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星图 > 第一百六十章 护龙山庄的议论

  现如今太后初离险境,身为人子的正德皇帝自然不愿意让他自己的母亲继续呆在这皇宫之外了。
  虽然眼下身边有着周辰和朱无视以及曹正淳他们这些高手坐镇,但是正德皇帝还是感觉皇宫之内更为安全。
  哪怕是昨天夜里皇宫里面才刚刚发生了刺客入侵的事情,然而那在正德皇帝看来也是曹正淳自己蠢,中了调虎离山的计策方才使得皇宫大内出现了闪失。
  将侍候在太后身边的曹正淳挤到一边去,正德皇帝亲自搀扶起了太后的手臂,他神色关切地开口出声道:“母后,孩儿这就护送您回宫。”
  对于正德皇帝的关心,太后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疑义了,她笑着拍了拍正德皇帝的双手,偕同正德皇帝一起朝着国宾馆之外走了出去。
  行至周辰和朱无视身边的时候,正德皇帝稍稍减缓了几分脚下的速度,只见他面色冷漠地沉声说道:“周辰,这两个贼人就交给你们锦衣卫处置了,朕也不看什么证据了,千万别让他们两个好过了!”
  此时此刻,知晓这假乌丸和假利秀就是掳走太后的凶手以后,正德皇帝恨不得事直接将他们两人碎尸万段,他俨然已经不再关心周辰的手里面是否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了。
  深知正德皇帝预意的周辰,他没有分毫半点的犹豫和迟疑,当即就拱手应声说道:“还请陛下放心,臣锦衣卫的诏狱会好好招待这两位客人的。”
  “那就好!”
  正德皇帝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他便将目光挪移到了身边曹正淳的身上,只听他冷哼一声说道:“曹公公,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紧摆驾回宫?
  如果这一次路上有什么岔子发生,你就自己看了你的脑袋吧!”
  “奴婢罪该万死,奴婢这就安排下去。”
  曹正淳连连告罪以后,赶忙安排着他自己身边的那些东厂精锐番子,散出去探查返回皇宫途中的情况去了。
  至于曹正淳自己本人,则是开始调度起来跟随正德皇帝一同前来的那百余位禁军。
  将一切都安置妥当以后,曹正淳轻声吆喝了一句道:“起驾回宫!”
  随即,曹正淳便护送着正德皇帝和太后一同往皇宫大内行了回去。
  跟在正德皇帝与太后的身后,曹正淳路过周辰和朱无视身边的时候,他先是面色欣喜地朝着周辰拱了拱手,紧接着便朝着朱无视投去了一个挑衅的目光。
  虽然曹正淳并没有明说,不过朱无视还是更够清晰了然地感知到曹正淳目光当中的含义。
  你朱铁胆的护龙山庄不是始终号称情报功夫天下第一么?这一次怎么让本督主占得上风了?依本督主看来,你这护龙山庄也不怎么样吗!
  面对曹正淳这无声无息地挑衅,朱无视的心里面确实泛起了不小的怒火来。
  可惜这一局他朱无视落后乃是事情,他也只能强忍着心里面的不舒服,看着曹正淳跟在正德皇帝的身边渐渐远去了。
  转眼间,整个国宾馆里面便仅剩下朱无视的护龙山庄,以及周辰的锦衣卫人马了。
  目光来回地打量了一番护龙山庄的天地玄三大密探,周辰朝着朱无视拱了拱手说道:“夜色已经很深了,本官就不在这里多陪神侯了,告辞!”
  周辰也没有那个心思与朱无视过多相处,所以他在和朱无视客套了一声以后,同样是大步流星地朝着国宾馆之外走了出去。
  而霸刀则是率领其一众锦衣卫缇骑,缉押着假乌丸和假利秀两名罪犯,快步跟上了周辰的背影。
  在这段时间里面,负责清理原出云国驻地的陈云等锦衣卫亦是以及已经完成了差事,汇合周辰和霸刀等锦衣卫一同离开了此地。
  在这偌大的院落当中,仅仅只留下了朱无视和他麾下的天地玄三大密探。
  望着周辰等锦衣卫的身形彻底消失以后,朱无视负手立于垂花门下,他目光深邃地呢喃了一声说道:“本侯是越来越发地看不清楚这位锦衣卫指挥使了!”
  朱无视口中的话音落下以后,先前与周辰有过一面之缘的天字第一号段天涯走上前来,他若有所思地出声询问道:“义父,您是担心锦衣卫和东厂联合到一起吗?”
  缓缓地点了点头,朱无视颇有些忧虑地开口回答道:“还是天涯你最知义父的心思。
  通过今晚的情况来看,这曹正淳显然是从锦衣卫哪里得到了情报的支持。
  如若不然的话,单单凭借曹正淳的东厂,不是本侯看不起他,他短时间之内绝然是查不到国宾馆里面来。
  眼下这位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周大人,他的能力可不是牟斌那个老好人所能够比拟的啊!
  有能力固然是好事,可本侯实在是担忧这位周大人年少浅薄,听从了曹正淳的蒙蔽走上错路。
  毕竟在本朝当中,厂卫之间相互勾结的情况可不再少数,英宗时期的王振和马顺,成化年间的汪直和万通,皆尽是如此啊!”
  此时此刻,朱无视整个人身上尽显一种忧国忧民的神态,堪称是皇室宗亲,股肱忠臣当中的典范。
  听了朱无视口中所说的话音,又一位身着一袭白衫的翩翩公子走上了起来,这人正是护龙山庄的玄字第一号,女扮男装行走江湖的上官海棠。
  上官海棠轻轻地摇着手里面折扇,她皱着眉头说道:“义父是不是有些多虑了?
  海棠查过这位周大人的情报卷宗,他乃是先帝在位时期最后一届科举的探花郎,是天下读书人的楷模。
  与曹正淳这等宦官阉党绝非是一路人,他们两人又怎么可能联合到一起去呢?”
  朱无视闻言,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海棠,你还是太年轻了。
  谁说读书人和宦官阉党就走不到一起去了?否则朝堂之上为曹正淳摇旗呐喊的那些大臣是哪里来的?!他们当中又有那一个不是读书科举出身的?!”
  静静地聆听完朱无视的教诲以后,上官海棠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羞红,确实是她考虑事情有些太过片面了。
  随即,只见她拱手抱拳向着朱无视行了一礼,开口认出道:“义父教诲的是,是海棠想的太简单了。”
  朱无视微微颔首,他看着上官海棠轻声笑道:“这些年来,本侯也有些疏忽对于你们的教导了。
  这才使得你们对于朝堂上面的政治斗争毫无经验,以后本侯会着重教导你们这方面的。”
  “多谢义父,我等定当谨遵义父教诲!”
  伴随着朱无视口中的话音落下,段天涯和上官海棠连忙欣喜地应声说道。
  唯有地字第一号归海一刀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他抱着一柄镔铁刀静静地站在原地,怔怔出神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眼见得如此情况,朱无视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不过就在朱无视即将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身为兄长的段天涯却是先一步将归海一刀给唤醒了过来:“一刀,义父正在教导我们呢,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啊?!”
  归海一刀那冷漠无比的目光逐一自朱无视三人的脸上扫视而过,他颇有些失神的出声说道:“我……我刚才好像……好像是看到见霸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