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十六章:别哭,我带你去!

  时间依旧在不紧不慢的走着。
  张虎去了战场上厮杀,想要建功立业、封妻荫子,也很少再回火头军的营地。
  二牛没有再闹腾,只是变得沉默寡言了些,枪法也练的更为勤快。
  进步神速!
  李秋则是忙着操练军阵、提高队伍的契合度,就带着一百多西凉铁骑在雪地里,策马奔腾!
  尽管没怎么展露实力,但张瑾等人好歹对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大多将士也少了几分抵触。
  隔个几天、战事不忙的时候,马媛也会跑过来,美其名曰‘拿冻梨’,之后两人也会到外头走一走...
  谈天说地!
  这小日子过的倒也自在,李秋身上还隐隐散发着几分恋爱中的酸臭味儿。
  唯一让他感到可惜的是:还从没有见过这丫头的相貌!
  这也使得他更为好奇,心里边就跟猫抓似的痒痒。
  一晃眼,就已经到了武德八年,一月下旬。
  申时三刻。
  孙老头儿跟李秋都在军帐内,两人正烤着火、喝着酒,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不知不觉,这都一个多月了,真快...”
  李秋往嘴里灌了一口浊酒,叹道。
  来到大唐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也算是适应了如今的生活,完全融入到了...
  这个既陌生却又熟悉的时代!
  “臭小子,你准备好了?”
  老孙神情复杂,似是意有所指。
  这些天,玉门关的战况也越发激烈,甚至有好几次都差点被那些蛮子攻上了城墙。
  一旦城门失陷,情况也将急剧恶化,到那时肯定免不了一番恶战,乃至是生灵涂炭。
  他心里边也清楚:这小子肯定要坐不住了。
  雏鹰,终究有一天也要展翅翱翔!
  “是呀。总归是要迈出这一步的,明儿我就去将军府一趟。”
  李秋笑了笑。
  他现在的身份是火头军,严格来说,并没有算进军里的战斗序列中,也就不存在什么战斗任务。
  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马老爷子在临走前就有了交代...
  “一个个都是混小子,翅膀也硬咯。那老家伙知道了,还不得气的跳脚?”
  孙景咧了咧嘴儿。
  对于大伙儿跑到战场上去,老村长向来都是反对的,但也没有办法,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
  前段时间张虎跑去了止戈营,好一些村子里的也跟着去了...
  李秋并没有说话,两人也保持着难得的默契,闷声喝着酒,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帘被撩开,二牛快步走了进来,神色匆匆。
  “瓜怂,怎么了?”
  老孙道。
  李秋也望了过去,拧了拧眉:这瓜娃子的眼角挂着泪痕,看上去意志还有几分消沉。
  他并没有吭声,拿出了一副颇为破旧的盔甲,穿在了身上。
  这盔甲的尺寸还有点大,并不那么合身,看上去倒是有些不伦不类。
  “嗯?”
  孙景跟李秋都是面面相觑!
  “秋...秋哥儿!”
  二牛开口了,眼中还满是复杂之色,又似模像样行了一礼:
  “谢过你这些天的照顾了。大恩大德,俺也只能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
  他也没有耽搁的意思,就要往外跑,迎面却是撞上了火急火燎赶来的老村长。
  老村长一脸凶神恶煞,瞪着眼:“哪儿也不许走,就在大营里待着!”
  他很少发这么大的火!
  “俺不!”
  二牛也是倔脾气,冷哼一声,还打算溜出去,不过被几个跟着跑来的大汉给逮住了。
  “放开,你们快放开!”
  他还在不断挣扎!
  “把这小兔崽子绑到我帐中,哪儿也不准他去!”
  老村长一声令下,脸色阴沉。
  原本还在喝着酒的两人都懵圈了,孙景道:“老家伙,怎么了?”
  没有解释!
  老孙脸色一黑:他再一次被无视了!
  老村长挥了挥手,示意几人将二牛带出去,就在这时,有两道惨叫声响起:
  “啊!”
  “你个小兔崽子!”
  “还反了你了!”
  原来是二牛咬了他们一口,并且趁乱挣脱了束缚,跑了出去!
  “站住!”
  李秋冷喝一声,也站了起来,走出账外。
  二牛尽管脾气倔,但还是很听他的话,停在了原地,身子还一抽一抽的,应该是在哭着。
  “发生了什么事儿?说!”
  李秋的语气不容置喙。
  “俺...俺爹...”
  他哽咽着,也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昨晚止戈营派出去一支斥候队,到现在还没回来。虎子他...”村里的木匠老张叹了口气。
  凶多吉少!
  李秋也明白了过来,大步上前去,举起手...
  “啪~”
  就是一声脆响!
  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在这时候:他会给二牛一耳刮子!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李秋冷声道。
  “不...不知...”
  二牛脸上满是委屈,泪水流的更是厉害。
  “唉...”
  老村长也叹了一口气,那双浑浊的老眼隐隐有泪光闪烁着...
  那一支斥候队,可有不少是村子里的!
  “傻小子,不就是出去救你爹吗?这算得了啥?有必要这般遮遮掩掩?还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
  李秋没好气道。
  这一巴掌也是为了让这瓜娃子能清醒一些,毕竟在战场上最重要的就是冷静。
  那是玩命的地方,容不得丝毫差池!
  “可...可是...”
  二牛还想说什么,李秋又沉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什么?”
  大伙儿都吃了一惊,孙景神情复杂,老村长也勃然大怒:“胡闹!”
  “秋...秋哥儿...”
  二牛抬起了头,泪眼朦胧,李秋一脸轻松,笑道:
  “别哭了,待会儿我带你杀人去。都练了这么久了,你不想露两手?”
  他也不想多叨叨,迅速吩咐着:
  “你现在就去止戈营找那个姓杨的,让他找个能给咱们带路的人。咱们城门口汇合。快去!”
  姓杨的,也就是上次信誓旦旦、能够跟云伯中要人,把二牛他爹拉到止戈营的那位。
  “好。”
  二牛没有耽搁,又看了李秋一眼,鼻子一酸,抹着泪水就往一个方向跑去。
  “小秋,你...”
  老村长有些迟疑。
  事已至此,还有返回的余地吗?
  “没事!村长爷爷放心!我一定把他们都带回来!”李秋咧嘴笑了笑。
  “你呀...”
  多说无益!
  老村长也只能摇头苦笑,望着眼前这张好似还带着些稚嫩的脸,长出了一口气,感慨道:
  “长大了呀。”
  他的眼中还泛着泪花,嘴角噙着微笑,又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会儿,就往远处走去,原处只留下一道颇有些沧桑的声音:
  “记得活着回来...”
  木匠老张、厨子老王等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孙龇着一嘴大黄牙:
  “老头子就去帮你通知张小子,你好好准备准备。回来再请你喝酒!”
  他也离开了,还顺带带上了一干吃瓜群众。
  李秋走进帐内,将那个木箱子翻了出来,还有红木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