木门就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断裂声响。
  “咔嚓……”
  显然有人正在破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