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七十九章:狼子野心,大军围城!

  屋内的人都将目光放在那几幅画册上,唯有秦王怔在了原地,好似在沉思着什么。
  好一会儿,马骞注意到了他的异样,轻声唤道:“殿下?”
  一连叫了几声,李世民这才回过了神,其余人也纷纷望了过去,一个个的眼中还满是不解之色。
  秦王殿下,貌似有点失态了!
  “也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件陈年往事...”
  他神情复杂,长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下去的意思,而马老爷子却是目光微凛、若有所思。
  那副盔甲还是独孤氏托他带给李秋的!
  可惜画师并没有在那盔甲上着重笔墨,也只是画了一个六七成相似,在细节处有所欠缺...
  饶是如此,也能够让久经战阵、大唐威名赫赫的天策上将都为之失神?
  很不可思议!
  并且哪怕别人没有提,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画上的那个少年...
  眉宇间的确跟秦王有几分相似!
  难不成是皇室李家遗落在民间的血脉?
  马骞的心里边正疑窦丛生,就在这时,秦琼快步走了进来,李世民忙不迭道:
  “叔宝,怎么样了?”
  今晚忽然在城外出现了蛮子大军,若非正好碰到了撤离回来的马晖一行人、沙州城又有他亲自镇守...
  指不定还会出什么大乱子!
  秦琼摇了摇头,一脸凝重之色:“蛮子的人数太多,不敢太过靠近,但我还是在一个山头上...”
  “隐隐见到了颉利可汗的牙帐!”
  “那老家伙当真在这里?”
  程老妖精也吃了一惊。
  “狼子野心...”
  有人也拧眉道。
  ...
  不要说别人了,就连李世民的心里边也是一沉。
  大唐初立、百废待兴!
  东、西突厥的国力都极为强盛,哪怕任意一个拎出来,都足以让大唐疲于应对。
  而今竟然还有勾结在一起的架势?
  情况不妙!
  颉利可汗那个老狐狸,这次又想做些什么?
  “老将军,你怎么看?”他望向了马老爷子。
  “不无这个可能,得做好准备!”
  马骞点了点头,又沉吟道:“这些情况之前就有上报给朝廷,但好像都没怎么重视,这才...”
  语气中还带着些许不满!
  长安毕竟隔着比较远、鞭长莫及,不太清楚这边发生的事儿,还当蛮子又是跟以往一般,给点好处就能轻易打发了。
  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两个仇人竟然还联手了?
  如果赶在一两个月之前,就让天策府挂帅出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西突厥的蛮子击溃...
  局势肯定不会有现在这般危急!
  马老爷子的话让屋内的许多人都沉默了!
  为何会不重视?
  当时整个长安能有那能力的,就只有李世民了,他本来就军功彪炳、功高盖主,又岂能轻易放出来?
  所以就一直在拖...
  马骞之所以这样说也不是无的放矢,无非是隐晦地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也好跟秦王一脉拉拉关系。
  效果还是蛮不错的、立竿见影,起码好几个先前一直没怎么说话,又是出身天策府的将领,望着他的目光中也带着善意。
  “老爷子,那依你之见,有何良策?”
  对于他的示好,李世民也颇为高兴,连带着称呼都变了。
  “坚壁清野!将那些蛮子拖垮,如今还有一段时间才开春,又经历过大半个冬天,敌人的粮食定然不多,咱们只需要...”
  马老爷子侃侃而谈!
  讲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屋内的众人也是频频点头,末了马骞脸色分外凝重、那双浑浊的老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李世民,一字一顿道:
  “还有最后一个方略,但代价太大,不到万不得已...”
  他没有说下去,不过场内的基本都是人精,多少也能够猜到一些:东、西蛮子如果铁了心要夺西凉之地...
  哪怕倾全大唐之力,都很难守住!
  一旦凉州沦陷,首当其冲遭殃的就是老百姓!
  “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两失!这个道理世民也懂...”
  李世民微微颔首,又慨然道:“倘若真到了那个时候,那就把大唐的子民都撤离出去。纵是让我背上那千古的骂名,又如何?”
  丢了西凉之地,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毕竟这块地盘对于汉人们而言,有着特殊的感情。
  凉州,又称雍州、雍凉之地、西凉、河西走廊等等。
  它是西汉的骠骑大将军、冠军侯霍去病,一步一步从匈奴手中夺取而来的!
  乃是汉地在西边的屏障!
  见主帅能有这般魄力,马老爷子也很是高兴。
  经历过隋乱,中原的人口本就骤减,如果西凉的老百姓又落入到蛮子手中,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这年头的人口是极为重要的,说是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准也不为过,反正只要人还在,大不了将丢掉的地盘再打回来!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大伙儿又继续商议了起来,直到丑时的时候,一个个才回去歇息。
  有几个将领则是带着人马连夜出城,要去将附近的老百姓都带回城中,所幸沙州城本来就处在一片黄沙之中...
  城外的村落也不多,还是不难办到的!
  第二天,城门紧闭,沙州城也进入到了战时状态,将士们都立于城墙上,严阵以待。
  李世民还在紧急调兵遣将,如今城内的士卒并不算多,守备力量略微有点空虚。
  日上三竿,才有一骑匆匆从西面杀来。
  他看上去风尘仆仆,甲胄上也沾染着不少血迹,身后更是被十来个蛮子撵着。
  “俺是从玉门关来的,有重要军情!”
  程老妖精也不敢迟疑,亲自领人出去接应!
  半柱香后,大将军府。
  听闻玉门关有了消息,好一些人都是神色匆忙赶了过来,马媛的眼中也满是急色。
  一行人坐好,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又有一个将士慌里慌张跑来:
  “秦王殿下,城外聚集了蛮子的大军,人数还不少!段护军让属下前来告知!”
  段护军就是段志玄,如今的官职是秦王府右二护军!
  大军围城!
  不少人的脸色也是大变:
  “什么?”
  “总归还是来了!”
  “东突厥究竟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