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十一章:你这量也太惊人了!

  天色很暗,没有半点儿星光,刺骨的寒风还在耳边呼啸着,一坨白花花的玩意儿,就这般冲脸上糊了过来...
  在老汉的脑海中,那张无比恐怖、狰狞的鬼脸都还没有散去,他的神经本来就在紧绷着,再加上又有点老眼昏花。
  而这一幕来的也太过突然了些!就宛若有什么凶残的东西,猛地就恶狠狠扑来!
  这谁遭得住呀!
  “鬼呀!”
  他被吓了一大跳,好似还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大喝了一声,也不理会其余人,老寒腿一迈,转过身,撒开脚丫子就溜了。
  大伙儿正听的起劲儿,完全沉浸在了故事里头,一个个噤若寒蝉、鸡皮疙瘩直冒,又恰好听到了高潮处!
  其中有几个倒霉蛋子更是觉得后背一凉,好似还有些湿哒哒的,有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舔了一下。
  这一个个也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就从原处蹦了起来!
  至于坐在二牛对面的人,也见到这瓜娃子的身后隐隐有影子摇曳,霎时间也是汗毛倒立...
  人群中炸开了锅!
  “亲娘嘞!”
  “谁他娘的摸老子?”
  “鬼,有鬼!”
  “哇!”
  ...
  一大堆瓜怂都是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嘴里边还在不断嚷嚷着,想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一时间乱做了一团。
  没有多久,这一个个的就都跑没影了!
  “卧槽?”
  李秋也惊了!
  不就这种程度的鬼故事,都能吓成这样?
  你们怕不是在演的吧?
  其实也不能说这十来个人胆子小!
  在之前他们就听了好几个恐怖的情节了,注意力完全就被吸引了过去,心神也沉浸其中。
  并且这年头也比较相信这些,老汉讲的还活灵活现的,就跟在身边发生的一般...
  最后,在这紧要关头,你小子他娘的能不能别这么鬼鬼祟祟的?
  “二牛,你这量也太惊人了!把别人都吓坏了。”李秋啧啧称奇,把锅一甩。
  绝对是这愣怂的鼻涕惹的祸!
  “别...别过来...”
  二牛惊慌失措、双眼紧闭,双手还在不断挥舞着,脚也在乱蹬,就要往另一边挪去。
  弱小,可怜,又无助!
  李秋有些无语,大步上前,拍了拍他的脸:
  “行了行了,胆子小还非得跑来凑热闹,那你这不是找虐吗?醒醒!”
  ‘啪啪~’
  拍了好几下,这瓜娃子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脸上还满是迷茫,见到李秋时,他又慌里慌张道:
  “秋哥儿,快...快跑!鬼来了!”
  李秋嘴角一阵抽搐。
  差点忘了,这厮的反应比较迟钝,慢一拍是正常的事儿!
  “行了,不就是鬼吗?多大点事儿?还不赶快起来?待会儿着凉那就麻烦了!”他没好气道。
  又折腾了好一会儿,二牛才稍冷静了些,却仍旧心有余悸,还探头探脑,小心翼翼地往四下瞅了瞅...
  紧张、害怕!
  却又有点想作死,见识见识‘鬼’究竟是什么模样!
  李秋也懒得理会这夯货,靠近了篝火处,烤起了火,好歹也驱散了一些寒意,但很快又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
  这时候那肯定要有多久就溜多远,要不然等那帮牲口回过了神,再摸回来想要查看一下情况。
  在得知实情后,多半会把他吊起来打!
  “二牛,快!溜了溜了!”
  想通了这点,李秋也没有过多的犹豫,带上了仍惊疑不定的愣娃子,跑得远远的。
  这傻小子在刚才可是用鼻涕甩了不少人,待会儿如果追究起来,怕不是会被直接拉去点天灯咯!
  两人四处闲逛了起来!
  不得不说,大营里好玩的尽管不多,但胜在那种氛围不错!一大帮人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喝酒吃肉,倒是好不热闹。
  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这都是一帮抠脚大汉!
  李秋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倒也没太过在意,心里边反倒有几分好奇,玩的不亦乐乎。
  ...
  一眨眼的功夫,又是几天时间过去了!
  不少人都还沉浸在年味儿之中,李秋则是除了教二牛枪法之外,有时候也会跑到城墙上,去看一看两军对阵的场面。
  目前来说,两方还处在小规模的摩擦、试探阶段!
  最多的时候,也就只有六七千人马左右,在城墙的数百米之外激战。
  那帮蛮子的葫芦里也不晓得卖的是什么药,给人几分出工不出力的感觉。
  马家一行人还在玉门关,马老爷子偶尔也会出现在城墙上,若是两人碰见了,他也会给李秋传授一下战场上的经验。
  在城墙上谈笑风生!
  让李秋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老五马杰!
  这家伙就是个疯子,手持铁枪,就敢孤身一人杀入敌阵,并且在袭杀了敌方几员将领后,还能全身而退!
  这一情形的确使人看得热血澎湃,李秋也从中学到了一些冲阵的经验,至于玉门关的将士们则是在高呼不止,连带着士气也提高了不少。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事后这铁头娃仍旧被老爷子狠狠拾掇了一顿!
  就在日子不紧不慢过着的时候,这天晌午,李秋在军帐内收拾着东西,准备待会儿带二牛去骑一下马。
  他也打算去练习一下骑射!
  一切准备妥当,李秋正要出去时,门帘却被撩开,马老爷子笑吟吟就走了进来,道:
  “准备要回凉州了,临行前来你这里看看。”
  “这么快?”
  李秋一愣。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对老爷子的印象还是极为不错的,完全就当自个爷爷对待了。
  这些天从他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会儿听说他要离开了,心里边也有几分不舍。
  “是呀。多事之秋!有几处地方都出现了突厥蛮子的踪迹,我还得回凉州坐镇。”
  马老爷子感叹道。
  李秋没有说话,帐内安静了下来,良久,马骞才道:“这次来,也送你一个礼物。”
  他将身后背着长条的东西取下,再将那一层层红布给解开,在里头包裹着的是一杆长枪。
  枪身是用熟铁做的,上面还有一层镀金,而在枪杆与枪头的衔接处,还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老虎头,怒目圆瞪,好似正欲择人而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