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章:火头军?

  显然李秋想多了!
  对于这个喜欢故弄玄虚的糟老头子,其余人早已见怪不怪,仍旧老神在在待着,丝毫没有想要理会的意思。
  至于老村长则是个暴脾气,能动手就绝不多吵吵,一点儿也不惯着,一个大脚丫子又过去了,还吹胡子瞪眼:
  “你个愣怂,少他娘的故弄玄虚!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了?”
  “你!”
  接连挨了收拾,孙景气的脸都绿了,就想要发作,熟料刚转过头就对上了一记眼神杀...
  秒怂!
  这老梆子比他还大了一个辈分!
  惹不起!
  “咳!懒得跟你计较,还是正事要紧!你们也别老是打岔,一个个跟搅屎棍似的。”
  他斜睨了众人一眼,满脸正色,又完美把锅一甩,继续装起了深沉,把起脉来。
  就在这时,也不晓得是谁幽幽道:“我们好歹还是根棍儿...”
  “噗!”
  好一些人都没能憋住,径直笑出声来,老孙也是满脑门黑线,却又不好发作,青筋直冒。
  经过这一闹,李秋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毕竟这些人看着挺纯朴的,而且那眼中的关切之色也做不得假。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他索性就搜寻了一下脑海,看看有没有什么记忆。
  震惊!
  除了武艺还是武艺,丫就是个武痴,能记得的事儿没有几件,记住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自个老娘;老村长也算是一个;媳妇儿...朦朦胧胧有点印象;孙景...不是好东西,以前没少用针扎他。
  至于更多的,没了!
  难怪会被人叫做傻子,并且这厮的性子也极为蛮横,就一妥妥的村霸,而眼前这帮张牙舞爪的牲口们,以前可没少挨他的揍!
  所以这一个个的反应才会这么大!
  方才只要他稍有异动,立马就会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明白了始末,李秋也有些哭笑不得。
  “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一个个该干嘛干嘛去!别老杵在这儿瞎晃悠!”
  老孙赶起了人。
  “这...”
  “孙叔,万一这小兔崽子又暴起伤人,就你这老胳膊老腿的,能吃得消?”
  “是呀是呀!俺觉得只需要这么轻轻一掰,就...”
  这几个家伙都在煞有其事地说着,更有甚者还比划着手势,浑然没有注意到孙景的脸色越来越黑。
  合着他就这般不中用?
  “行了行了,我不是还在这儿?又能出什么差池?你们还是快些去忙活。前边才刚打完一仗,想必将士们也饿得不轻。”
  老村长笑着摆了摆手。
  他的话要比孙老头儿的好使,那些牲口也没再多叨叨,再叮嘱多几句后便纷纷退了出去。
  “哼!瓜怂!”
  老孙嘴角一阵抽搐,有些气结。
  他自认尽管不是村里的扛把子,但好歹也能算得上是二把手。
  这帮家伙就这般不给面子?信不信以后寻个由头扎多几针?
  “嗯?你这老不羞的平日里可没少折腾人,不被狠狠揍一顿都算不错了,还想咋地?”
  老村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
  “这...”
  孙景一时语噎。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兴许是晓得自个理亏,他又将目光放在李秋身上,道:
  “你小子的病好了?”
  “病?”
  李秋砸吧着嘴,沉吟了一会儿,才点头道:“好了。”
  如果傻也算是病的话,那他还真的没啥事了!
  “啥玩意儿?”老村长愣了楞。
  “一大把年纪全活到狗身上去了!到现在还没发现这瓜娃子的异常?你看他那眼神可还会傻里傻气的?并且脉象也正常了些,想来脑子应该也没病了。嘿嘿嘿...”
  老孙的嘴还挺碎的,口水四溅,末了也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贱兮兮笑了起来。
  李秋也是脸色一黑!
  你脑子才有病,说脑疾不好吗?
  故意的!
  他估摸着要不是这老家伙的年纪较大,指不定早就被人敲闷棍再拖到角落里轮大米了。
  不过话说回来,倘若从眼神来看的话,之前那就是二哈,而今且不说会跟狼那般深邃、凶恶,最起码也正常了些。
  老村长仔细看了一下,眼前一亮:“还真是!”
  孙景的神情颇为嘚瑟:
  “嘿嘿!你个老不死的瞧见没?我这一手针法可会浪得虚名?还不是把这棒槌给治好了?一个个的还嫌弃!怎么说也给畜生看了几十年的病,还能把不准你们的脉?以后逮谁扎谁!”
  李秋觉得...
  如果哪天这个老头子忽然暴毙了,绝对是被人下了黑手!
  太尼玛招人恨了!
  老村长也懒得去计较,道:“小秋,感觉如何?”
  “就跟做了场梦似的...”他的眼中满是复杂之色,喃喃。
  究竟是庄周梦蝶,亦或是蝶梦庄周,又有谁能够说得清楚?
  他原本也只是个军校生,本想着在毕业后能为国效力,却不曾想眼睛一闭一睁,就已经处在了另一个时空。
  这世间本来就有许多事情经不起推敲,那也没必要过多去纠结,反正如今的他就是李秋!
  这就够了!
  三人谈了好一会儿,他好歹也算是弄清了大致的情况。
  如今是武德七年,十二月!而这里就是玉门关!这些人大多都来自焉支山的杏儿村。
  前段时日,也不晓得那些蛮夷是抽了哪门子的疯,在这天寒地冻的天儿里,愣是凑了不少人马,准备破关而入,直取河西走廊!
  大唐正忙着对付东边的辅公佑之乱,一时间疲于应对,索性就让凉州长史刘君杰自个解决。
  都督府长史其实也就相当于是一把手了,因为这年头的大都督大多都是赠官,只需遥领即可,也就是挂个职,本人是不能到任的,即便跑过去也没啥实权。
  如今的凉州都督是长乐王李幼良,还在长安窝着...
  能当上长史那也不是庸才,刘君杰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才将敌军挡在了玉门关外!
  至于杏儿村的一行人则是跑来投军的,毕竟大唐以武立国,首重军功,民风也颇为彪悍。
  对于身在边陲的百姓来说,这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不过...
  李秋他们现在是火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