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六章:五叔可疼你了!

  大伙儿都是分席而坐,每人的屁股下有一个坐垫,在跟前还摆放着一张小案桌,上边放着的就是各种吃食。
  总的来说,宴席并不会有多铺张浪费,都是一些寻常的菜色,只不过多了几样瓜果蔬菜。
  水果就有葡萄、酥梨、黄果,香脆多汁、酸甜可口。
  至于蔬菜看上去也不咋地,蔫不拉几的,还有些发黄,口感绵软,一点儿也不爽脆。
  应该也是刚从冰窖里拿出的!
  毕竟寒冬腊月,哪怕是大户人家都很难吃得到蔬菜,更别提还得是新鲜的了。
  估摸着也只有在皇宫里头,才能吃上那么几口!
  每人桌上都有一小碗金黄璀璨的粟米饭,上边还点缀着不少果脯、牛肉干等,香气腾腾、色泽诱人。
  菜肴之中还是以肉食为主!
  羊肉、鹿肉、熊肉、鱼...
  种类繁多!
  兴许是等的太久,大伙儿也早都饿了,一个个也没有多叨叨什么,都在埋头吃了起来。
  屋内烧着地龙,还有几个炭盆放在了通风口处,暖烘烘的,李秋也觉得有些热了,将大氅脱去,放到了一边。
  这次跑来将军府,有老爷子压阵,并不会遇到想象中的麻烦。其余人对他的态度还算不错,哪怕马媛她娘也是满面笑容。
  唯独老五一直都是一脸便秘的模样,望着李秋的眼神,活脱脱就跟在看着一头猪那般。
  毕竟自家的白菜就让这头猪给拱了,能有好脸色?
  趁着老爷子没注意的时候,马杰又冲他瞅多了几眼,那眼神中多少带着几分桀骜与挑衅。
  就宛若要寻个机会,好好揍他一顿!
  李秋哑然失笑,也没有在意。
  这种人他可见的多了:自命不凡、桀骜不驯,一般情况下,只需要狠狠收拾一顿,那也就老实了。
  迟早把他吊起来打!
  忽的,小胖子从他老娘的手上挣脱了出来,在地上遛着小鸟儿,一溜烟儿就爬到了李秋跟马媛之间。
  “呐呐...”
  他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小手儿指了指,嘴里边咿咿呀呀的,也不晓得在说些什么。
  一副萌萌哒的样子!
  不过这厮却是撅着个小屁股,在李秋的眼前来回晃悠着,扭来扭去、扭来扭去...
  多可爱的小鬼头,早晚有一天得祸祸一顿!
  李秋也是脸色一黑,强忍住了一巴掌猛呼过去、好好舒服一下的冲动,眼观鼻、鼻观心,权当没看见。
  眼不见心不烦!
  “咳!”
  马老爷子轻咳了一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一会儿,马晖更是板着张脸,面有愠色。
  “噫?”
  马志挠了挠小脑袋,又瞅了一眼屋内,小脸蛋上还满是疑惑之色,浑然不觉自个差点没被吊起来打。
  “不准吃太多!”
  马媛开口了,还恶狠狠瞪了这小兔崽子一眼,将手边的那一小碗粟米饭递了过去,又顺手捏了一把他那肉嘟嘟的脸,不动声色地...
  就将其给摁到了地上,让这臭弟弟一屁股坐好!
  “咯咯咯!”
  小胖子也很是高兴、眉开眼笑,‘吸溜~’了一下口水,目光始终都放在那碗粟米饭,还用胖乎乎的小手小心端着,美滋滋就吃了起来。
  吧唧吧唧~
  李秋面不改色,细嚼慢咽着...
  不得不说,这熊孩子就不是能待得住的主儿,三下五除二就将手里的东西吃完了,又贼眉鼠眼地东张西望着。
  没有多久,他眼前就是一亮,四肢着地,速度极快地爬着,悄无声息往他五叔的方向摸去。
  对于这么一个不消停的玩意儿,其余人似乎也颇为无奈,不过也习以为常,一个个都在继续闷声吃着,并没有理会。
  就仿佛没见到一般!
  李秋总觉得...
  这倒霉孩子肯定还会鼓捣出什么幺蛾子来!
  果不其然!
  老五正对付着坛里的美酒,还在大口大口地吃着菜,好不痛快,压根就没注意到小胖子溜了过来。
  也有可能是喝的太多,反应比较迟钝了。
  吃着吃着,他就拿起了那碗粟米饭,扒拉进了嘴里边,霎时间,好不容易才爬了过去的马志愣住了!
  那双圆溜溜的大眼中还满是委屈之色!
  “小...小兔崽子,你啥时候跑过来的,怎么了?”马杰一脸疑惑,口中还含着饭,说话也含糊不清。
  “呐...”
  小胖子用小手点了点那个空空如也的碗,小嘴儿一瘪,就大声哭了起来。
  “这是粟米饭?哎呀,我给忘了!”
  “tui!”
  马杰喝得也有些迷糊了,恍然大悟,将嚼了几口的饭吐回碗中,还打了个酒嗝,就递了过去,一脸醉醺醺之色,笑道:
  “给!五叔可最疼你了,还帮你嚼碎了。吃吧!”
  全场寂静!
  马老爷子的额头上也是青筋直冒,但碍于这大过年的,又有李秋这个客人在,也不好发作。
  “唔?”
  那熊孩子见着这一幕,反倒停下了哭闹,小脸蛋上还满是愤愤然之色,就往马杰的身上爬去。
  气急败坏!
  “嘿嘿嘿!还是五叔疼你吧?来,让叔捏捏...”
  马杰乐呵呵笑着,应该是喝醉了的缘故,酒壮怂人胆,一把就将这个大侄子抱在了怀中。
  “完犊子...”李秋咽了咽口水。
  这小胖子那么鸡贼、腹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不管从哪个角度去想,这会儿肯定都在憋着什么坏儿!
  如果他是马杰,那绝对有多远跑多远...
  老五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还挺乐呵的,又蹂躏起了熊孩子的脸,其余人都是脸色微变,但也没有阻止。
  反倒看起了热闹!
  “哼!”
  马志还一脸不情愿之色,气鼓鼓的,一言不发,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憋大招的架势。
  很快,他的小脸蛋就涨的有些微红!
  “噗~”
  一道‘芬芳四溢’的声音响起,小胖子的小脸蛋上还有几分销魂之色,浑身都好似松了一口气。
  舒服了!
  “嘛玩意儿,这么臭?”
  五叔还在把玩着,没多久就紧锁着眉头,疑惑道。
  “哇!”
  熊孩子已经是大哭了起来!
  “你...你个小兔崽子,竟然在老子身上拉屎?”
  老五可算是反应了过来,顷刻间,那酒意也醒了一大半,脸都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