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十二章:马媛来了!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李秋跟二牛也就十来岁,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很快就将那满满三大桌子的菜肴席卷一空。
  两人又将几张小案桌都给搬开,身下还放着软软的坐垫,随即便舒舒服服躺了上去。
  爽!
  二牛时不时打个饱嗝,手也在不断揉着肚皮,一脸满足,傻笑着:
  “饱了!这回是真吃不下了...嘿嘿!”
  隔壁营帐的酒、估摸着也喝得差不多了,好几人都说起了胡话,也有一些人在絮絮叨叨着那些八卦的事儿。
  无非就是一些奇闻异事、小道消息等,大多都是以讹传讹,也做不得真。权当拿来充当一下谈资罢了!
  李秋则是翘着二郎腿,听的津津有味!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边兴许是有人喝高了,动静也变得大了许多,好似还在耍着酒疯,最后又失声痛哭着:
  “乌尔,那个畜生...”
  “终于...终于死了呀!”
  “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
  许是憋了很久,他又大声狂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声音哽咽,咬牙切齿:
  “虎子,你们可知老梁...老梁是怎么死的?”
  “他那支斥候队就没有一人回来!一个都没!都死的惨呀!”
  “梁叔是咱隔壁村的,为人...挺好的。当初还想让俺认他做干爹哩!”二牛缓缓说着,眼眶却也有些湿润了。
  “老梁就是被乌尔这个畜生抓住的,还押到了咱们城下!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硬是这样被一刀、一刀...”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泪流满面、好似极为痛苦,不少人也是长叹了一口气,纷纷出言安慰着。
  好一会儿,那人才收拾了一下心情,道:
  “老梁也是个汉子,纵是被那畜生剐了百来刀,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就剩下骨头渣子了,愣是没哼一声...”
  “来,敬他!”杨大哥道。
  “干了!”
  其余人也纷纷端起了酒碗...
  趁着醉意,好几人也在纷纷说着早已压抑许久的心事,甚至一度都极为失态,掀桌子、摔酒碗、乃至是动手打人,乱成了一团!
  李秋的心情也比较复杂。
  战争,永远都是残酷的!
  这些人的精神也一直在紧绷着,好不容易能够歇一会儿、松口气了,那肯定需要大肆宣泄一番,要不然很容易出事。
  再坚强的人,终究也会有脆弱的一面!
  之后...
  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如今仅仅也只是需要发泄一下罢了!
  正如他今日将乌尔射杀,当时的确有几分不适应,甚至是浑浑噩噩,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但现在...
  呵!
  杀了也就杀了!
  一个畜生,为何杀不得?
  况且在战场上本就需要拼个你死我活!
  不知不觉,就连李秋也没有发现:他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
  二牛不声不响已经睡了下去,在他眼角还有泪水划过的痕迹。
  这个看似憨傻的瓜娃子,其实也很懂事的,心里边也比谁都亮堂着:
  倘若他爹经常跑到战场上去,怕是有一天也会变成那冰冷的尸体,沦为别人口里的谈资。
  但又不得不去!
  大唐初立,国力自然还没有那么强盛,那在周边蛮子的嘴中,无异于是一块肥肉。
  而生活在这西陲边境,老百姓们又谈何能够安居乐业?
  为了让一大家子能够活下去,到沙场上杀敌立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也不知该说你傻还是天真...”
  李秋苦笑。
  这瓜娃子无非就是想替他爹上战场,但终究还是太瘦小了些,一是因为年纪不大,第二则是营养也没有跟上。
  不像李秋,小时候顿顿都有肉吃,那个头也是蹭蹭蹭就往上涨,孔武有力,才十来岁身体就已经完全长开了。
  而像二牛这般的,跑到战场上去兴许连炮灰都算不上!
  被人一脚就给蹬趴下了!
  摇了摇头,李秋将边上的被子取下,再帮二牛盖好,又将火堆熄灭,把炭盆放到了一处通风口。
  将这些都鼓捣好后,这才一咕噜躺回了被窝中。
  身为军校生,他还真没学过多少有关冷兵器时代战争的知识,兴许一些战略、战术什么的能派得上用场,还有就是练兵、带兵等。
  但关键是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毕竟那时候学的也只是理论,这都还没有付诸实践过,就跑到这疙瘩儿来了。
  不过李秋心里边也清楚:一味地生搬硬套那些理论,不知道灵活变通,多半是要凉凉,那不就害人害己了?
  并且那些太前卫的知识,也未必就适合这个时代!
  这种事儿也急不来!
  ...
  乌尔的死倒是让那些蛮子消停了下来,玉门关的将士也过了几天的安生日子,李秋则是继续教着二牛枪法。
  这些可都是保命的手段,这瓜娃子学的也很认真,倒是让他省了不少的事儿。
  这种日子过的既紧张又闲适!
  而在不知不觉中,年关将至,从当前的局势来说,大伙儿怕是都得留在这儿过年了。
  就在这天,李秋躺在雪地上烤火时,孙景却是气喘吁吁跑了过来,隔了老远,就骂骂咧咧:
  “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可让老子找了好久!真是不省心的玩意儿,迟早扎死了算逑。”
  “哟?”
  离近一些,他注意到了还在挥舞长枪的二牛,看了一会儿,笑道:
  “这瓜怂,鼓捣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嘛!”
  二牛才懒得理会,只是瞥了一眼,就继续练着枪式。
  “啧啧啧!”
  这老头儿竟直接就看了起来,还在旁边时不时指手画脚,捏着胡须,一副高人的模样,浑然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李秋伸了个懒腰,道:“啥事呀?急急忙忙的...”
  “也没啥,就是你婆娘来了。说要见你。”老孙漫不经心道。
  “撒子?”
  李秋愣了愣。
  这挨千刀的...
  刚才说的是‘你婆娘来了’,还是‘你娘来了’?这一字之差,区别可大着!
  绝对是故意的!
  “哎呀,就是你媳妇儿!这还年纪轻轻的,怎么耳朵就不好使了?这是病!要不要回去后给你扎几针试试?”
  老孙来了兴趣,两眼放光。
  “呵!”
  李秋冷笑,稍稍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回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