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八十四章:措手不及,沙州来人!

  这场夜袭来的快,去的也快!
  那些蛮子就跟闹着玩似的,一窝蜂冲了过来,看上去就好像要闹出很大阵仗的样子,但还没一会儿的功夫...
  “呜~呜呜~~”
  号角声响起!
  这帮家伙又如同潮水般退去!
  李秋一行人刚赶到城墙上,都还没有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敌人就全撤了?
  老孙冷冷一笑:“哼,看来这群小兔崽子想跟咱们玩阴的!”
  “哦?这怎么说?”
  二牛挠了挠头,那双小眼神中还满是不解之色。
  经历过这么一些事儿,他倒也变得虚心了不少!毕竟孙老头儿的确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他要学的还有很多!
  “大晚上的故布疑阵,想要借机拖垮咱们...”
  李秋开口了,脸色凝重,又道:
  “敌军的人数众多,可以分成好几批轮番上阵!如果没有猜错,等稍晚一些他们还会再来!”
  “最麻烦的是...下一次攻击,不知道他们是真想攻城,亦或是佯攻!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对方的手中!能够将咱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俞少宁也沉声道。
  蛮子毕竟人多势众,若是采取车轮战,那么守关的将士也会疲于奔命,大晚上的都不能睡觉!
  一来二去,哪怕身子骨再好,那也撑不住几天!
  但这些攻势不重视也不行,毕竟谁知道人家玩真的还是假的,倘若让将士们去休息,放松警惕...
  敌人就真的攻城了呢?
  夜袭、攻其不备,往往都是极为致命的!
  所以如今的境地可以说是进退维谷!
  “哼!既然这样,咱们就反其道而行之!也在城外安排一支伏兵,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你们看如何?”
  李秋沉吟道。
  这是一着险棋!
  毕竟这时候他们依仗的无非就是城墙、守城器械之利,一旦舍弃这些,跑到城外去溜达,很容易有个什么闪失!
  不过也莫要忘了:高手过招,本来讲究的就是你来我回、有来有往,都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了,总不能一直被动挨打吧?
  等玉门关的士气被拖垮,大伙儿也都丧失了斗志、就只能引颈待戮,到了那步田地...
  情况又能好到哪儿去?
  “与其坐失良机,那还不如果断出击!老子早就憋着一股气了,巴不得去外头杀个痛快!”
  肖宁满脸煞气。
  鏖战了这么些天,这个年轻的小将也算成长了不少,那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凌厉。
  “赞同!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不能让蛮子们太过肆无忌惮,那样对咱们更为不利!”
  张瑾点头。
  兹事体大,几人也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最终还是决定值得一搏,好歹也能够打蛮子一个措手不及!
  既然已经定计,大伙儿也各自下去做着安排,李秋也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待会儿...
  他可是主要战力!
  如今李秋也算是威名远播,‘黑衣杀神’的名头不胫而走,让好一些蛮子都为之忌惮!
  尤其是见着那一袭黑甲的身影、那一杆虎头湛金枪,又岂能不为之胆寒?
  还不到半柱香的功夫,蛮子们又吵吵嚷嚷着涌了过来,看那架势一点儿也不小,鼓捣出了很大动静!
  不过同样也是雷声大雨点小,都还没有跑到弓箭的射程之内,那号角又响了起来。
  敌人徐徐退去,纵是在城墙之上,也依稀能够听到他们的叫嚣声,这就让人...
  气很不打一处来!
  偏偏还拿人家没有办法!
  一直到子时的时候,李秋、张瑾等人才领着一支骁骑,趁着外边起雾了,偷偷摸出了城...
  夜色正深、雾气又浓,一行人就蛰伏在了蛮子们的必经之路上,等了约莫有半个多时辰,才有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响起。
  “大汗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的风,大晚上的,偏偏让我们部族去骚扰那些汉人,有必要吗?”
  “闭嘴,你懂个屁!这个就叫做...叫‘故布疑阵’!为的就是骚扰那些汉人,这里头的学问大着!”
  “哼!你这好吃懒做的家伙,都睡了三四个时辰了,还不够?一天天的就知道偷奸耍滑!”
  “弟兄们,这一趟的任务也简单!做做样子就成了,别真冲上去了!”
  “哈哈!我们东兀部族何时怕过事?就算一举拿下那玉门关,又有何妨?”
  “就是就是!区区一些‘两脚羊’,就一帮缩头乌龟,还能翻天了?”
  ...
  绝大多数蛮子都在肆意地笑着,那笑声听起来就极为轻蔑,浑然没有将眼前这座小小的边关放在眼中!
  这也是正常的事儿!
  那些高耸的城墙,在这些家伙看起来,完全就是个乌龟壳子,至于那些唐军更是没有卵蛋的怂包!
  就知道躲在城内,不敢来个正面交锋,算什么男人?
  这一帮的人数估摸着也有两千多,就这样大大咧咧、也丝毫不掩饰自个的行踪,往城墙的方向走。
  不曾想,都还没走到一半...
  “嗖嗖!”
  “哒!哒!哒!”
  在那雾气缭绕的夜幕之中,忽的响起了一阵动静,脚步匆匆!
  蛮子的一个领头之人瞬时间也是脸色大变,正要拔出武器,同时还嚷嚷着:
  “不好,敌...”
  他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有几支箭袭来,径直将他射落马下,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好一些蛮子也都中箭倒地,一时间也是人仰马翻、乱做了一团,还没等得及他们回过神来,就见到了...
  一个穿着黑甲,手持湛金枪的少年杀了上来!
  双目赤红,浑身上下都好似笼罩在一层杀气之中!
  甚是可怖!
  “他,是他!”
  “快...快跑!”
  “怎么回事儿?”
  ...
  不少蛮子都被吓得肝胆俱裂,在真正面对那尊黑甲杀神的时候,心里边都会莫名的...
  浮现一阵惊惧!
  “杀!”
  李秋淡漠开口,手持湛金枪率先杀了上去,张瑾、二牛等人紧随其后,一场屠戮就此掀开!
  ...
  直到天刚蒙蒙亮,一行疲惫不堪的人才纵马入城,大伙儿再去好好睡了一觉,直到晌午的时候,老孙才一脸激动跑来,叫醒了李秋:
  “小秋,好消息,好消息!沙州城那边有人来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