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十四章:难得的宁静!

  没有叨叨多久,张瑾便从队伍中唤出了二三十人,准备将这些蛮子带下去...
  慢慢炮制!
  这一幕着实让不少蛮子吓尿了!
  有一些更是恶向胆边生,想要‘奋起’反抗、鼓捣点事儿出来,可惜刚要有所动作就被打趴下了,倒在地上直哼唧。
  “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还有事没说!”
  “饶了我...”
  ...
  巴格也在做着垂死挣扎,想要挣脱束缚,还不断大喊大叫,做着无用之功。
  幸存下来的村民们就站在篝火旁,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
  对于畜生,不需要过多的怜悯!
  死亡,就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恩赐!
  一行人缓缓往黑暗中走去,不少眼中还散发着幽光的老百姓也跟在了后边...
  李秋见到这一幕也没有阻止,只是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压抑地太久,倘若不能在沉默中爆发,兴许就会在沉默中消亡。
  不过也别忘了...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你!
  也只能希望这些人,能够早些从阴影中走出,不会与黑暗纠缠太久。
  静谧的夜幕中,一道道无比凄厉的惨叫、求饶、哀嚎声从一个角落中响起,此起彼伏。
  使人听着也是不寒而栗!
  “啧...”
  望着就在跟前站着的李秋,张虎、王苗等人的眼中也满是复杂之色。
  好歹也是同一个村的,他们更是打小看着这个臭小子长大,但这会儿多少也有几分陌生之感。
  杀伐果断、武艺高强,隐隐有几分少年大将军的模样!
  跟以前那个只会凭一股蛮力揍人的二傻子,有着天壤之别!
  “怎么了?”
  李秋挑了挑眉。
  “没...”
  这些人都是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胡子拉碴的大汉、伍良等人一想到前些天在火头军营地时,还想着要把这小子绑起来...
  再吊着打的!
  就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
  亲娘嘞!
  得亏当时犹豫了下,没有听孙老头儿的瞎忽悠,要不然究竟会是谁收拾谁...
  心里能没点数?
  忙活了一晚上,大伙儿又累又困,暂时来说,村子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拿来歇歇脚也是可以的。
  众人又忙碌了起来,把地面上的尸体都挪腾开,再把沾着血迹的雪清理一番,便准备弄点吃食,垫吧垫吧肚子...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李秋则是走了回去,坐在丫丫的身边。
  这小丫头正在美滋滋嚼着牛肉干,一边还在喂老人吃着东西,小脸蛋上满是笑容。
  这一幕看着还是挺温馨的!
  “大哥哥,吃...”
  她扬了扬小手,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也弯成了月牙状,还有些怯生生,奶声奶气道。
  看着那块被咬了一小口的肉干,李秋也没有嫌弃,微微一笑,张开了嘴...
  “嘻嘻嘻~”
  丫丫更是高兴,将肉干放到他的嘴中,笑容满面,更是用小手捏了捏他的鼻子,随即又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开始了碎碎念:
  “这个好好吃哦!可惜太硬了,爷爷嚼不动...”
  “咯咯~”
  “大哥哥,你有没有媳妇的?如果没有,等丫丫长大了,就嫁给你好不好?丫丫很乖的,会洗衣做饭...”
  ...
  她在掰着小手手,一脸天真地说着。
  李秋也不厌其烦,跟她说着话,只不过对于有些问题,还是颇为无语的。
  这丫头,人小鬼大!
  大伙儿围坐在篝火旁,烤起了肉,耳边仍旧萦绕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哀嚎...
  那些蛮子应当是在遭受最为严厉的酷刑!
  “二牛,跟你杨叔说说,那天射杀乌尔的...”
  杨成哲凑到二牛的身边,道。
  “除了秋哥儿还能有谁?当时俺也在城墙上,可是亲眼见着的。你们一个个的还说俺傻?哼哼!”
  二牛的小眼神中还满是鄙夷,言外之意很是明显。
  究竟是谁傻,心里没点逼数的吗?
  杨成哲嘴角一阵抽搐。
  自个让一个傻小子给鄙夷了?
  什么世道!
  强忍着把这瓜怂摁在地上摩擦一顿的冲动,看着不远处谈笑风生的少年,老杨心里边早已经是翻江倒海。
  真的是他?!
  刚才李秋一马当先,率先就往这边冲来!
  远远就见到他捻弓搭箭,杨成哲还满是疑惑,不晓得这小子想做什么...
  直到赶过来时,见着地面上的情形,他好像悟了!
  但终究也只是猜测!
  这会儿从二牛的口中得到确认,他又如何还能够淡定?
  杨成哲的眼中又充满了炽热,他相信这件事如果传回去,在军中肯定能掀起一番波澜!
  而他,作为亲眼见证者,也能平白增添不少谈资。
  这一波出来不亏!
  至于其余人,望着那个跟小女孩谈笑风生的身影,一个个是各有心思。
  ...
  夜已经很深了,天边都隐约泛起了一抹鱼肚白,那一道道惨叫声也渐渐变得微弱。
  整个村子又恢复了宁静,唯有那仍旧在不远处呼啸着的风声,以及若隐若现的一声哀鸣...
  仿若在述说着发生在这儿的血腥!
  丫丫好像对李秋也极为依恋,就连在睡觉的时候,一只小手儿也要紧紧攥着他的衣袖,生怕一睁开眼,就再也见不到似的。
  对此李秋当然也不会说什么,对于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小小年纪又历经了不少磨难,心里边难免会有几分怜惜。
  毕竟在她这个年纪,应当过的无忧无虑才对!
  “大哥哥...”
  这妮子还砸吧着小嘴儿,发出梦呓声,也不晓得是梦见了什么。
  “将军,多有叨扰,抱歉了。”
  老人也还没有睡着,那双浑浊的老眼中满是歉意,小声道。
  “没事儿!天色也不早了,老人家你还是快些睡。明天还得赶路。”
  李秋笑了笑。
  “欸!好,好!”
  他忙不迭点头,闭上了眼。
  “噼啪~”
  柴火还在烧着,发出细微的声响,望着那片璀璨、静谧的夜空,李秋也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实话实说,杀人于他而言...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就宛若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在他踏上沙场的那一刹那,一切,都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