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暗黑之间 > 第二十二章 队长潘恩

  “队长,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亚柰子对着狼人潘恩眨了眨眼睛。
  “嗯,先来个坏消息吧,惊喜总要留在最后……”潘恩伸出被浓密毛发的大手摸了摸下巴。
  如果是一位帅哥来做这个动作的话一定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但此刻徐明珏只觉得有点惊悚。
  “坏消息是救赎会又有新动作了,这是我们之前没有调查到的。”亚柰子狡黠一笑,把手指向一旁站着的徐明珏,“好消息是我带来了被波及进这件事的无辜者,也是队长你一直想见的……”
  “幸运儿?或者说从今日开始火爆起来的美食家,徐明珏先生是吧?”狼人咧嘴一笑,尖利的獠牙似乎都在闪光。
  “是,是我……”徐明珏下意识握住对方伸出的大手,只觉一阵毛茸茸的触感传来,然后他敏锐感觉到对方健硕身体下隐藏的惊人力量。
  一旁的亚柰子适时介绍道:“认识一下,这是我们的队长,西奥多·潘恩。”
  对方很关注我,徐明珏一边观察一边得出结论,自己在报社留下的是笔名,对方居然一口道破了报社美食专栏作家的身份,看来这么久自己一直处在对方的关注之中。
  霍然之间,徐明珏想到自己曾经具象化过万事通晓之书,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注意到。他抬头去看潘恩的眼睛,那棕褐色瞳仁之中是无比的深邃,没有一丝属于正常人的情感流露。
  “你似乎经常陷入神秘事件之中?”对方不经意地抛出自己的提问,但却隐藏着许多陷阱。
  谨慎回答,只能把事情往最坏的角度去想,徐明珏提醒自己,然后装作很无奈的样子回道:“我也时常为此困扰。”
  潘恩舒展身体,有力的臂膀抓起衣帽架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他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转而询问细节。
  “那么说说这一次救赎会要做些什么?那群躲在暗处的疯子,又在谋划什么?”
  亚柰子早就准备好了答案,脱口回道:“对方诱惑画家缇葛默尔杀死了他的未婚妻,就是之前在我们这里登记过信息的【捕梦人】帕梅拉·墨菲,一位已经成功晋升位格8的职业者。”
  “目的是为了什么?”潘恩对门外指了指,示意两人跟上,“我猜可能和职业者的入门仪式有关,【捕梦人】的前置职业是【画家】吧,所以他们应该是以帮助缇葛默尔完成入门仪式为条件,要求他杀死未婚妻?”
  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裁决之手队长,仅凭一句话就大致猜测出了事情的起因。
  徐明珏点点头,补充了一点细节,同时为了试探对方对自己的了解,他特意点出帕梅拉告诉了自己一些职业者的信息,还暗示自己已经知道了【画家】的入门仪式。
  潘恩慢条斯理地扣上丝质衬衫上的纽扣,这件衣服显得他的身形更加魁梧,他的眼神如汪洋深溺,徐明珏无法从其中读出一点点信息。
  “帮助一个普通人杀死位格8的职业者,这个团体中应该有超过位格8的存在,但行事如此诡秘,只依靠扶持傀儡达成自己的目的,那么首领的实力应该不会太高,至多是位格7或者位格6,但不否认有多个低阶职业者辅助。”潘恩开始推断对方的实力。
  “卡塞涅已经卡在晋升位格5的门槛很多年了,有他在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尝试收网。但他昨天带走了克洛德和阿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调动的力量就不够多了……”
  潘恩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深深看了一眼还在思考的徐明珏,嘴角微微上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耐心等待,等卡塞涅回来,或者等我晋级。”
  徐明珏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试探着说出对方的潜台词:“所以需要我做为一服安定剂,安抚那群救赎会的疯子?”
