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十七章:你们懂个屁!

  火头军营地门口。
  张瑾等近百位西凉铁骑已经集结,坐在高头大马上,一身精钢铁甲、腰跨横刀,背负大弓,手持长枪。
  威风凛凛、严阵以待!
  不远处还聚集了好一些吃瓜群众,大多都是来凑热闹的,一个个见着这么大阵仗,也是小声议论了起来。
  “这是要做什么?”
  “兴许是杏儿村的那个傻子,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
  “嘿嘿,人家就是命好!能傍上马家,你能有什么办法?”
  “啧啧啧!听说张虎那些人遭难了...”
  ...
  火头军里肯定不会只有杏儿村的人,加上张虎等三四十个壮汉,在前段时间还被调去了止戈营。
  为了填上这个空缺,也有不少人被调了过来。
  人多嘴杂!
  这儿也来了十来个杏儿村的,不过势单力孤,老村长也不在,孙景又只顾着喝酒,懒得理会这些闲言碎语...
  大伙儿没个主心骨,一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
  如果张虎等人没有离开,遇到这种情况那肯定早干上了!
  西凉骑中,一个精瘦的汉子也满脸疑惑:“大哥,咱们这是要...?”
  张瑾摇了摇头:“静观其变。”
  众人并没有等多久,后方的人群就已经炸开了锅!
  一个面容俊俏,穿着一袭黑甲,眸中还隐隐泛着冷光,手持湛金枪的少年正快步走出。
  迎面就有一股渗入骨髓的寒气袭来,使人有种如坠冰窖之感!
  甚至一些胆子比较小的,连呼吸都不由急促了几分,身子打着哆嗦,战战兢兢。
  这小子,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一个个都很识相地闭了嘴,方才出言不逊的更是冷汗涔涔、惴惴不安,唯恐被盯上了。
  “很强大的杀气,果然是天生吃这口饭的。”
  老孙脸上露出了饶有趣味之色,还颇为惊讶,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好似想起了什么往事,那双浑浊的老眼也变得迷离了起来。
  “那枪...”
  张瑾瞳孔微缩。
  虎头湛金枪!
  这可是马家的祖传之宝!
  不少战马也被那股强大的气势给震慑住了,在原地踢踏着马蹄,不时还打一打响鼻,呼出阵阵白气。
  焦躁不安!
  一干西凉骑也受到了影响,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战意澎湃,连带着眸中也多了几分炙热。
  老将军的叮嘱犹在耳边回荡:能跟着他,是你们的造化!
  “走了。”
  李秋停在了杏儿村一行人之前,道。
  “这是要去哪儿呀?”
  “好小子,你这一身行头哪里弄的?”
  ...
  老张等人见刚才嘴碎的家伙都当起了鹌鹑,也是出了一口恶气,将注意力放在李秋身上,啧啧称奇。
  孙景却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笑骂道:“去去去,别烦老子!要滚就赶紧滚,记得早去早回!”
  “好。”
  李秋微微一笑,翻身上马,也没有多说什么,领着近百西凉铁骑就往城门口的方向疾驰而去!
  兵贵神速!
  具体情况可以路上再说!
  多耽搁一息,张虎他们也就会多一份危险!
  并且他这一次出去,也想顺道摸清一下蛮子大军的情况,最好能抓点‘舌头’回来。
  “哒哒哒~”
  马蹄声渐渐远去,留在原地的吃瓜群众甚至都还没回过神来,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
  那个穿着粗布衣服,看似人畜无害,还有些慵懒的少年,竟会有这般杀气凛然的模样!
  良久,好一些人才长松了一口气,更有甚者还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大口大口地喘起了粗气。
  太可怕了!
  这都还没一盏茶的功夫,却给人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
  城门前,有五道人影骑在马背上,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大门紧闭!
  二牛穿着一副比较合身的甲胄,手中拿着的也不是那杆破枪,看上去倒是像样了不少。
  “二牛,要不你先回去?这里有我们几个就成。”杨成哲的眉宇间满是愁色。
  张虎一行人肯定遇到了什么麻烦,凶多吉少,这时候他们跑出去,也很容易把自己栽进去。
  但也不是说没有一线生机!
  毕竟方圆几十里之内都是大唐的地盘,地利人和都在,只要小心一些,不碰上大规模的敌人,还是能够全身而退的。
  边关也只是一座关卡,在玉门关外,也还住着有老百姓,不过在战时一般都会撤回来。
  当然,也有跑慢了,没能撤回来的...
  “俺要亲自去救俺爹!”
  二牛很是执拗。
  “唉...”
  杨成哲也只能摇头苦笑,魏金开口了:“二牛,李秋他真的把西凉骑派出来了?有这些人跟着,的确能有很大把握!”
  这个人也是杏儿村的!
  马老将军给了李秋一百西凉骑,他当然知晓!
  “秋哥儿也会来。”二牛道。
  “他?他来做什么?这不是添乱吗?”王苗皱着眉道。
  “的确!到外边极有可能会碰上蛮子,到时候他又犯浑怎么办?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也道。
  “那待会儿就让他回去。”
  对于李秋的‘威名’,杨成哲也早有耳闻。
  “你...你们...懂个屁!”
  二牛嘴笨,也懒得跟这些人叨叨:“反正,秋哥儿一定要去!连村长爷爷都不阻拦,你们知道什么?”
  言语间还满是轻蔑!
  秋哥儿,可是能够一箭干死蛮子大将的主儿!
  杨成哲、魏金等人都是面面相觑,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几人寻声望去,就见着一群黑骑疾驰而来。
  惹来了不少百姓驻足!
  “唏律律!”
  李秋勒住缰绳,停了下来,还扫视了一眼几人,那双眸子古井无波,身上也自然而然散发着一股威严。
  就连杨成哲也是暗暗心惊,那三个村子里的也没有再说话,好似被震慑住了。
  “带地图了吗?”李秋开口了。
  “哦,有,有!”
  杨成哲忙不迭拿出一块羊皮,指着上边的几处地方就解释了起来:
  “虎子他们的目标是在这儿!依着原计划,若是发生什么意外,这里就是临时的集结点,路线...”
  他语气迅速,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下,李秋也默默将地图记在脑海中。
  寒风依旧呼啸,太阳正缓缓西沉,夜幕...
  就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