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星图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网成擒

  三步去功散,乃是蜀中唐门毒药的一种,由于此药无色无味,所以十分难以察觉。
  而且这种毒药的功效还十分地特殊,它本质上其实并没有任何一丁点的杀伤力存在。
  对于寻常普通人而言,这种毒药甚至是都不如那些泻药的危害大,因为这三步去功散是专门针对内力的一种毒药。
  只要是着了这种毒药的道,那么一天之内便根本无法调动自身内力分毫半点,先天之下的武者皆尽难以幸免。
  最为重要的还是,这种毒药的隐秘性十分之强大,在没有运用内力之前,根本就察觉不到是否着了这种毒药的道。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直到此时此刻,乌丸方才知道他自己早就已经遭了暗算。
  “噗嗤!”
  气急攻心的乌丸,当即便扬天喷出了好大一口血雾。
  紧接着,只见乌丸伸手颤颤巍巍地指着周辰喝骂道:“你们大明人无耻,竟然事先暗算与我,卑鄙,阴险!”
  面对乌丸的咆哮与指责,周辰面容之上的神色却是仍旧无动于衷,他甚至是丁点理会乌丸的意思都没有。
  对于乌丸这个东瀛人的不要脸,周辰也算是领教到了。
  一群盗匪遮掩面容入室行凶,被早有准备的主人家设计擒获,竟然还有颜面怪罪主人家提前准备?这当真不是一般的无耻。
  随即,再也不愿意多看乌丸一眼的周辰,直接就再次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锦衣卫缇骑加快了合围上去的速度。
  虽然身躯当中的内力被禁封住了,不过乌丸却也并不原意就此束手就擒,他仅仅只是凭借着拳脚上面的功夫开始抵挡起来了锦衣卫的攻势。
  至于跟随在乌丸身边的那四名侍女,亦是猛然间从怀里面掏出了一柄匕首来,开始与锦衣卫们周旋搏杀了起来。
  可惜周辰带来的这些锦衣卫全部都是精锐无比的缇骑,手中更是持有精钢锻造的绣春刀,又岂是已经失去了内力的乌丸几人所能够抗衡抵挡的存在。
  几轮寒光闪现之间,乌丸的身上便多了数道狭长狰狞的刀口,他本人更是直接被四柄绣春刀架在脖颈上,硬生生给压制地跪倒在了地面之上。
  乌丸的模样虽然是十分地狼狈,但是他最起码还有条性命存在。
  而那四名侍女的下场就凄惨无比了,忠实遵循了周辰命令的这些锦衣卫缇骑们,心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一丁点怜香惜玉的想法,直接就将这四名侍女给乱刀看似在了当场。
  虽然这四名侍女没有享受到之前的迷药,不过她们最终的下场到是与那些护卫没有任何的区别。
  对于已经彻底沦为阶下囚的乌丸,周辰却是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脚下步伐缓缓向前踏出,周辰也都没有看那乌丸一眼,他径直便朝着对面那房门四敞大开的正房走了进去。
  霸刀和陈云两名亲信,亦是率领几名锦衣卫缇骑连忙跟上了周辰的步伐,一同走进了正房之内。
  踏入房门当中,周辰第一眼便落到了堂前圆桌边上所端坐的那位少女身上。
  那是少女的年岁虽然看上去不大,不过她的容颜到是生了一副祸国殃民的胚子模样,这女子便是出云国的利秀公主。
  当然,她也同样是冒名顶替的罢了,一如乌丸的情况那般。
  此时此刻,利秀公主正抬眼注视着房间门口。
  在看到周辰等人进入房间的一瞬间,她表面上虽然看似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暗地里面却是闪过了一抹惊慌无比的神色。
  “这位大人,我出云国虽然乃是小国,但也容不得他人如此欺凌。”
  佯作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这利秀公主泪眼婆娑地泣声道:“大人深夜带人闯入我出云国的驻地,就不怕你们大明的皇帝陛下,我未来的夫君问罪吗?!”
  利秀公主也是着实没有办法了,在周辰等人还没有踏入房间之内的时候,利秀公主便发现自己无法调动体内的功力了。
  所以利秀公主眼下也就只能够发挥自己这幅相貌外表上面的优势,寄希望能够迷惑住周辰等人,好以此来为自己争取逃走的机会。
  寻常人面对眼下这等绝美少女梨花带雨的模样,或许会生出不少的心软和负罪感来。
  可惜周辰脸上的神色却是仍旧漠然无比,甚至他的嘴角还不由得微微抽动了一下,就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惊悚的画面那般。
  这到并非是周辰铁石心肠,而是周辰清楚眼前这利秀公主的真正底细。
  别看这利秀公主看上去整个一副美人胚子的模样,可利秀公主实际上却是由男子做伪装的。
  因此对于眼前利秀公主这幅梨花带雨的模样,周辰的心里面只会是感到恶心,他没有当场吐出来已经算是定立好了。
  “拿了!”
  将目光从利秀公主的身上移到别处以后,周辰轻轻地挥了挥手,声音淡漠无比地向着身后的锦衣卫缇骑吩咐道。
  随即,还未等麾下的锦衣卫缇骑做出反应,周辰便径直转身朝着房门之外走了出去,好似是多看利秀公主一眼都会恶心那般。
  那些锦衣卫缇骑虽然因为利秀公主的绝美面容而有了一丝的恍惚,不过锦衣卫当中森严的戒律还是让他们徇迅速无比地回过了身来。
  “是,大人!”
  齐齐拱手朝着周辰行了一礼以后,这些锦衣卫缇骑便冷着脸色持刀朝利秀公主走了过去。
  眼见得如此情景,利秀公主眼眸深处地惊慌神色越来越发地浓郁了。
  可惜在现如今这种全身内力被禁封住的情况之下,利秀公主深知自己绝然不是这些手持利刃的锦衣卫缇骑的对手。
  与其说是被砍上几刀在擒拿,那还不如直接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呢。
  最起码这样一来,免得遭受皮肉之苦了。
  至于说是如同手底下那些死士一般服毒自尽?他们这些自付武功修为不错的上位者,早就已经不再继续往牙齿里面塞毒囊了。
  更何况好死不如赖活着,并非是所有人都有那个决心自绝性命的。
  随即,不做抵抗的利秀公主,终于也享受到了如同乌丸那般的待遇,被四柄绣春刀架在修长的脖颈上,押着走出了房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