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十三章:你玩我?

  场内安静了下来,落可闻针!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
  那道穿着一袭黑甲的身影上!
  “呼~”
  冷冽的寒风仍在四周呼啸着,燃着的木柴也在发着轻响...
  “噼~啪~”
  这本就是一个静谧的夜,却也是杀戮之夜!
  李秋始终都面无表情,眸中一片冷然之色,手中拿着的湛金枪仍在不断往下滴着血,就这般缓缓走着...
  一步一踏!
  “沙沙...”
  那细微的脚步声却让蛮子们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也不知为何,一股难以压抑的恐惧,随之便萦绕在了心头上。
  就宛若...
  一个绝世杀神正在冲他们迎面走来!
  “别...别杀我!”
  “无辜的,我是无辜的!”
  “我...我其实也是汉人!我娘是汉人,当年就是被我爹...呸!那个畜生掳走...”
  ...
  精神崩溃!
  这一个个浑然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就跟可怜虫似的,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连连磕头求饶。
  巴格也还没有死去,不过看样子绝对不好受,浑身上下都血迹斑斑,在地上不断地抽搐、挣扎...
  鲜血染红了雪地!
  他身上被砍了足足二三十刀,并且还刀刀都避开了要害,为的只是让其能多受一些皮肉之苦。
  幸存的村民们见着眼前这一幕幕,更是恨地咬牙切齿!
  若非一个个还有所克制,这会儿肯定有不少人早就冲了上去,将这些畜生剥皮抽筋、生啖其肉!
  以祭奠那些枉死者的在天之灵!
  张虎、杨成哲、魏金等人望着李秋的眼神,也满是复杂之色。
  兴许他们做梦都想不到,那个在西凉一度沦为笑柄,别人茶余饭后谈资的傻子,竟然...
  呵!
  若非亲眼相见,又有谁敢相信?
  “沙~”
  李秋停在了蛮子们的前边,神情漠然。
  巴格的身上还在不断往外淌着鲜血,要不是现在的天气比较冷,他早已经痛得昏厥过去。
  但在这时候还能保持清醒,又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饶...饶了我...”
  他脸色煞白,咬紧了牙关,额头上还满是细密的汗珠子,挣扎着道。
  摇尾乞怜!
  李秋低下了头,眼中仍旧是冷冰冰一片,漠然不动、一言不发。
  “混...账!”
  巴格咬牙切齿,心里暗恨。
  这家伙本就嚣张惯了,以往都是他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对待别人,又何曾被人这般无视过?
  这一动怒,他身上的鲜血...
  往外淌得更为欢快了!
  “饶我一命,愿...愿为大唐效力!我在部族也有一些话语权、地位不低,不会让您失望的!”
  生死攸关,巴格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有活下去,才能有一雪前耻的机会!
  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想活?”
  李秋终于开口了。
  “对,对!想活。”
  巴格也是一喜,忙不迭道。
  “我可以不杀你,理由呢?先给我看看你的价值。”李秋淡淡道。
  “嗯?”
  张瑾、杨成哲等人还有村民们都拧了拧眉,但一个个也都很识趣的没有说话。
  “这个...”
  一时之间,巴格也是犯了难,急的额头上冷汗直冒。
  不过这家伙也是个聪明人,只是稍稍沉吟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言外之意,语气迅速,一五一十将了解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比如蛮子大军的兵力部署,各个部族之间大致的情况,还有他所在部族的任务等等。
  张虎一行人则在静静听着!
  他们这一趟跑出来,本来也是为了探听一下敌军的动向、摸一摸虚实,手头上也掌握有一些情报。
  可以相互映证!
  足足说了半个多时辰,这家伙才算住了嘴,张虎也微微颔首,示意没啥问题。
  李秋等人都没有再说话,场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谧中,过了一会儿,巴格眼中满是希冀,又道:
  “可...可以放了我了?放心!只需放了我便可。至于这些个畜生,全交给你们随意处置。之前干下的那些事儿,全是他们带头的!”
  “我也是被迫的!”
  “等我回去,以后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我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知!”
  这一波队友卖的,倒是果决!
  但也是必须的!
  毕竟好不容易能够回去,还要带着活口,人多嘴杂!如果刚才发生的事儿泄露了出去,那他不也得被可汗弄死?
  只有死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那些蛮子也傻眼了!
  原本还以为能跟着混一条生路的,不曾想,这王八犊子转眼就将逃生之门给关上了,还顺道上了一道锁?
  这就不能忍了!
  一个个也都纷纷破口大骂,更有甚者,还将巴格往日干下的不少坏事,一一说了出来。
  “你们胡说八道!”
  巴格也不甘示弱。
  两边竟然还骂了起来,吵吵嚷嚷的...
  这些畜生来一出狗咬狗,不少人尤其是那些村民,还是喜闻乐见的,颇有几分大仇得报的快感。
  没有那个少年的命令,也没有人敢擅作主张,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待着,围坐在篝火旁。
  李秋并没有看戏的心思,好似也有些累了,道:
  “张瑾,都交给你了。记得要带远一些!如何处置我不管,但绝不能留一个活口!”
  村子里一片狼藉,在不少角落中还有断臂残骸、干涸的血迹等等,这些无不在述说着...
  这帮蛮子的暴虐行径!
  他又有什么资格、有何颜面替那些惨死之人原谅?
  张瑾也是一怔,很快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郑重道:
  “喏!我一定会好好伺候...”
  经过这一晚,对于李秋,他当然是极为服气的!事实上,这一百来个西凉骑也都是心服口服。
  单凭勇武而言,整个西凉又有谁能够出其左右?
  “你玩我?”
  巴格也愣住了,眼睛瞪得老大,也不理会还在叫嚣、骂娘的‘族人’了,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汉人不都讲究‘一诺千金’?
  “有吗?怎么玩你了?”
  李秋微微一笑。
  “你答应不杀我的!你们...你们不都听见了?”
  巴格还不死心,又将目光看向了其他人。
  没有人理会!
  李秋眉毛一挑,饶有趣味道:“对呀,我是不杀你,只是其他人杀你。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还得护着你?”
  张虎等人也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了笑容,帮腔道:
  “嘿嘿,那可不?”
  “没毛病!”
  “得了!咱也别跟这畜生废什么话了,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