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十四章:跟着他,是你们的造化!

  交给我?
  李秋有点懵。
  那些将士们也都面面相觑,不太清楚老爷子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将军,这...”
  张瑾紧蹙着眉头,同样满脸疑惑之色。
  他追随马老爷子也有十几年了,一直以来都是忠心耿耿,也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可...
  如今要去跟一个傻小子混?
  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他们都是我手下最为精锐的西凉骑,昔日也是战功赫赫、威震一方!可惜如今就只能跟着老头子混吃等死...”
  不少人都是脸色一红!
  作为马老将军的亲卫,也只是表面风光,但其实跟摆设也没什么两样!
  毕竟老爷子也年事已高,鲜少有上战场的机会。
  那这些人可不就是在混日子?
  见李秋不说话,马老爷子又笑了笑:
  “怎么?嫌弃他们久疏战阵,会拖你后腿?亦或者不听你的话,阳奉阴违?这你大可放心!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
  他又虎目一扫,道:“张瑾!从今往后,你们就跟在李秋身边。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他要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必须干什么!能否做到?”
  “能!”
  张瑾脱口而出,很快又面露迟疑之色:“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军令!”
  马老爷子脸板着脸,掷地有声。
  沉吟了一会儿,张瑾拱了拱手,行了一礼:“喏!”
  那百来个将士也都纷纷道:“遵命!”
  马老爷子的脸色这才稍有缓和,道:“不必担心!在这凉州境内,那些蛮子想要我的命,那是痴心妄想!”
  “你们都有一身的本事,若不能在沙场上建功立业,那岂不是浪费了?能够跟在他的身边,那也是你们的造化。”
  这也是实话!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李秋本就武艺高强,有不输项羽、吕布之勇,并且还胸有韬略、重情重义,能跟着他混,的确是一场天大的机遇。
  再交代了几句,马老爷子又望向了李秋,笑吟吟道:
  “好了,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再送你小子一句告诫:在刀口上讨生活,生与死那就是各人的命了,强求不得!毕竟打仗又哪有不死人的?记得想开一些。”
  “好!”
  李秋记下了。
  “期待咱们下次见面!我已经跟你娘商量好了,等这次蛮子大军退了,就给你们两个举办婚事。也好让你娘早点抱孙子!”
  他哈哈大笑。
  李秋闹了个大红脸,颇有些无奈,过了一会儿,又一脸正色,郑重道:
  “老爷子,保重!”
  “你也照顾好自己!”
  马老爷子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着:“我会亲手把信交到你娘手上,并且接她去凉州。你只管放心就是!”
  两人又再闲唠了几句,马骞便翻身上马,领着剩下的数十骑,往远处疾驰而去。
  “多事之秋...”
  望着那道离去的苍老背影,李秋目光深沉,长叹了一口气。
  下次见面又会是什么时候?
  他真的不清楚。
  甚至这也有可能会是见的最后一面!在这个动荡的年头:明天跟意外,往往是意外最先到来。
  而望着眼前这个名声不算多好的少年,张瑾的心里边也是五味杂陈。
  这一百来号人好歹也是无比精锐的西凉铁骑,纵是在敌阵中杀个七进七出也不在话下!
  为何在老将军的眼中:他们反而成为倒贴的了?
  想不通!
  “张叔,你们先去安顿下来。有什么事之后再说。”李秋吩咐道。
  “好!”
  张瑾那也是利落洒脱的性子,领着一干手下就往营内走去。
  “卧槽!那瓜娃子,怕不是冻坏了!”
  忽的,李秋想到了什么,一拍额头,认了下方向,便小跑了过去...
  两人骑了大半天的马,李秋也顺带试了一下箭法,还打了不少猎物,不过二牛的兴致一直不怎么高。
  这愣怂有别的心事儿!
  晚上。
  军帐内。
  二牛连饭都没有吃,早早就躺下了,半响儿也不见动弹。
  李秋则是去看望了一下张瑾等人,在回来后也是一屁股坐下,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百西凉铁骑,每一个还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这肯定能派上大用场!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纵是一个人再勇猛都好,也不能像马家老三那般,孤身一人,跟个铁头娃似的,就往敌阵里扎。
  那是嫌命长,只有匹夫之勇!
  一般来说,哪怕是秦琼、尉迟老子这些猛将,在干‘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这种事的时候,身边都会跟着一队亲随。
  一行人结成战阵,如同一把无比锋利的刀子,狠狠扎进敌阵,将敌将斩杀之后,再重新撕开一道口子,从容离去...
  明天得好好练练战阵,磨合一下!
  李秋有了决定!
  ‘呼~’
  就在这时,一道寒风灌入,却是那门帘被撩开,孙老头儿手里拎着个酒坛子,走了进来。
  “他回去了?”
  老孙一脸复杂之色。
  “回凉州了。”李秋点头。
  “来,陪老子喝酒。”
  孙景也是一屁股坐下。
  “哼!”
  二牛的冷哼声响起。
  这瓜娃子正躺得好好的,却被冷风吹了又吹,一连打了好几个激灵,还听到了吵吵声,心里很是不满!
  “瓜怂,别睡了!快来,陪你孙爷爷喝酒!”老孙吆喝道。
  “俺不喝!你们大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他把被子盖过头顶。
  “不就是你爹跑到战场上去了吗?这算得了啥事?你老子来这里,不就是这个目的?”
  孙景满不在乎。
  嗯?
  张虎也去了?
  李秋眉头微皱:合着这傻小子是在生闷气!
  “他是被人怂恿的!你...你们一个个的...要去战场上,去就去呗...凭啥老是拉上俺爹!”
  二牛还带着哭腔,嘴里骂骂咧咧:
  “坏人!都是坏人...”
  ...
  军帐外。
  借着昏暗的火把,能够见着有两道矗立的人影,听着二牛的哭声,张虎也是一脸复杂之色。
  “杀了几个?”老村长道。
  “三儿。”张虎苦笑。
  “受伤了?”
  “久疏战阵,一个不小心,手臂上挨了蛮子一刀!所幸伤口也不算大,不碍事儿。”
  “到了战场上就专心一些,不要记挂二牛。这儿还有我们看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