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五十五章:平乱,或者死!

  冷清静谧的夜空中,一支黝黑的长箭突兀袭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落了那把高高挥起的长刀!
  “嗡嗡嗡~”
  那刀身都还在颤鸣不已,直直插在了雪地上。
  “谁?!”
  丘国良心中大骇,后背更是冷汗涔涔。
  毫无疑问,这一箭想要取他的性命,那也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邓正、云伯中本来也已经认命了,不曾想,事情好似有了转机?
  “哒哒哒!”
  清脆的马蹄声响起,在那一望无际的黑暗中,能够隐隐见着一道身影正骑着马,迅速奔来。
  突如其来发生的这一幕,也让场内的人都愣住了,一个个纷纷将目光望了过去。
  “好重的杀气!”
  有个壮汉瞳孔微缩,倒吸了一口凉气!
  光是望着那个方向,就给人一股浓浓的压迫感!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更有甚者都已经是两股战战、惶惶不安。
  就好似在那黑暗中,正蛰伏着一头无比凶恶的巨兽!
  气氛,凝重得有些吓人!
  终于!
  借着昏暗的月光,大伙儿见到了一个手持湛金枪的少年,正骑在黑崇马上...
  他双目一片赤红、眼神也无比淡漠,整个人都仿若沐浴在了血海之中,散发着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儿。
  杀气凛然!
  “这小子...”
  张虎的脸上也满是愕然,缓缓吸了一口冷气,才算是稍平复了下心情。
  他觉得...
  这时候的李秋,貌似比上一次都要可怕得多!
  “这是谁?”
  “好强大的气势!”
  “怕不是一路厮杀过来的?”
  ...
  将士们都在小声议论着,有些更是退到了一边,想要静观事态的发展。
  丘国良的脸色也格外难看,他心里有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邓正的目光也在盯着那一袭黑甲的身影,而从那沾染了不少血迹的脸上,他还能够依稀见着...
  一丝熟悉的轮廓!
  “是...是他?”
  邓正咽了咽口水。
  饶是他这些年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也有点难以淡定了。
  那天坐在大堂内谈笑风生、人畜无害的少年,竟然也会有这般恐怖的一面?
  “谁?”
  云伯中还有点懵。
  “就是你口中的傻子,没认出来?”
  邓正道。
  这小子应当就是这样单枪匹马,一路浴血厮杀过来的!
  在这个如今被蛮子、叛军肆虐的玉门关,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这究竟有多难做到!
  难怪他身上的煞气会这么重!
  “这...不能吧?”
  云伯中瞪大了眼。
  那个浑身都是血污的人已经纵马杀来,枪尖上还在不断往下淌着鲜血!
  颇为渗人!
  “唏律律!”
  李秋一勒缰绳,停在了众人的前边,又从怀中掏了一块黑乎乎的物什,面无表情:
  “吾乃李秋,麟符在此!”
  “止战!尔等随我平乱!亦或者...”
  “死!”
  语气无比寒冷!
  短短的几个字,却让不少人都是打了一个冷颤,就宛若正在面对一尊冷血杀神。
  随之又是一片哗然!
  “李秋?”
  “马家大小姐那个未婚夫?”
  “怎...怎么回事?不是说他是一个傻子吗?”
  止戈营的这些士卒都惊了!
  “早就跟你们说过了,一个个的还偏不信!这下都傻眼了?”
  杨成哲冷哼一声。
  这几天说起在那个荒村的遭遇时,这些家伙中有不少人都是嗤之以鼻的,现在可倒好?
  “平乱,或者死!”
  李秋语气森然,又喊了一声。
  “嘭~”
  一股更为浓郁的杀气冲天而起、无比骇人,有胆小些的甚至都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他这是动了真怒!
  城内乱成了一团,老百姓们更是被蛮子当做牲口般驱逐、虐杀,这些家伙又在干什么?
  内斗!
  这里头究竟藏着什么龌龊,李秋也懒得去理会,他现在只想早点将这盘散沙整合起来,好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如今的玉门关形同虚设,倘若让蛮子大军长驱直入,毫无疑问是一场灾难!
  “弟兄们,就是他杀了马将军、夺了麟符,杀了他!为将军报仇!”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宰了他!”
  “为将军报仇!”
  有十来个人径直就冲了上来!
  李秋也没多废话,抽出了背着的长剑,翻身下马,也杀了过去。
  很快...
  一道道惨叫声响起!
  都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刚才还叫嚣地厉害的家伙就都躺在了血泊中!
  嘶!
  有不少人都是倒抽冷气!
  杀人还能这么简单?
  看上去...
  咋子那么像是这些人都往剑口上撞的?
  “有麟符在,就如同将军亲临!愿听候差遣!”张虎郑重道。
  “遵将令!”
  邓正也道。
  “哈哈哈!可以,只要能让老子杀蛮子,跟你干了!”云伯中也大笑。
  “遵命!”
  “平乱!”
  ...
  绝大多数止戈营的将士也在纷纷响应!
  “走!”
  李秋本就是雷厉风行的性子,翻身上马,就准备离开。
  如今也不清楚有多少蛮子闯了进来,他还得赶去下一个大营,集结人马。
  就在这时!
  “哒哒!”
  丘国良一拍马背,就掠了过去,还顺势捡起了在地上插着的长刀,就要冲着正背对他的李秋砍去。
  “小心!”
  “丘国良,你敢!”
  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张虎、云伯中等人还没从惊喜中反应过来。
  目眦欲裂!
  他们还真有点怕这个少年会出什么意外!
  “哼,果真是年轻气盛!马晖竟然将希望押在你身上?算他瞎了眼!”
  眼看着越来越近,丘国良脸上也是露出了冷笑。
  他也是征战沙场多年的骁将,自负武艺不俗,在这么近的距离,又是先手...
  肯定能将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斩落马下!
  “嗡~”
  一个亮光浮现,还伴着颤鸣之声,就在丘国良无比惊愕的目光下,不知从哪掠来的湛金枪...
  径直洞穿了他的胸膛!
  回马一枪!
  “你...”
  他的脸上还满是难以置信之色,被挑翻下马,身子还在不断抽搐着,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我错了吗?”
  丘国良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眸光也渐渐变得暗淡...
  “唉!”
  邓正、云伯中两人也是神情复杂,长叹了一口气。
  李秋将湛金枪收起,却是头也不回,径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