  “聪明人,”潘恩理了理衬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在一扇门扉前停住了脚步,“我承诺接下来和你说的话都无比真实,而且有效。”
  他推开门,带头走了进去。
  徐明珏疑惑地看向了身旁的亚柰子,对方报之以微笑,安慰道:“队长的说话方式一贯如此,但是他的人品还是值得信赖的。”
  门内传来潘恩深沉的嗓音:“先生和女士,请你们不要再停留门口咬耳朵,如果你们快点进来也许我们谈完正事以后还来得及一起吃顿早晨。”
  亚柰子吐了吐舌头,拉着徐明珏的手跨进了房间。
  “队长,虽然我知道你很崇拜平衡圣者,但我一直觉得你的崇拜甚至有点变态……”亚柰子先是埋怨了一句,然后自顾自坐到了角落的沙发里。
  这间房间其实并不算大,此刻潘恩正坐在茶色办公桌后面,他身后是两列档案柜,里面乱糟糟塞满了各式资料。而除了角落的双人沙发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家具。
  但墙上,每一面墙上都密密麻麻贴满了大幅的画像和格言——无一例外,都和穿越者前辈姜预之有关。
  看到墙上的一副汉字写着的“自律给我自由”之后,徐明珏心虚地移开视线,转身坐到了亚柰子的旁边。
  “听说你还是和姜预之同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潘恩双手交叉,饶有趣味地注视着徐明珏的表现,“这些都是我收集到的姜预之先生的作品,怎么样?”
  徐明珏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些健身器械,心头闪过一丝了然,问道:“训练室的那些也是吗?”
  “啊,那都是姜先生留下的训练方式,他似乎把这称之为‘野蛮其体魄’?我觉得很符合我的口味……”
  确实,你那块头都能去参加健美比赛了……徐明珏腹诽一句,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亚柰子伸手捂脸,潘恩似乎只有在偶像话题上才会表现出近乎疯狂的崇拜,她好心提醒一句:“队长,请你说正事,毕竟时间很紧迫。”
  “哎,对,时间很紧迫,”饶是潘恩脸上都被毛发覆盖,但徐明珏好像还是看到对方尴尬到脸红,“正如刚刚所说,我们需要一个诱饵,既是为了钓出大鱼,另外也希望能够先麻痹对方,等我们更有把握的时候再收网。”
  潘恩的视线在亚柰子和徐明珏身上稍作停留,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下去:“我想亚柰子应该告诉过你裁决之手的接纳对象了吧?”
  徐明珏侧身看了一眼亚柰子,女孩虽然表面上表现得无所谓的样子,但耳垂却悄悄映上了一层酡红。
  “确实,像你这样有过直面神秘事件的经历,并能够活下来的人,有更大的几率晋升成为职业者。”对方指了指亚柰子,“比如你身边这位美丽的小姐。和你稍有不同,她穿越过来已经三年了,但前两年都一直作为普通人在鲁恩市修理工房工作,但在一次超凡失控事件中,她的灵性觉醒了,而且获得的是我们教会没有记录的新职业。”
  “正如你所见,亚柰子小姐现在已经是一位职业8的【枪械大师】,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如此快速而且稳定的晋升就是她上次经历的馈赠。”
  亚柰子微笑以对,轻声回道:“如果有选择的权利,我压根不会再去体验那种感觉,那种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能把握,甚至思维都被冻结住的感受至今令我感到颤栗。”
  “抱歉,让你回想起那些往事,”潘恩颔首致歉,“但我通过这件事想要告诉你的是,徐明珏先生,请你注意,并非每一个人面对诡异都能全身而退,更多的人因为运气不够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不希望你因为某种功利性的目的让自己处于本来可以避免的危险之中。”
  他的语气逐渐加重,办公室的气氛也随之变得凝重起来:“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如果你不同意,我们会终止这次行动,但如果你赞成我的做法,那么我必须要确保你,至少是活下来的你能够有足够的收获。”
  “比如,加入裁决之手的资格,和一个成为职业者的保证。”
  徐明珏低头思考,对方给出的条件和自己所谋求的目的其实是相同的,但自己身上有着许多秘密,如果贸然加入一个教会组织,很难说当自己身上的秘密曝光之后会沦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他抬起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是安抚心绪过后的平静:“潘恩先生,我想要先了解加入裁决之手的待遇是什么?”
  “我也知道职业者是有入门失败的可能性的,如果我不能够成为职业者,那我还有资格加入裁决之手吗?”
  潘恩噙着微笑看向徐明珏,嘴角微动:“足够理智!先来说说待遇吧,整个鲁恩市的裁决之手包括我在内一共11位队员,大部分是位格9的职业者。我们只对教会的制裁所负责,算是独立在教会神权之外的暴力机构,每个人的薪资和位格挂钩,周薪最低在10赫勒,教会内部流通的超凡材料有权先行选用。”
  “至于你的后一个问题,我只能回答你,如果职业晋升失败,我会安排你进入后勤部门担任文职工作,周薪4赫勒,但你不被允许离开鲁恩市,必须严格受到教会监控,以防内部信息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