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九章:那无比惊艳的一箭!

  “那...那是...”
  城墙上的将士也发现了异常,纷纷将目光望了过去。
  只见一支出乎意料之外的长箭,正速度极快地横掠战场,直取乌尔!
  对于这个蛮子的大将,大伙儿也都认得:暴虐成性,杀人的手段还极为残忍。
  有不少人对其恨之入骨,直欲除之而后快!
  “找死!”
  乌尔只觉得浑身寒毛乍起,神色慌张,一股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袭来,使其也是一阵心神失守。
  “谁能杀老子?!”
  在这紧要关头,也激起了他骨子里的暴戾,又怒吼了一声,挥舞着长刀抵挡,同时还将身子往一边栽倒而去,想要避开!
  但已经迟了!
  “噗嗤!”
  锋利的箭矢入肉的声音响起!
  乌尔发出一道闷哼,那眼睛还睁得老大,“扑通~”一声,就从马背上掉了下去。
  “风!风!风!”
  城墙上随即沸腾了起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马媛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头看去,便见到乌尔被一支利箭给洞穿了咽喉,汩汩的鲜血还在不断往外冒着...
  “不...不可能!”
  他还在极为痛苦地抽搐、挣扎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的神情也无比狰狞,而那双眼中...
  还充斥着浓浓的不甘与惊惧!
  蛮子的其余几员战将也大惊失色,全神戒备,以防突如其来的冷箭!
  没有人想要上前去搭把手!
  将死之人,不值当!
  “这?”
  马媛顺着箭射来的方向望去,目光也快要落在城墙的西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
  “快趴下!”
  李秋的反应也不慢,拉着二牛就蹲了下去、躲在了这堵高耸的墙后边,不过还是被那丫头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些许痕迹。
  她并没有看清,脑海中也只是有一个大致的轮廓,还没来得及细想,又宛若发现了什么,瞳孔微缩,而那双如水秋眸中也有惊愕之色浮现。
  这两边粗略看去,起码也有两百步的距离!
  哪怕军中能够‘百步穿杨’的神箭手,也断然没有办法射出这无比惊艳的一箭!
  这时,李秋两人也悄悄往城墙下摸去...
  “畜生,受死!”
  马媛身边已经有几骑掠了出去,直接纵马就从乌尔的身上重重踩过,并且还在不断来回践踏着,以宣泄心中的愤懑。
  乌尔痛苦地哀嚎了起来,无比凄厉,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声音也渐渐变得微弱。
  那些蛮子见着这一幕惨状,有好一些也是战战兢兢、士气大减,马媛冷喝一声:
  “杀!”
  重骑兵再度集结,发起了冲锋!
  “咚咚咚!”
  沉重的闷响笼罩了沙场,蛮夷心中的恐惧更甚,加上又失去了主心骨,一个个根本就没有抵抗的心思...
  那几员战将还想稳住阵势,但兵败如山倒,大势已去!
  唐军也乘胜追击、前后围攻,想要将这股敌人全都歼灭!
  “大唐万胜!”
  城墙上的将士都欢呼了起来,群情激昂!
  也有人望向了西城墙的角落,却发现那儿早已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异样,他们也没有多想,很快就沉浸在了胜利的喜悦之中。
  城门前的马晖眉头紧蹙,目光在那两边来回扫视着,眼中满是困惑。
  这一箭,又岂是人力可以为之?
  但从箭矢射过去的方向来看,那儿的确就是最佳的位置。
  想不通!
  他甚至都觉得会不会是战场上的流矢...
  小树林。
  李秋跟二牛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二牛这个瓜娃子一脸呆滞,眼中还满是茫然之色。
  俺是谁?俺在哪儿?俺刚才经历了什么?
  “日哦!那个愣头青也太差劲了吧?连一箭都接不下?”李秋的嘴里满是碎碎念。
  他本来只是想用箭骚扰一下,好让马媛来个回马一枪,直接将那傻大个给戳死。
  但没想到...
  洒家都还没出全力,你就倒下了?
  目前来说,李秋还没有大出风头的心思,毕竟低调才是王道,闷声发大财、扮猪吃老虎,这难道不香吗?
  其实说到底,还是他没有做好上战场的准备!
  尽管身为一名军校生,但在这无比残酷的冷兵器时代,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适应的。
  至于说会不会被人冒领军功什么的,呵呵!
  有本事也射出这么一箭试试?
  沉吟了一会儿,见二牛还在发愣,而那晶莹的鼻涕还耷拉着,在那儿一点一点的,他也忍不住失笑道:
  “瓜怂,醒醒!”
  “额!”
  二牛打了个激灵,‘吸溜~’猛地又将鼻涕给吸了回去,目光怔怔地看着李秋,讷讷道:
  “秋哥儿,刚才...是真的吗?你把蛮子的大将给射杀了?可这...这么远...”
  李秋无语。
  这傻小子的确就是慢一拍呀!
  “好了!这算得了啥?小事儿!回去后你也别到处乱说,晓得伐?”他郑重叮嘱。
  “为...为什么哦?”
  二牛疑惑道。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尽管听不懂,但还是觉得好牛逼的样子,二牛撇了撇嘴,点头道:“好!”
  “走!咱们还是先找个地儿,把这弓箭都给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
  玉门关外。
  战局已经进入到了尾声,只有两三百蛮子冲出了重围,往西边掠去,马媛也领着人马撵在后边,又乱杀了一通。
  敌人再次丢下了几十具尸首,才被赶来的援军给救下,总算是逃出了生天。
  “撤!”
  眼前敌人的援军气势汹汹杀来,马媛也没有过多的犹豫,率领部众徐徐后撤,而在城门前压阵的马晖,也让云伯中带人前去接应。
  一行人有惊无险,撤进了城内,那些蛮子仍旧不甘心,策马疾驰,竟也想跟着涌进这城中!
  “哼!找死!”
  城墙上的将士那也不是吃干饭的,拈弓搭箭,一大波箭矢就疾射而出,拦住了去路。
  而一些倒霉蛋子冲的比较前,连惨叫都没能喊出,就被射成了刺猬,剩余的人马则在射程外徘徊。
  还在寻找着机会!
  马晖也懒得理会,让众将士提高警惕,随即便带着几人到了西城墙,那个相对偏僻的角落...
  几行凌乱的脚印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