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章:味道可还行?

  两天后,李秋手中拿着一杆长枪,在离营地稍远一些的空地上挥舞了起来。
  刺、戳、点、扫!
  拨、架、挡、淌...
  防中带攻,攻中又还设有防,一招一式的变化也都极为灵活!
  良久,他才将长枪一甩,在空中挽了一个漂亮的枪花,那手便握在了枪根处,再顺势往上那么一挑...
  斜刺而出!
  出枪甚长,枪若游龙!
  那枪尖在纷飞的雪花中摇曳,隐隐间好似能看到不少飘忽的枪影,虚实之间暗含着不少杀机,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呼~呼~~”
  这杆厚重的长枪被耍得虎虎生风,在这凛冽的寒风中嘶吼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秋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不过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酣畅淋漓之感。
  爽地一批!
  “喝!”
  他目光微凛,气沉丹田,正要使出一招‘长河落日’,就听得“刺啦~”一声响起!
  却是这杆破旧的长枪在挥下去的瞬间,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折腾,那枪身径直便裂了开来,让李秋看得也是一阵无语:
  “都还没耍完就断了,辣鸡!”
  但不得不说,他这身体的素质还真不是盖的,壮实得像个小牛犊似的,力气也大的吓人,并且那一身的本领也都还在!
  李秋估摸着...
  就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应该也是属于猛将级别,不过具体情况如何,还得亲眼见识过两军对阵的情形,才好做出判断。
  “吸溜~”
  就在他陷入沉吟中的时候,又是一道声音响起,却是一直在不远处蹲着的二牛猛吸了一口凉气,将那条耷拉着的鼻涕给吸了回去,再...
  “咕噜!”
  又咽下去了!
  天了噜!
  李秋:“...”
  这瓜娃子是不是就好这一口?
  味道可还行?
  “你还傻愣着干啥?这冰天雪地的,还不赶紧爬起来活动活动,也好暖和一下身子?待会儿都被冻僵了!”
  他没好气道。
  先前傻子李秋莫名其妙晕倒在了雪地中,过了好半天,大营里的人方才反应过来,跑出去寻找。
  还是二牛先发现的,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雪地中,把他给拖了回去。
  之后又被孙老头儿扎了几针!
  再一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其实到现在李秋都还没弄明白:自个究竟是穿越了,还是被那针扎了几下,把病给治好了?
  这个问题无解!
  那也不要去在意这些细节,毕竟做人最主要的还是活在当下!
  在后来可能老村长也觉得不是很放心,索性就让手头上没啥事的二牛跟着,也好有个照应。
  而刚刚弄断的长枪,就是这瓜怂鼓捣来的!
  “那枪...可是俺爹的命根子!”
  呆滞了好一会儿,二牛才哭丧着脸道。
  等一下回去后,他相信自己一定会被吊起来打的!
  “没事,那就说是你干的。反正你也是他的命根子,不信你就试着让他揍你一顿试试?”
  李秋挑了挑眉。
  不怀好意!
  “哦?”
  二牛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红通通的脸蛋上满是天真之色,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小嘴儿一瘪,就要哭出声来。
  他还不傻!
  “行了行了,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你还怎么做大将军了?这杆枪也只是枪身断了,回去后找张叔换一下不就成了?反正都是木头做的!”
  李秋翻了个白眼。
  张叔是村子里的木匠,要将这断裂的枪身换掉,可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真...真的?”
  二牛挠了挠头,半信半疑。
  “废话!我跟你说...”
  费了好一些口舌,李秋才终于将这瓜怂说服,两人也坐到了火堆旁,烤起了火。
  二牛一脸羡慕:“秋哥儿,你这一手枪法好生厉害,能不能教教俺?等俺学会之后,就能够上战场了!”
  “上战场...”
  李秋的眼中满是复杂之色,好一会儿才道:“那地方又不好玩,跑上去做啥?”
  战场,可是要死人的!
  “杀敌立功呀!只要有了军功,俺家里就能有肉吃了,也能够吃饱饭,还能再盖个暖和的房子!这大冬天的,也就不用再冻死人!”
  “老八去年就被冻死了,他还不到两岁...”
  他的神情满是落寞,缓缓说着:
  “俺娘说,俺是家里的老大,要懂事一些!俺就想着能多攒一些军功...”
  “俺爹他很辛苦的!”
  ...
  就宛若打开了话闸子,二牛滔滔不绝说了起来,李秋也在静静地听着,并没有打搅。
  在这个人均寿命才四五十的年代,好一些人都在这世道中苦苦挣扎,为活而活。
  生命,卑微到了尘埃之中...
  也不知多久,二牛才讲完了他那‘宏大’的目标,无非就是让家里人能够吃饱饭,也不用再挨冻。
  李秋笑了笑,好奇道:
  “你不是二牛吗?怎么成老大了?”
  “俺娘说,俺上边是有一个大哥的,不过夭折了。”
  “原来是这样...”
  李秋点了点头,又沉默了一会儿,二牛就迫不及待道:“秋哥儿,就把你那枪法教俺呗!”
  望着他那灼灼的目光,良久,李秋才道:
  “行呀!不过这些可都是活命的本事儿,你可得好好学!而且要经过我同意了,你才能到战场上去,如何?”
  他知道哪怕自己不教,这个瓜娃子迟早有一天也会踏上战场!
  兴许这就是宿命吧!
  “好!”
  二牛吸了吸鼻涕,郑重点头。
  ...
  在回去后,当二牛他爹见着早已断裂开的长枪时,气得当场脸都绿了,险些没直接把这两个倒霉孩子吊起来打!
  还是老村长出面,让木匠老张把残枪拿去换根好一些的木头,这才没有闹腾起来。
  不过在看着那裂开一截的枪身时,许多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这枪杆尽管是由木头制成,但那硬度也绝对不低!
  哪怕是一个年轻力壮的男子,想要将这枪杆给掰断,起码也得费九牛二虎之力!
  “说!怎么回事?”
  二牛他爹是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看着还有些沧桑,沉声道。
  老村长、孙景等人也纷纷将目光望了过去。
  如果是因为贪玩而随便糟蹋东西,那还是得好好收拾一顿的!
  二牛比划着手势,忙不迭道:
  “就...就是那样耍着耍着,然后便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