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七章:那婆娘好生凶猛!

  傻子李秋之所以会跑来玉门关,心心念念的就是能够见到他那媳妇儿,却没想到意外晕倒在了雪地上,又被孙老头儿几针给扎‘醒’了...
  “嗯?”
  李秋拧了拧眉,一时间并未回话。
  他有点犹豫。
  见了面会不会很尴尬的?
  毕竟‘前世’的他也算母胎单身了二十多年,虽说模样长得不算磕碜、但也平平无奇,并且动不动就只会让人家‘多喝热水’...
  那还能不凉?
  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有点蛋疼!
  喝个鬼的热水哦!
  稍稍思肘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跟着过去溜达一圈,大不了就先悄咪咪看个几眼,不碰面就是。
  稳健!
  二牛早已是轻车熟路,左转右拐,很快就带着李秋跑出了小树林,径直来到了城墙上。
  登高而望,这座边关那无比壮丽的景色也尽收眼底。
  夹杂着冰渣子的北风席卷了整片天地,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嘶吼声,更有绵绵的白雪徐徐飘落...
  琼枝玉叶、银装素裹、浑然一色!
  不远处还能见着许多穿着各式盔甲的将士,一个个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城外的方向。
  “快看快看!”
  二牛还有些兴奋,李秋也将目光望了过去。
  两军对峙,鼓声阵阵,旌旗还在那风中猎猎作响,原本就刺骨的寒风莫名萦绕着一股肃杀之气。
  还有...
  淡淡的血腥味!
  “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箭矢再一次袭来,铺天盖地,顷刻间便笼罩了整个战场!
  好一些将士也纷纷取下了背着的大盾牌,结成盾阵,挡在了队伍的最前边。
  “咚,咚!”
  “噼啪!”
  “当!”
  利箭射在盾牌上,发出了颇为嘈杂的声响,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声音才渐渐变得微弱...
  等这一波攻势过去,敌人的铁骑也大大咧咧迎面杀来,阵势很乱,浑然没将那些人放在眼中,气焰极为嚣张!
  城门前,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将军紧绷着脸,那双平静的虎目中射出了两道寒芒。
  他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大喝一声:
  “攻!”
  “啪啪!”
  弓弦同时被拉开,数千支箭矢冲天而上,而足足三个方阵的黑甲武士也杀气腾腾,拍马横掠而去!
  这是重骑兵!
  还有大量轻骑紧随其后,或是绕到了侧翼放箭,或是在迂回包围、准备穿插切割战场...
  “哒哒哒!”
  碗大的马蹄重重地踩在了雪地上,伴随而来的则是锋利箭矢入肉的闷响,还有兵器摇曳之声...
  更有一道道惨叫、怒吼、哀嚎!
  霎时间,那方战场便化作了一座修罗场,在无情地收割着生命!
  “这...”
  李秋也被震撼到了!
  没有亲眼见过,断然难以想象战争的残酷,尤其还是这种短兵相接,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鲜血溅了一脸!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望着这一幕,他非但没有任何的不适,反倒还隐隐有些兴奋、热血沸腾!
  这不就是一场反抗侵略的战争?
  干他娘的!
  那边陷入了乱战之中,城门前的那个中年将军则是领着人马在压阵,目不转睛,注视着战局的变化。
  就在这时,一支有些特别的队伍也吸引了李秋的注意。
  队伍大概也就百来人左右,不过都是清一色的红色盔甲,并且脸上都戴着狰狞的面具。
  从外观来看,应该都是女的!
  “那婆娘好生凶猛!”
  忽然,他惊叹一声。
  “哪儿呢?”
  二牛也循声望了过去,就见到一个戴着鬼面具之人骑在白马上,手持银枪,正在敌阵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纵是穿着红色甲胄,仍旧难掩她那窈窕的身姿!
  秀发披肩、英姿飒爽;浑身浴血、杀气腾腾!
  “秋哥儿,那个就是你媳妇呀!”
  这瓜娃子讷讷道。
  “真...真的?”
  李秋也吃了一惊,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一脸正色:“刚才我可什么也没说!”
  那句话倘若传到她的耳边,天晓得会不会招惹什么麻烦?
  “嗯?”
  二牛挠了挠头,一脸迷茫。
  “没事!”
  李秋没好气道。
  差点忘了,这傻小子就是个憨憨!
  两人又静静地看了起来。
  从战局上来看,唐军这边无疑是占着优势的,但蛮子也不是好招惹的,好歹也是在苦寒之地长大,性子极为蛮横,又怎会轻易服输?
  两方很快就陷入了胶着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秋又皱着眉头道:
  “二牛,哪儿能弄来那种硬弓?而且射程要越远越好!我有大用!”
  当前的局势,他看得一清二楚!
  不得不说,这些蛮子还真不是吃素的,饶是唐军装备精良,又占了先机,目前的损失仍旧有点惨重。
  主要是因为敌人也有几员战将比较厉害,就凭马媛几个还真压不住,甚至隐隐还有被扭转局势的势头。
  兵对兵,将对将!
  ‘将’的存在也很关键!
  如果李秋能将那个带头的搞死,那问题也就不大了!
  敌人离得有些远,寻常弓箭手自然触之不及,即便是能将箭射过去,但威力也会下降许多,并且准头也会大打折扣,甚至伤到自己人。
  不过他却没有这个担忧!
  “你...你说撒子?”
  二牛吸了吸鼻涕,一脸呆滞。
  认真的?
  上次把他老子的长枪鼓捣出来,然后就被狠狠拾掇了一顿,他险些没当场交代了!
  现在还要去弄硬弓?
  “我没开玩笑!就这样打下去,咱们输定了!”
  李秋神色凝重。
  “这...”
  二牛也只是踟蹰了一会儿,便道:“跟俺来!”
  他其实觉得目前的局势还是占尽优势的,胜利也是迟早的事儿,不过还是打心底里选择相信李秋。
  两人迅速跑下城墙,又绕来绕去转悠了好一会儿,才在一处地方停下。
  “这里是武库,里边的兵器都是别人挑剩儿的。秋哥儿你赶紧进去找找。俺给你把风!”
  二牛催促着。
  武库?
  望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地儿,李秋也有些将信将疑。
  这种地方不应该是军事重地吗?
  这破烂一些也就算了,甚至连个看守都没有?
  过分了!
  不过当他踏进去,见到里边的情形时,顿时也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