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十七章:死道友不死贫道!

  “你个臭小子,这是什么眼神,找削是不?”
  乌梅杏眼一瞪,还作势就抬起了手,甚为彪悍。
  这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没怎么吃过亏的小年轻!
  李秋也是嘴角一阵抽搐。
  哼,不跟这婆娘一般计较!
  “唔啊?”
  丫丫好似被吵醒了,还发出了一道软萌软萌的梦呓声,不一会儿,伸了伸懒腰、打着呵欠就爬了起来。
  “咦惹?”
  见到帐内竟然有这么多人,她眨巴着那双大眼睛,小脸蛋上还满是懵圈之色。
  又挠了挠头...
  刚睡醒,大脑一片空白,还有点晕乎乎的,直犯迷糊!
  马媛、乌梅也都愣住了!
  天晓得在这大男人的被窝里,竟然还钻出这么一个萌萌哒的小萝莉?只是可惜瘦了些...
  “啊!你你你...”
  乌梅极度震惊。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她眼中还满是鄙夷之色,又嚷嚷着:
  “有本事你就冲老娘来...呸!冲小姐去呀,为何要祸祸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真是个禽兽!”
  马媛脸色一黑!
  就在李秋满脑门子黑线,想着该怎么把她吊起来打的时候,小丫头却是抓着他的手臂,弱弱道:
  “大哥哥,她们是谁呀?怕...好...好凶...”
  弱小、可怜、又无助!
  那嗓音好吓人!
  “欸?你个小丫头,这是怎么说话的?我可是在帮你!”
  乌梅一脸不忿。
  “好了。”
  终于,马媛开口了,颇有些无奈,又将目光放在李秋身上,还用小眼神示意...
  哪来的娃儿?
  “她叫丫丫,是我在路上救下的...”
  他将原委娓娓道来。
  一盏茶后,两人也总算明白了来龙去脉,正沉吟着,反应慢了一拍的二牛却宛若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猛地就坐了起来。
  头发蓬松、睡眼惺忪,还砸吧着嘴儿,一脸震惊:“秋哥儿,哪...哪儿打雷了?好吓人!”
  卧槽,无情!
  李秋也是惊了!
  这瓜怂怕不是要捅马蜂窝!
  果然!
  只见乌梅的额头上青筋直冒,还紧握着拳头,‘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这是马上就要火山爆发的架势!
  死道友不死贫道!
  李秋咳嗽两声:
  “咳,二牛呀。这位大兄...啊tui!”
  险些没说秃噜嘴儿了!
  “这个小姐姐有事儿要找你说,你赶紧收拾收拾,跟她出去一趟。应该能捞着一顿吃的!”
  这倒也没说错,是你最爱吃的大耳刮子!
  “有好吃的?”
  二牛眼前就是一亮,嘴角也流起了口水。
  昨天折腾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又是大晚上的,又累又困,很快就睡了,这会儿肚子早就空空如也。
  “是呀,绝对管够...”
  乌梅咬牙切齿。
  “来哩!”
  二牛正在饿头上,也没有多想,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小姐,如果遇着什么事儿你就大喊一声。我一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帮你把他给阉了!”
  乌梅摩拳擦掌,还恶狠狠瞪了李秋一眼,松了松浑身的筋骨,也跟着出去了。
  怕是又得掀起一股血雨腥风!
  李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尽管很自信能够一拳把她给打趴下,但怎么说也是一个小姑娘家家,好意思出手?
  “乌梅就是这粗鲁的性子,嘴儿也没个把门的。其实她心眼不坏,你别放在心上。”
  马媛道。
  “嘿嘿,没事!”
  李秋也笑了笑。
  “这小丫头...”
  她又将目光放在了丫丫身上,还探过头去,只不过由于脸上还戴着个鬼面具,小萝莉也不怎么搭理,小手儿紧紧攥着李秋的胳膊。
  瑟瑟发抖!
  “把面具摘下来,不就不怕你了?说不定还给你抱!”
  李秋眨了眨眼。
  “哼!”
  马媛本来就冷傲,翻了个白眼,道:
  “能不能摘下这面具,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我未来的夫婿,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大英雄?这可不好当呀...”
  李秋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那我可不管!”
  马媛冷哼一声,掏出了一个小布包,里边放着一个已经解好冻的冻梨,又将皮掀开了一角儿,凑到丫丫的嘴边:
  “可甜了,试试!”
  她的声音颇为好听,目光中也满是温柔,小萝莉总算没那么害怕了,仰着小脑袋,眨着一双大眼睛,望向了李秋。
  “想吃就吃呀!记得要谢谢姐姐。”
  李秋揉了揉她的小脸蛋,微微一笑。
  “嘻嘻!”
  丫丫也早就饿了,小手接过冻梨,甜甜道:“谢谢姐姐!”
  她颇为呆萌地站了起来,又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好将地方挪腾开,小手儿捧着冻梨,将嘴凑了上去,轻轻嘬了一口。
  “哦?”
  她的小嘴儿都张成了圆圆的‘O’字形,看着就颇为呆萌,随即又埋头吃了起来。
  李秋就跟马媛闲聊了起来。
  ...
  吃过午饭,李秋又去找了老村长,帐内还有不少人,孙景、老王等人都在,一个个心情都不太好。
  如丧考妣!
  这次村子里一下子就死了三十来个青壮!
  张虎也一脸愧疚之色,讷讷地坐在一旁、默然不语。
  气氛有点僵硬,李秋跟老村长聊了一会儿,便径直离开了,跟马媛一块儿,带着小萝莉往城里跑。
  三人到了一家医馆内。
  昨晚被李秋从城外救回,受了伤的老百姓都被安置在这里,估摸着也有三四十人左右。
  至于其余人也都各有安排!
  刚走进后院,小丫头就大眼一亮,迈着小短腿便跑了过去:“爷爷!”
  她爷爷正在一个小厮的搀扶着,在来回走动着,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哈哈哈!”
  老人笑的也很是高兴,在几人的搀扶下,坐了下去。
  “嘻嘻!爷爷,丫丫可乖了...”
  小萝莉絮絮叨叨就开始讲了起来,他也不厌其烦,耐心倾听。
  好一会儿,老人才抬起了头,那双浑浊的老眼满是激动之色:“将军,麻烦你了!”
  “没事儿!这小丫头很听话,不用人操心的。”
  顿了顿,李秋又道:“老人家...”
  “我姓周,单名一个良字。若是将军不嫌弃,就叫我老良头好了!”周良笑吟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