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十九章:有些事早已注定了!

  这瓜娃子的小眼神中还满是鄙夷之色,李秋也权当看不见,难道还要跟一个傻子计较不成?
  不过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这愣怂,怕是没感受过什么叫社会的毒打!
  老村长见到李秋吃瘪,也有些忍俊不禁,但二牛反倒跟个没事人似的,眼观鼻、鼻观心,傻里傻气地坐着,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为何突然对他的事感兴趣了?你们是不是说过什么?”过了一会儿,老村长好奇道。
  “其实也没啥,无非就是看我们在练枪法,告诫了一下。”
  李秋又将孙景的那几句话复述了一边,老村长沉默了,半响儿才道:
  “他说的这些都是对的!战场上本就极为残酷,很多时候会拼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你们两个没有见识过,很难想象得到那种惨烈。”
  “有机会的话,可以去城墙上转转。有些事儿,只有亲眼见过才懂。”
  “俺们早就去过了...”
  二牛撇了撇嘴儿,小声嘀咕。
  “你说啥?”老村长好似没有听清。
  “没...没!”
  二牛也反应了过来,忙不迭捂住了自个的嘴儿。
  “瓜怂!”
  老村长淬骂了一声,倒也没有理会,脸色凝重道:
  “你们两个一定得记住了,如果哪天真跑到了战场上,在面对那些蛮子的时候,什么都不要多想,杀就对了!”
  “因为很可能只是稍一犹豫的功夫,你两的小命就没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唉...”
  许是想到了什么,他长叹了一口气,那双浑浊的老眼中满是复杂之色,沉吟了一会儿,又说了一些有关蛮子的事儿。
  那就是一帮禽兽,烧杀劫掠、无恶不作,在这片汉家土地上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反正真遇到了千万不要心慈手软!
  老村长唠唠叨叨的,说了也有半个多时辰,而李秋对那帮敌人也算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是一段无法化解的恩怨!
  尤其是那些突厥人,隔三差五就会扣关犯境,大肆掳掠人口,若遇到灾荒之年,甚至会将汉民当成口粮。
  正所谓‘两脚羊’!
  这其中最惨的就要属女人了,又被称为‘不羡羊’。平日里就会被圈养起来,以供那些禽兽亵玩淫乐,玩腻了就丢进锅里...
  李秋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之前他还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指不定跑到战场上,还真有可能会同情心泛滥,动了恻隐之心,而选择放过那些敌人。
  这是一个很幼稚的行为!
  就城外的那一个个蛮子,还能有无辜的?
  兴许放走的那个家伙,在将来还会犯下更多的杀孽,这不就相当于是间接杀人了?
  双方早已兵戎相见、杀红了眼,这时候却念叨着‘上天有好生之德’,那不是扯淡吗?
  并且!
  你永远都不能、也没资格替那些惨死之人,去讲什么原谅!
  “村长爷爷今晚为何要讲那么多?”李秋道。
  老村长笑了笑:
  “金鳞岂是池中物?有些事就跟生老病死那般,早已经注定好了!”
  “小秋,爷爷知道你的能耐。只是希望以后你不会因为自己一时的妇人之仁,而走上孙景的老路。他起码...”
  “还能留有一条性命!”
  “慈不掌兵!该狠心的时候就一定要狠!”
  可能是累了,在说完之后他便拍了拍李秋的肩膀,又打了个呵欠,颤颤巍巍便径直离去...
  “啵~”
  “啵~”
  二牛又玩起了‘泡泡’,还有些闷闷不乐,道:“秋哥儿,怎么感觉今晚村长爷爷怪怪的?咱们是不是又闯祸了?”
  “是呀。待会儿你爹可能会冲进来,把你吊起来打一顿。你还不赶快藏起来?”
  李秋张口就来。
  “唔?”
  二牛挠了挠头,那眉头都皱到了一块儿,小脸蛋上满是疑惑之色。
  刚才他好像也没说什么呀!
  哼!
  肯定是吓唬俺的,太坏了!
  “啵~”
  这傻小子又自个玩了起来,李秋则是在想着事情。
  他的宿命会是在战场上吗?
  这些天,其实他也一直在纠结:以后究竟要走哪条路子!
  把婚事办了,就这样美滋滋当个上门姑爷,从此过上没羞没臊...呸!混吃等死的生活?
  亦或者趁现在那天杀的李二还没登基,先去长安抱一波大腿?
  还是索性溜回村子里,安心过小日子算了!
  但都不太现实!
  马家怎么说也是将门世家,上门姑爷没那么好当!至于李二,如今的日子也不太好过,跑去投奔很容易就成为了炮灰。
  最后一条路子...
  指不定哪天一觉醒来,整个村子就被蛮子们给围住了!
  况且就那种清贫的生活,也太折磨人了!平淡无味,兴许还得为‘柴米油盐’操碎了心!
  最后一点则是他的身世!
  这是一个定时炸弹!
  在李秋看来,他的身份应当也不太见得光,很有可能是某个世家大族子弟的私生子。
  那就涉及到了丑闻问题!
  通俗一些讲:他的存在会让两个家族颜面无存。
  要不然他老娘为何好端端的大家闺秀不做,非得跑来这西陲边境,还在鸟不拉屎的杏儿村住下?
  从一般的套路来说,那肯定要将他灭口,再毁尸灭迹,当这件事从没有发生过。
  这样一想就很蛋疼了!
  这些都是他那所谓的‘假设性原则’,将事情往最坏的方向考虑,也能提前做好准备。
  毕竟都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哪怕到时候再糟,又能糟到哪里去?
  “还是得去战场上杀敌立功!有军功在身,许多事儿也好办得多。”李秋有了决定。
  他本来就是军校生,这也算是干回了老本行,并且又有一身的本事,到了沙场上自然能够如鱼得水。
  大唐以武立国、首重军功,在军中也是最容易出人头地的,往上爬的也比较快,否则难道去经商不成?
  士农工商!
  ‘商’本来就排在末位,哪怕一个商人再有钱都好,都只是别人眼中的大肥羊,说宰就宰!
  “秋哥儿!”
  二牛忽的开口了:“村长爷爷说的那些,你相信不?”
  “啥?”李秋疑惑道。
  “就...就那些蛮子,可是会吃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