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一章:请你撮一顿!

  “你呀...”
  李秋摇头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拉着他就往一个小摊档走去。
  他知道这傻小子肯定是想省钱,又怕给自己添麻烦,所以才故意说去别处转转...
  “秋哥儿,俺真不饿!你去吃呗!”二牛还在挣扎。
  “没事。请你撮一顿!”
  李秋毫不在意。
  “不可以的!让俺爹知道了,肯定会收拾俺的!哎呀,你去吃就成了!不用理会俺...”
  二牛急了。
  “吃个饭怎么了?上次你不也还救过我?没事儿,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况且咱们别说出去不就成了?”
  李秋白了他一眼,见这瓜娃子神情颇为不安,还张了张嘴、看样子应该是想多叨叨什么,不由脸色一板,道:
  “二牛,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命还不如一顿饭值钱?”
  “俺不是那意思。可...”
  二牛挠了挠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不就行了?也就一顿饭而已,又能花得了几个钱?你要是觉得实在过意不去,大不了以后请回我不就行了?真是的,啰嗦!”
  李秋没好气道。
  沉默了一会儿,二牛才微微点头,算是勉强答应了,又憨厚一笑,咧了咧嘴道:
  “那成!等俺以后赚了钱,一定请秋哥儿去吃顿好的!”
  “瓜怂!”
  李秋白了一眼。
  两人走到了一处摊档前,店家是个慈眉善目的大娘,笑吟吟道:“二位要吃些什么?咱这有馄饨、皮索饼、鱼肉片儿汤、蒸饼...”
  “大娘,您这竟还有那么多吃的?”二牛惊讶道。
  这小摊子也没多大呀!
  “那可不?哪怕二位想吃驼峰炙、蒸麝麝、汤洛绣丸等,咱都能给你们弄来!”
  大娘信誓旦旦,又指了指对面的清云馆,道:“那是我儿子开的!如果嫌这儿风大,不妨进里边坐。”
  “不用不用,这儿就成了!俺不怕冷的,嘿嘿!”
  二牛忙不迭摇了摇头,道。
  进酒楼,很费钱的!
  “也成!在这大街上好歹热闹些。你们还是先坐下来,也好喝点热水暖和一下身子。”
  大娘满面笑容,说完就忙碌去了。
  李秋点了份酸汤馄饨,二牛则是要了一碗肉馅蒸饼,估摸着也就七八文钱左右。
  算不上多贵,但对于穷苦人家来说,还是有些奢侈的。
  日上三竿,这个时辰也不早了,大多数人都在街上闲逛着,来这摊档寻找吃食、填饱肚子的人寥寥无几。
  二牛本就是坐不住的性子,见不怎么忙,索性就凑到了正冒着热气的蒸笼前,跟大娘问东问西,还闲聊了起来。
  李秋则是静静地坐着,喝着热水,目光放在了大街上...
  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大多还是出来闲逛的将士!
  玉门关只是一座边关,并且也没有丝绸之路的支撑,都能够有这般喧闹的情形,让他也很是好奇:长安又会是何等的盛况?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不管如何,迟早有一天也要跑到长安去见识见识!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功夫,二牛就一咕噜跑回来坐着,那张红通通的脸蛋上还满是兴奋之色。
  “来了!让两位就等了,小心点烫。”
  大娘将酸汤馄饨跟肉馅蒸饼端了过来,都是满满一大碗,香味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好香!”
  二牛的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早已经垂涎欲滴,也不多废话,径直就埋头吃了起来。
  李秋也舀起一个馄饨放入嘴中,皮薄馅厚,一口咬下去,顿时汁水四溢,一股鲜香随之弥漫...
  汤是酸汤,还带着点辛辣、微麻,也不晓得是放了啥,反正那味道吃着就很不错!
  两人自顾自吃了起来,也没有多久,那大娘又拿了几个芝麻胡饼,舀了两碗羊肉汤,放到了桌子上。
  “张婶,俺...俺们没点这些呀。”
  二牛一脸懵圈。
  “没事!看你们应当也是军中的将士吧?年纪轻轻的,在战场上厮杀也不容易。吃吧!这都是大娘送的!”
  她和蔼道。
  两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李秋才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谢谢大娘了!”
  “谢谢张婶!”
  二牛也咧了咧嘴儿。
  “没事没事。也不值几个钱...”
  大娘摆了摆手,脸上始终都挂着和熙的笑容。
  三人又唠起了家常。
  半个时辰后,两人也吃饱喝足,离开了小摊档,继续在街上溜达起来,二牛挠着头笑呵呵道:
  “秋哥儿,刚才张婶还想认俺做干儿子哩!”
  “可以试试。看那酒楼的规模也不算小,应该是大户人家。瓜怂你可赚了呀!”
  李秋饶有趣味道。
  “哼哼!”
  二牛翻了个白眼,又淬了一口,没好气道:“俺还不傻!”
  两人晃悠了大半天,看了下杂耍、百戏、卖唱的等等,凑了凑热闹,才在一家点心铺子前停下。
  “这个礼物还真有点难办。要不就买些糕点得了,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喜欢吃甜食的。待会再去挑些胭脂水粉什么的...”
  李秋沉吟着。
  “喜欢甜食?为啥?”
  二牛有些好奇。
  “说不清楚,反正你记住就行了,不要问那么多为什么!哪天你要是看上了谁,尽管跟我说,我再教你几招。”李秋道。
  “才不要哩!小翠跟俺的关系可好着!”二牛小声嘀咕。
  “哟呵?你个傻小子还真有心上人,而且看样子还私定终身了?回去就跟你爹说!也好早点准备聘礼。”
  李秋耳尖。
  “才...才没有!秋哥儿你又胡说,莫坑俺呀!”
  二牛闹了个大红脸,忙不迭否认。
  两人嬉笑着就跑到了点心铺子中,里边摆满了各色糕点,粗略看上去也有十来种。
  李秋随意挑了几样,小二便用油纸将其包好,递了过去...
  买完这个,又跑了一趟胭脂花粉铺,才算是消停了下来,见时辰也不早了,二牛催促道:
  “也没啥好玩的了,秋哥儿,咱们还是回去吧!不然村长爷爷该担心了。”
  “也行。”李秋没有拒绝。
  这瓜娃子着急回去,无非就是怕他又乱花钱,跑去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