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八十五章:程老妖精,决意留下!

  “终于...有消息了么...”
  李秋的脸上有一抹疲惫之色浮现。
  说到底...
  他还是头一回像这般独挡一面,哪怕有孙景、俞少宁等人的辅佐,但不要忘了,玉门关如今的境地堪称是四面楚歌!
  无比恶劣!
  能够坚守到现在,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
  “唉,世事难料!倒是也苦了你了...”
  老孙苦笑了一下,又沉吟道:“来人名叫程咬金,乃是朝廷封的宿国公,在秦王的麾下效力...”
  还没等孙老头儿说完,李秋就眉毛一挑,道:“程咬金?”
  这可是一只老狐狸,滑不溜秋!
  就算对大唐历史没多大了解的人,估计都听过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名号,乃是官场上的一朵奇葩!
  性子非常之混账、让不少官员都恨得牙痒痒,却偏偏能够屹立不倒,活了一大把年纪,方才酣然长逝。
  死后被追赠骠骑大将军、益州大都督,谥号“襄”,陪葬昭陵!
  由此可见一斑!
  两人往外边走去,孙景还在絮絮叨叨说着情况:
  “秦王殿下已经在半个多月前抵达了沙州城!如今的形势好像不太妙,宿国公前来,是要让咱们撤离。不过也难...”
  “撤离?”
  李秋心里一沉。
  玉门关的地理位置有多重要,只要是在沙场上纵横多年的老将,估摸着都能够看得出来!
  更不用说像李二那样...
  军功赫赫的天策上将了!
  “是呀...撤离!”
  老孙也是神情复杂,喃喃道:“兴许局势比咱们想的都要严峻得多!”
  ...
  没有多久,两人便到了将军府中,俞少宁、张瑾等人早就在等候了,正在跟一个膀大腰圆、浓眉大眼的大汉说着什么。
  见到李秋走进,屋内霎时间就安静了下来,不过很快几人也纷纷打起了招呼:
  “嘿嘿,将军也来了!”
  “这段时间可累坏秋哥儿了!”
  “唉...”
  ...
  程老妖精也是自来熟,一道铜锣般的嗓音响起:
  “哈哈哈!这位想必就是李秋贤侄了吧?老爷子就经常在俺老程面前提起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他扯着大步就走了过去,那双蒲扇般的大手轻轻拍了拍李秋的肩膀,哈哈大笑。
  “见过宿国公。”
  李秋道。
  大唐其实并不兴‘大人’这一说法,一般称呼官员都是姓加官位,亦或者是爵位,平辈相交也可以用表字。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叫宿国公的多生分?若你不嫌弃,喊一声程叔父也行。”
  程老妖精大大咧咧道。
  他也是直爽的性子,说话并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倒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程咬金如今也还不到四十岁,正值壮年,让他喊一声‘程叔’也是正常的事儿。
  对于这件事,李秋心里边也不会有多大抵触,毕竟...
  不吹不黑!
  老程的确是条妥妥的大腿!
  “那...程叔,不知道你这次来...”李秋一脸凝重之色。
  “坐下说!”
  提及正事,程老妖精也沉声道。
  一行人入座,李秋身上穿着的黑色盔甲已经有些脏兮兮的,程咬金的眼中也满是感慨之色:
  “这段时间,我们那边也在积极想着对策,只不过那帮东突厥的蛮子着实是太难缠了些!根据斥候探查的情报,以及从那些俘虏口中套出来的...”
  “整整二十多万人马!”
  嘶!
  听到这个消息,屋内不少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今城外就有不下十万人马!加上这段时间歼灭的...东、西突厥这次都是倾巢而出?可这是为何?”
  张瑾的脸上满是不解之色。
  “十面埋伏,玉门关已然成为了一处险地!可...”
  俞少宁也沉吟了一会儿,道:“这里也是兵家必争之地!不知秦王殿下是作何安排?”
  这些人好歹也在沙场上纵横多年,能够看明白形势,程老妖精脸色阴沉,点头道:
  “殿下已经下令,让西凉的老百姓都撤出去!留人失地,人地两得!大不了咱们以后再打回来就是!”
  “什么?!”
  众人更是吃了一惊!
  西凉,就这么放弃了?
  “这...兹事重大,老将军也同意了?还有朝廷那边...”
  孙景那张老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这个罪名可不小...”
  俞少宁也道。
  不要说其他人了,就连李秋也是瞳孔微缩,陷入了沉吟之中。
  如果没有记错,历史上可没有‘撤出西凉’这一出!
  在大唐时期的河西走廊,又何曾被蛮子攻占过?并且东、西突厥也完全没有联手过。
  这有点不对劲儿!
  尽管史实上的事件记载好像出了些许出入,不过好在程咬金仍旧看着鬼精鬼精的,差别不大。
  “这是经过大伙儿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选择!那些蛮子对这块地方势在必得,以咱们大唐如今的实力,压根抵抗不了东、西突厥的联手!”
  程老妖精将危急的情况迅速到来。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屋内的众人也都沉默了,静可闻针。
  尽管心里边已经有了准备,却也没有人想过...
  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般地步!
  其实想想倒也正常!
  焉支山就在西凉,这原本是匈奴的复兴之地,后来匈奴人侵略西汉,反倒被打了一个落花流水...
  这河西走廊也被霍去病收归为汉家的土地!
  突厥人跟匈奴还有些渊源...
  另一个方面则是:如果丢了西凉,势必会阻挡大唐崛起的步伐,这里边牵扯甚大!
  “狼子野心!”
  张瑾愤然。
  程老妖精也不多废话,继续道:
  “其实有四五支队伍冲击敌人的包围圈,想要找到薄弱点,也就俺这支冲了过来!咱们得趁那些蛮子反应过来之前,迅速从那个地方冲回去!”
  “估计也就只有一天的功夫!”
  离开玉门关,这个地方守不住了!就是西凉也得放弃,到时候一并撤走!
  他的意思大伙儿也都明白!
  “舍弃玉门关,让东、西突厥人马合并到一起,这西凉地区又大多是沙漠,易攻难守。到时候敌军来袭,又得掩护老百姓撤退的话...”
  李秋开口了,沉声道:“怕是得用人命去填!这笔买卖,划不来。”
  凉州地区人口比较多,想要让人撤出去又哪有那么容易?
  “没错!不能让他们集结,若是蛮子的野心不止于西凉呢?而是图谋整个中原,整整三十多万大军!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孙景道。
  “在做好准备之前,绝不能放西突厥的蛮子过去!”
  俞少宁也道。
  “你们...”
  程老妖精皱了皱眉,李秋却道:
  “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