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八章:身世之谜!

  自家老爷子隔三差五就往那个小村子跑,并且还一直对那孤儿寡母的多有照顾。
  若非清楚他的为人,加上两家又有了婚约,指不定会有不少人觉得...
  马家还冒出了个私生子!
  马晖、马杨等人也都认为:在李秋身上一定有什么地方,是让老头子极为看重的。
  然而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貌似那小子除了比较傻之外,也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爹,您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马杨一脸疑惑之色,就连马晖也是眉头紧锁。
  “怎么?就一定非得家世不凡,才算是跟咱们马家门当户对?”马老爷子似笑非笑。
  “并非如此!只是希望不要委屈了那丫头。”马晖沉声道。
  马杨也道:“爹,这是两码事!咱们家又何曾看重过身世?这一眨眼都要七八年了,您老还要瞒到什么时候?”
  今晚见过面,他对李秋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起码不会是个傻子!
  至于身世什么的,还真没在乎过!
  但老爷子就喜欢藏着掖着,有什么事也不说,还把他们兄弟几个当小孩子看,这就让人很不满了!
  若真遇着了什么困难,一家人商量着不也就解决了?
  “哈哈,你呀...”
  马老爷子摇头苦笑,没多久又神情复杂,那张老脸上还满是感叹之色:“是呀,你们都长大了。一晃眼,爹也已经老咯...”
  可能在父母的眼中,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浑然不觉,兴许他们早已跟自己一般...
  白发苍苍!
  “我的确不太清楚李秋的身世,有些事情也不用问的太过明白,只要自个心里有数就成了。”
  顿了顿,他又道:“十年多前,独孤家的嫡女逃婚,不知所踪...”
  “这...为何从来没有听人提过的?”马晖有些不解,打断道。
  “家丑不可外扬!”马杨道。
  “没错。”
  马老爷子微微颔首,继续道:“当时我也是听郡丞韦士政提及了一下,也没有在意。”
  “直到后来在杏儿村遇到了李秋他娘,她正独自抚养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
  那时候的大隋还没有乱,天下靖平,马骞也不必忙于公事,在闲暇时就会到处溜达一下,去看望看望昔日的部下。
  杏儿村也有不少是从军里边退下来的,比如孙景!
  “然后爹你就动了恻隐之心,帮了一把?”
  马杨也插了一嘴,又道:“那又是如何发现她就是...”
  “你爹还不瞎!”他白了一眼,没好气道。
  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并且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跑到这种穷乡僻壤来...
  那肯定会格格不入!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的出来!
  至于马老爷子知道的情况比较多一些,自然而然会将这两件事儿联系到一起,再接触多几次,心里边也就有了大概。
  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会插手,跑去告诉独孤家什么的,毕竟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
  也省的狐狸没逮着,还平白惹来了一身骚!
  之后他就对这两母子多有照拂,也算是卖个人情。
  “也不对呀!爹你向来都自视清高,遇到这档子事,大不了让他们衣食无忧便是。为何还要把马媛那丫头给卖了?”
  马杨深锁着眉头,随口就道。
  想不通!
  旁边的马晖也是嘴角一阵抽搐:这老三,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呀!
  “你!”
  马老爷子气的脸都绿了,一脚就踹了上去:“今年你那房若是也还下不来崽儿,老子就大义灭亲!你信不信?”
  “咳!”
  “爹,咱这不是开玩笑吗?您老别计较...”
  马杨的屁股上挨了一脚,也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却也不敢多说什么,讪笑着,装起了鹌鹑。
  刚才他在考虑着事情,不曾想,就来了一个脱口而出...
  闯大祸了!
  马老爷子冷哼一声,也没有多计较,缓缓道,“之所以许下这门亲事,并非是看重了他的身世!”
  “嘿嘿,你们这两个没出息的,到现在还没发现这块璞玉...还说爹老糊涂了?哼!”
  他双眼微眯、神情嘚瑟,而那张皱巴巴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让马杨看着也是打了一个寒颤。
  老头子不会还在想着怎么拾掇他吧?
  “你们两个还记不记得...前些天,有人在城墙上一箭射杀了乌尔?”沉默了一会儿,马骞道。
  “记得!当时我就在场!”
  马晖脸色凝重。
  他也算是军中宿将了,阅历并不算浅,却也从来没有见过那般匪夷所思的一箭。
  “嘶!”
  马杨最先反应过来,还瞪大了眼睛:“爹你的意思是说...”
  “这...”
  他一脸难以置信之色,骇然道:“怎...怎么可能?”
  “哼!怎么不可能?老子以前就有跟你们提过,发现了一个练武奇才!可一个个都不愿听,还嫌老子啰嗦,现在知道后悔了?”
  马老爷子咬牙怒骂,恨铁不成钢。
  但心里边还是很畅快的!
  尤其是见到这两个愣娃子脸上的神情...
  爽!
  其实在婚事还没定下的前几年,他就有跟几个儿子说过李秋的事儿,还一度兴致勃勃,可...
  马晖等人当时本就年轻气盛,听自个老子总在吹嘘一个傻子如何如何了不得,又哪会放在心上?
  毕竟傻子再厉害,不也还是傻子?
  马老爷子总是热脸贴上冷屁股,后来也就懒得再提了,这也包括其他一些事儿。
  这次要不是两人问起,他还真没有说出来的打算!
  马晖也是愕然,那眉头皱地更深了。
  书房内安静了下来,老爷子则是好整以暇地坐着,饶有趣味地看着两人神情的变化。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功夫,这两兄弟才算是稍冷静了些,马杨苦笑道:
  “爹你还有啥事瞒着我的?现在哪怕说我娘还活着,我都信了...”
  “我...”
  马老爷子额头上青筋直冒,过了一会儿又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你娘的确还活着。”
  “真的?”
  马杨眼前一亮。
  “嗯?”马晖也懵了!
  老爷子招了招手:“是呀,你过来!爹只跟你一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