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星图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互相挖坑
    抬手将古三通和成是非父子二人搀扶起来以后,周辰莞尔一笑出声说道:“两位既然是诚心投效于本官麾下,那么本官自然是亏待不了两位。”
  
      说到这里,周辰便将目光挪移到了古三通的身上,他继续笑着说道:“古先生还是现将这颗天香豆蔻给素心姑娘服下吧!”
  
      “对,对,对,先给素心服药!”
  
      古三通连连点着头呢喃出声说道。
  
      事关于让素心重新恢复清醒,古三通这个向来玩世不恭的不败顽童,亦是有些慌乱了起来。
  
      古三通双手颤颤巍巍地将天香豆蔻送到素心的嘴边,而成是非则是连忙在一旁的桌上端过了一杯茶水来。
  
      父子两人合力之下,终于是将那颗天香豆蔻帮助素心喂服了下去。
  
      眼见得如此情形,周辰悄无声息地朝着身边的许言递了一个眼色,两人脚步轻快地从此间偏厅之内离开了。
  
      这第二颗天香豆蔻服用下去以后,素心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彻底地恢复清醒。
  
      到了那个时候,古三通他们一家三口肯定是有说不完的话要讲。
  
      如果周辰和许言他们两人继续留在偏厅里面,难免会影响到这一家三口。
  
      因此周辰索性就带着许言离开了偏厅,给足了古三通他们一家三口交流的时间。
  
      就在周辰刚刚走出偏厅的时候,正巧迎面撞上了一名神色匆忙无比的锦衣卫力士。
  
      那名锦衣卫看到周辰的瞬间,连忙拱手向着周辰禀报道:“大人,宫里面来人了,现在就在衙门大堂里面等着您呢?”
  
      耳中闻得此言,周辰的眉头微微一蹙,他凝声询问道:“来人是谁?可曾说明是什么事情吗?”
  
      “来的只是一位小太监,说是圣上召大人您进宫面圣去呢。
  
      至于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那小太监到是并没有多说。”
  
      那名锦衣卫摇了摇头,出声禀报道。
  
      “走,到大堂里面去看看!”
  
      周辰招呼上身边的许言,径直便朝着衙门大堂快步行了过去。
  
      迈入门内以后,周辰当即看见了等候在堂中的那名小太监。
  
      而那名小太监亦是赶忙迎上了起来,拱手向着周辰见了一礼说道:“小的见过周大人。”
  
      这些宫里面的小太监,几乎都是曹正淳手底下的徒子徒孙,曹正淳面对周辰都要礼敬有加,这些小太监自然也是同样不敢造次。
  
      当然,如果这小太监的手里面拿着圣旨,那就另当别论了。
  
      虽然对面这仅仅只是宫内的一个小太监,不过周辰却也并没有拿捏什么架子。
  
      他轻笑着迎上前去将那小太监搀扶了起来,开口出声说道:“公公不必多礼,不知道公公找本官何事?!”
  
      那名小太监顺势起身以后,连忙拱了拱手回答道:“周大人,是曹督主他老人家命小的来请您,说是圣上有要事要与大人您商量。”
  
      稍稍地停顿了一番以后,小太监继续说道:“除了大人您以外,圣上还召集了护龙山庄的铁胆神侯。”
  
      周辰微微颔首,既然是正德皇帝有要事相商,那么他自然也就不在继续耽搁迟疑些什么,径直便同那名小太监一起动身向着皇宫大内赶了过去。
  
      依然是正德皇帝最为喜爱的养心殿之内,当周辰抵达的时候,护龙山庄的铁胆神侯朱无视亦是同时踏入了养心殿门内。
  
      听着他们两人的脚步声,正德皇帝从龙案后面抬起头来,开口出声说道:“皇叔和周大人来了啊?看座!”
  
      随之,只见侍候在正德皇帝身边的曹正淳轻轻一甩手里面所持的拂尘,立刻就有四个小太监抬了两把椅子放在了周辰和朱无视两人的身后。
  
      “谢陛下赐座!”
  
      两人拱手谢恩以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落座了下去。
  
      与此同时,只听正德皇帝沉声开口说道:“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那曹公公就把事情说一说吧!”
  
      “奴婢遵旨!”
  
      曹正淳先是躬身向着正德皇帝行了一礼,而后方才出声对周辰和朱无视两人解释起了这次召他们两人入宫的原因来。
  
      “事情是这样的,数天前,咱家手底下的人到华容道侦查一宗案件,十分巧合的在树林里面发现了两具尸体。
  
      那两具尸体本来是埋在地底下,不容易被人所发现的。
  
      怎知今年华容道天气反常,下了整整大半个月的暴雨,结果把尸体给冲出来了。
  
      经过手下人的断定,那两具尸体无论是穿着打扮,又或者是佩饰挂件,全部都是出云国的款式,死因则是因为一种名为流星飞镖的暗器。”
  
      说到这里,曹正淳转身从小太监的手里面接过了一道托盘,将其中所摆放的两枚八角飞镖送到了朱无视的身前。
  
      紧接着,只见他假笑着对朱无视询问道:“神侯皆尽见多识广,向来应该知道这流星飞镖究竟是那些人惯用的吧。”
  
      朱无视拿起了一枚流星飞镖仔细地观察了一番以后,他十分笃定地出声说道:“这流星镖乃是扶桑忍者惯用的暗器。
  
      而且只有功力深厚的大师级上忍,方才会有资格使用这种样式的流星飞镖。”
  
      朱无视口中的话音刚刚落下,曹正淳便抱着拂尘在一旁阴阳怪气地接了一句说道:“哎呀,都说护龙山庄的情报功夫天下第一。
  
      何以扶桑的忍者高手来到中原,神侯和护龙山庄竟全然不知啊?!”
  
      耳中闻得此言,朱无视的眼眸当中也不由得闪过了一抹呆愣神色。
  
      我说你曹正淳今天怎么这么好学的向我请教呢?闹了半天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此时此刻,朱无视是深深地感受到了曹正淳所给予的恶意。
  
      随即,只听朱无视神色漠然地出声说道:“曹公公的东厂都能够让刺客混到宫里面来,本侯这护龙山庄出现什么漏洞,那也是不足为奇。”
  
      听到朱无视提及自己半个多月以前的失职之处,曹正淳的脸上亦是浮现出了浓浓地愤然神色。
  
      “你……”
  
      他掐出一个兰花指指向了朱无视,不过最终却是并没有将心里面的话全部都说出去。
  
      毕竟正德皇帝就在上方坐着呢,君前失仪可不是什么小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