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五章:一不小心就抽上去了!

  耍着耍着就断了?
  不少牲口都是目露沉思之色,然后...
  二牛他爹随手就抄起了一根碗口粗的棍子!
  耍断了!
  嬉耍、弄断...
  那还不是贪玩糟蹋东西?
  也没有人能想到,这个瓜娃子口中的‘耍’,指的是正经的‘耍’。
  “爹!你...你这是做撒子?”
  二牛尽管看上去呆呆的,但在关键时候却一点儿也不含糊,迅速将耷拉着的鼻涕给吸了回去...
  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那叫一个干脆!
  “楞怂,给老子站住!”
  二牛他爹似乎也习以为常,吹胡子瞪眼,还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就追了上去。
  李秋本来想着开口解释一下,就见到二牛正踩着魔鬼的步伐,很有灵性地左闪右避!
  尽管是背对着,但每次在那棍子即将跟屁股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他就会轻轻这么一扭,堪堪躲了过去!
  “卧槽!以后谁再说这小兔崽子傻,我跟他急!”
  李秋惊呆了,脱口而出!
  其余人也是一脸无语,还狐疑地瞥了他一眼。
  从一个傻子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咋觉得就那么别扭呢?
  见着这帮禽兽的小眼神,李秋也是满脑门黑线!
  哼!
  迟早把你们一个个吊起来打!
  “整日就知道瞎胡闹,也不晓得安分些?”老村长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说归说,倒也没过多的追究,毕竟这臭小子也算是大病初愈,至于惩罚什么的...
  二牛不是正在挨揍吗?
  这也就成了!
  杀鸡儆猴!
  “这娃...兴许又是犯病了,还是赶快拿下!也好让老头子扎几针!”老孙使了使眼色,贱兮兮笑着。
  好几个牲口闻言都是眼前一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不过碍于这小子的暴脾气、蛮力跟往日的淫威...
  一个个都不愿充当那出头鸟!
  孙景也撇了撇老嘴儿。
  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没啥戏了!
  犹豫就会败北!
  晚上,营帐内。
  屁股被狠狠蹂躏了一番的二牛在被褥上趴着,小声地啜泣,声音那叫一个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偏偏老孙还是个混账性子!
  在给这小兔崽子上完药之后,他那张皱巴巴的老脸上也有一朵菊花悄然绽放,举起了那只枯瘦的爪子...
  “啪!”
  好大一声脆响!
  “嘎哈呀?”
  李秋正坐在软垫上,美滋滋吃着东西,听到这动静也是抬起头,望了过去。
  就见到二牛大张着嘴儿,整个人都愣住了,目光呆滞,好似在怀疑着人生!
  良久!
  “啊!”
  一道无比凄厉的惨叫声传出!
  只是一会儿,那门帘就被撩开,好几个壮汉也在第一时间冲了进来,满脸不善之色,目光顺势就放在了李秋身上。
  他们还以为这刺头又闹起来了!
  天了噜,夭寿了!
  李秋见识不妙,三下五除二就将手中的胡饼解决掉,再从原地弹起,后撤了一大步,全神戒备。
  只要稍有不对,他绝对会悍然出手,先把这几个麻瓜打趴下再说!
  “你个天杀的在做什么?”
  还是二牛他爹先反应了过来,因为他看到哭哭啼啼的二牛屁股上,正放着老孙的手!
  这不就尴尬了?
  “咳!”
  孙老头儿咳嗽了两声,一脸讪讪之色,迅速将手抽回,就想着先把锅甩出去,不料李秋先开口了:
  “呸,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种人!唉,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一边说着,他还摇头叹气,一副痛心疾首、老气横秋的模样,这让老孙看的也很懵。
  我?我怎么了?
  哪种人?
  “哦...原来是这样!”
  很快,有人脸上也露出了恍然之色,望着孙景的小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鄙夷。
  淬!老不羞的!
  真相究竟如何,其实并不重要...
  大伙儿都是知根知底的乡里乡亲,见着刚才那一幕,多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之所以这般,图的也只是一个调侃,乐呵乐呵!
  反正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能见着他吃瘪?
  喜闻乐见!
  老孙也明白了过来,嘴角一阵抽搐,直恨不得将鞋底子抽出来,再狠狠扇在那小子的脸上!
  “年纪大了,手滑,手滑!一不小心就抽上去了。”
  他脸不红气不喘,淡淡说着,又不徐不疾将东西一一收拾好,再放回药箱里边,缓缓踱步出去。
  等身影迈入夜幕之中,这才快速迈着老寒腿,扯着大步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老脸都要丢光了!
  “你呀...”
  老村长也摇了摇头,无奈地笑着,随即又挥了挥手,将还在不断涌来的吃瓜群众驱散,再对李秋嘱咐多几句后,便带着二牛他爹走了出去。
  营帐内再度安静下来!
  外边还在忙活,今儿前方打了个小胜仗,那肯定要好好贺一贺的,火头军不得多准备一些酒菜?
  李秋又坐了下去,埋头对付起了小桌子上的吃食,二牛也没有再哭了,却是一脸幽怨之色:
  “秋哥儿,今天你也不拦着些?”
  “拦?怎么拦?把你爹揍一顿?”
  二牛:“...”
  “可...把实情说出来,俺也就不用挨揍了。”他揉了揉屁股,小脸蛋上还有几分郁闷。
  李秋抬起了头:“谁信?”
  在练习枪招的时候,由于那长枪不堪重负,都还没耍完就裂开了...
  以为这是纸糊的?!
  毕竟在以前傻子李秋也没怎么展露过实力,因为对付村子里那帮牲口,光凭一身的蛮力也就够了,哪用得着整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大伙儿也都知道这小子很强,但究竟有多厉害,那也没什么概念。
  要不然再重新演示一遍,他是如何徒手裂长枪的?
  也不嫌累得慌!
  况且能不能成还两说...
  “好了!挨揍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你被从小打到大,这身子骨不是更结实了?皮糙肉厚的...”
  李秋振振有词,还在可劲儿忽悠:
  “我跟你说!要想揍人,那你就得先学会如何挨揍,晓得伐?!这样以后你跑到战场上去了,谁又能砍到你?那个谁就曾经说过...”
  ...
  他还在侃侃而谈、口若悬河,二牛却撇了撇嘴,有气无力地趴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这瓜娃子才好像想起了什么,打断道:
  “傻...咳!秋哥儿,在你昏迷的时候,你那媳妇儿来看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