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七十二章:惨烈的搏杀!

  走,我带你们回家!
  他身上隐隐好似还有一股血腥味儿,很淡很淡,但那个女子的心里边却没有丝毫的不安。
  恰恰相反!
  那颗悬着的心反倒是放了下来,就宛若找到了靠山一般!
  李秋骑着马,也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跑到了城墙边,将两人放了下去。
  上边早已经丢下了三四十个吊篮,将士们正有条不紊地将赶来的老百姓拉上去。
  “回去吧,没事了。”
  那道温和的声音再度响起,等江素兰回过神来的时候,只是见到那道穿着一袭黑甲的身影骑着马...
  正逆着人流,向另一边的战场奔去!
  也不知为什么,见到这一幕,江素兰也是鼻子一酸,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那一个看上去年岁并不大的面庞,那一道在黄昏中踽踽独行的背影,显得是这般萧索、落寞...
  却用他那瘦弱的肩膀,为处在战乱中的平民老百姓,扛起了一片天!
  “保重,保重...”
  她声音哽咽。
  这一去,九死一生!
  “嘭!嘭!嘭!”
  “咚咚!”
  “杀!杀杀!”
  城墙上的将士们也沸腾起来,仍在不断呐喊助威,那厚重的盔甲被击打发出的响声、战鼓发出的咆哮...
  声音交织在了一起,响彻云霄!
  那些仍在激战中的汉子也受到了鼓舞,一个个都杀红了眼,就跟疯了似的,不要命般往蛮子的刀口上撞!
  杀得了一个,你还能杀十个?
  哪怕用人命去填,只要能多弄死一个蛮子,那就是赚的!
  可惜在这些人之中,终究大多数都是寻常人家,好一些甚至连府兵都没有当过,加上长期的饿肚子...
  又能有多少战力?
  不过胜在人多,一个个也悍不畏死,只要能将蛮子从马背上掀下来,就一窝蜂涌了上去!
  用拳头、牙齿,乃至是用头去撞...
  撞一个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穷尽一切办法!
  有几个受了重伤之人更为刚烈,抱着蛮子就跳进了旁边的火坑,同归于尽!
  “哒哒哒!”
  在那条路上,有一道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那几个脱离队伍、追击出来的蛮子只觉得后背一寒!
  冷汗涔涔!
  “小畜生,竟敢一个人来?找死!”
  一个蛮子的刀口上还血迹斑斑,一抬起头,就见到了有一个少年正迎面杀来,不惊反喜,冷冷一笑。
  他迅速翻身上马,两腿一夹马腹,也杀了过去!
  “嗡~”
  神兵有灵!
  枪尖处正发着颤鸣之声,好似在欢呼雀跃!
  笑谈渴饮胡虏血!
  李秋面无表情,双目之间也猩红一片,浑身上下都萦绕着一股无形的势...
  杀气腾腾!
  “不好!”
  那个杀来的蛮子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正要调转马头、逃之夭夭,但已经迟了!
  虎口吞刃!
  在那枪刃上宛若还夹杂着雷霆之势,使人根本难以升起反抗的心思!
  “噗嗤~”
  利刃入肉的声音响起,那蛮子的眼中还充斥着浓浓的震骇...
  “哒哒哒!”
  李秋丝毫也不耽搁,整个人煞气弥漫,纵马就掠了过去,那个蛮子的脖子处也有一抹血线浮现,栽倒在了马下。
  “快退!”
  “撤!”
  余下几个落单的蛮子也意识到了不妙,打算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那马蹄声已经极为接近!
  “唏律律!”
  战马一跃而起,随即就有一道寒芒掠过,那几个蛮子如遭雷击,愣在了原地!
  这儿还有五六个汉子存活,一个个也都极为惊讶,更有甚至被喷了一身的血!
  “这...”
  “什么情况?”
  “这少年,好生凶猛!”
  ...
  “扑通~”
  “扑通!”
  只是一会儿,那几个蛮子的尸首也跌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那一袭黑甲的身影仍旧没有停下,往更前方杀去,在那儿...
  已然变为了一处修罗场!
  不少汉子血肉模糊,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在见到那一道道坐在吊篮中,正迅速登上城墙的身影,那眼中又满是释然。
  值得,值得...
  有十来个蛮子倒是老神在在,哪怕那些汉民们暴动,也丝毫不影响他们看戏,饶有趣味地立于一旁。
  这其中有几个都是虎师的将领!
  呼赤泉嘴角轻扬,哑然失笑,道:
  “这些汉人还真能沉得住气,只派了一个人出来?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倒是好胆色!”
  他在虎师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乃是统叶护可汗麾下的一员骁将!
  突厥铁骑本就纵横天下、所向披靡,虎师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精锐之中的精锐!
  呼赤泉倒也有自傲的资本!
  因着李秋的到来,蛮子们也停了手,站到了呼赤泉的后边,一干汉子则是强忍悲痛,将受了重伤、却仍旧在喘气的弟兄背上...
  “将...将军!”
  犹如是见到了救星,许多人都是痛哭流涕。
  这短短的功夫,他们就折损了一百多的人手,更有六七十人身有伤势,反观突厥蛮子...
  也就死了十七八个,重伤二十来个人,轻伤的倒是可以忽略不计。
  这也没有办法!
  实力相差悬殊,又没有武器装备,只凭赤手空拳,能够弄成这样已经实属不易了。
  “好俊的武艺,吾乃虎师呼赤泉。来将通名!”
  呼赤泉道。
  “火头军,李秋。”
  李秋淡淡开口。
  能吵吵就尽量别动手,反正也是要拖延时间。
  “火头军?”
  呼赤泉拧了拧眉,还打算多说什么,后边就有一骑跑了过来,凑到他耳边轻语了几句。
  “的确是没必要...”
  呼赤泉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儿,又将目光放在李秋身上,狞笑了一声,还颇有几分惋惜,道:
  “可惜,我家大汗对你不感兴趣!所以...”
  他一挥手,一干早已蓄势待发的铁骑便杀了出去!
  他们要迅速将这个少年击杀,也好给那些守城的士卒一个震慑!
  “轻伤带重伤的离开,其余人断后!”
  李秋果断下令。
  刚才的交战,他们这边也有不少人夺得了兵器,又有马匹,如果组织起来,勉强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好!”
  一干汉子也没有迟疑,分工合作,很快两方的人马又激战到了一起!
  有李秋压阵,就如同有了主心骨,干起仗来也比较有章法,不过这仍旧是一场...
  惨烈的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