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章:边关的年味儿!

  二牛的眼中还掠过一抹惊惧,身子也在微微颤抖着,这怂样让李秋看得也是一阵无语。
  “有啥好怕的?都是两肩膀扛着一脑袋!一刀子下去,还不是照样安排得明明白白?”
  “就你这样还想当大将军呢?畏畏缩缩的,哪怕到了战场上,那也只有等着挨砍的份儿!”
  他白了一眼,没好气道。
  “胡...胡说!俺才不是怕哩!俺只是想起来,村子的梁伯就是被吃了,小时候他还抱过俺的...”
  二牛的语气中还有几分伤感,垂头丧气。
  “梁伯?”李秋拧了拧眉。
  “是呀!也就是狗蛋他爹!几年前跑去甘州投军,后来就再没了音讯。听说就是被...”
  顿了顿,二牛又道:
  “俺娘那段时间可没少拿这事儿吓唬俺。那帮蛮子,凶残着!”
  “没事。到时候多杀几个蛮子,报仇了不就成了?我可跟你说,往往在战场上越怕死的,死的也就越快!”
  李秋告诫。
  “俺知道,俺又不傻!”
  二牛撇了撇嘴儿,神情仍旧有些沮丧,很快又闷声不说话,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
  翌日。
  大过年的,这一大清早,大营内就已经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更有阵阵‘噼里啪啦~’的爆竿声从城里边传了过来。
  很是喜庆!
  倘若家就在玉门关这边的,可以回去吃个团圆饭,至于其余的将士,除了要在城墙上轮值的外,都能有半天的假期,能够好好去逛一逛。
  火头军营地还是比较忙碌的,毕竟要准备数万将士过年用的吃食,不过李秋跟二牛的手头上也没什么要做的。
  依着老村长的说法就是:这两个小兔崽子不瞎捣蛋就算不错了,还能指望啥?
  他到了军帐中,直接就丢给李秋一个钱袋子,道:
  “成天窝在这破地方像什么话?今儿过年,城里边也热闹着。你们两个过去凑凑热闹也好!”
  “啊?撒子?”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老村长就翻了个白眼,道:
  “好了,除旧迎新!这里也需要打扫一下,就别杵在这儿傻愣着了!还不快去?”
  “滚滚滚,别碍事!”
  二牛他爹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还给了二牛十几枚铜钱,道:“见着什么好吃的,该吃就吃。莫要馋坏了!”
  其余几人也笑骂道:
  “嘿嘿!二牛呀,到了大街上记得多留意一下,瞅瞅有没有瞧上眼的。到时候二叔带你去上门提亲!”
  “还是你个臭小子也是!下午就要去将军府了,记得好生挑个礼物,不要失了礼数!”
  “快走快走!”
  在这些人的催促下,李秋跟二牛被赶出了营帐,还没走多远,老孙就舔着张老脸追了出来,咧着嘴儿道:
  “你们两个瓜怂不识路,见识太少。让老头子来带带你们!”
  他贱兮兮笑着,也想跟着偷溜出去,但还没跑几步,就被冲出来的几个大汉给架住了:
  “孙叔,你这好歹也是一大把年纪了!瞎凑什么热闹?”
  “莫错!还有几十头羊要杀哩,又怎能少得了您这操刀的大师傅?”
  “直娘贼!你们这几个棒槌,快把老子放下!老子要去干大事!”
  “哈哈哈哈!”
  几人架着孙老头儿就往回走。
  雪地上还回荡着孙景气急败坏的声音,以及好几道爽朗的笑声!
  ...
  往前走了好一会儿,吹着呼啸的冷风,二牛不由吸了吸鼻涕,整个人都是懵圈的,欲哭无泪:
  “秋哥儿,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俺是谁?俺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大过年的,他还在美滋滋地耍着花式鼻涕,本来打算今晚露两手的,就这样被赶出去了?
  “就到处逛一逛呗!好歹也来了这么久了,还没去城里好好见识一下,走着!”
  掂量了一下那个钱袋子,沉甸甸的,李秋心里也有一阵暖意浮现,随即便认了个方向,大步就迈了过去。
  “等等俺!”
  二牛哈了一口气,紧随其后。
  ...
  这玉门关也不算大,虽说是大唐的西大门,但并没有多繁荣,好似还隐隐笼罩着那么一些苍凉、冷清。
  其实这儿也曾经繁华过!
  北面有一座大山横亘在天际之间,那山前还有疏勒河的河水缓缓流过,载着顺流而下的船只,大多都是商船,熙熙攘攘。
  晴空万里、鸿雁高飞;旷野的驼铃也无比悦耳,商旅络绎不绝,人群更是川流不息...
  可惜那一幕幕盛景都成为了过往!
  随着大汉的覆灭,也断绝了跟西域的来往,丝绸之路被废弃,这座边关很快就没落了下去。
  直到马老爷子坐镇西凉后,才重新经略起了玉门关跟阳关,将其打造成两座边塞。
  好歹也让西陲的老百姓有了些许的保障!
  ...
  李秋跟二牛很快就到了城内,走在大街上,在这儿溜达的人还是挺多的。
  兴许是为了能让将士们过个好年,好一些店家都有开门,在街道两边的小摊档也有不少。
  人声鼎沸、分外喧嚣!
  年味儿很足!
  那灶下的柴火还在不断跳跃着、明亮温暖,驱散了行人不少的寒意;蒸笼里热气腾腾的白气也在往上冒,散发着阵阵香气!
  有刚出炉的芝麻胡饼、金黄酥亮;带馅的蒸饼一咬下去满嘴流油,唇齿留香;那大肉混沌还在酸汤里翻滚着,晶莹剔透、皮薄馅厚...
  “吸溜~”
  二牛咽了咽口水,垂涎欲滴。
  “你爹不是给了你钱吗?咱们找个店吃点东西,正好吃早饭。”李秋道。
  二牛沉默了,半响儿才尴尬地笑了笑,闷声道:“秋...秋哥儿,要不你去吃呗?俺先到处逛一逛!”
  “怎么?你不饿?”李秋有点疑惑。
  “不...不饿...”
  他刚开口,肚子就‘咕噜噜~’响了起来,又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钱他是舍不得用的。
  其实他已经攒了好久的钱,只要再攒多一些,就能给他娘买个小首饰。他娘,还从来没有戴过首饰...
  “哎呀,秋哥儿!你快去呗!俺就在这附近随便走走,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不。”
  二牛催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