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五十七章:来了,他来了!

  “玉门关...已经丢了!你让他能带走多少人...就带走多少!退回到沙州去,把这里发生的事儿,告诉老头子...”
  马晖额头上还遍布着细密的汗珠,颇有些吃力,嘱咐着。
  李轨一脉不能完全信任,得让凉州提前做好准备,起码也得有所防范!
  “爹,没有办法了吗?我可以带你杀出去!”
  马媛凝声道。
  “你呀...”
  他苦涩笑了笑,摇头道:“他们的目标是我!只要我不死,你们不可能会有生机的。”
  “大哥哥...大哥哥他一定会来的!”
  小丫丫冒了出来,还挥舞着小手手,纵是看着还有几分怯生生的,仍旧信誓旦旦。
  马媛深深看了她一眼,也点头道:
  “没错,我也相信他!”
  “唉...”
  马晖叹了一口气,沉吟了一会儿,又道:“凡事不能靠别人,得做好两手准备。若...真到了最危急的时刻,玉门关这两三万条性命...”
  “就都交给你了!”
  ...
  “轰!”
  终于,一声巨响传出!
  府门终究还是被乱军攻破了!
  “不...不好!”
  “快退!”
  “你们这帮乱臣贼子!”
  前院响起了一阵阵嘈杂的脚步声,更有一阵阵怒吼响彻天际,待在正堂上的人也是心里一沉。
  更为惨烈的搏杀就要展开!
  “沙沙沙!”
  王均也领着剩下的几十人退了回来,守在了门口,外边还有大量的火把在挥舞着...
  将这儿围得水泄不通!
  “来,扶...扶我出去!我倒是想看看,这些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马晖极为恼怒,还挣扎着就要站起,周管事以及那几个家将也忙不迭上前去搀扶。
  一行人拥到了门前!
  当见到脸色极差,看上去就跟病秧子差不多,甚至连站都站不稳的马晖时,有一小部分围攻将军府的士卒...
  也是愣在了原地!
  其实真正参与叛乱的将士并没有那么多,好一些都是受了蒙蔽,又没有一个主心骨,才乱成了一团。
  玉门关的防务也形同虚设!
  但都到了这时候,这些家伙也是骑虎难下,只能随大势!
  两边一时间陷入了对峙之中,许靖忠几个贼首也缓缓踱步到了前面。
  “马将军,别来无恙呀?”
  李逸嘴角轻扬,淡淡道。
  “哼!李逸...我自问也待你不薄!在当年清算时,老头子更是拼命护住了你那一脉。为何偏偏要...”
  马晖恨地牙痒痒。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被自己人捅了刀子!
  “为何?呵...”
  李逸的眸光无比冷淡,狂笑不止,道:
  “当初我李家得势时,可没少帮助过你们马家!可后来呢?大凉一朝国灭,树倒猢狲散...”
  “让你爹去救我娘,那老不死的始终都无动于衷!那年更是当众拒绝了克儿的婚事,还将马媛许配给一个傻子?”
  “哈哈哈!何其可笑?!”
  “定是看我们失势,就以为好欺负!这都是你们马家欠下的!”
  李逸的家族,本来就是凉帝李轨的本家,在西凉建立政权的那几年,也堪称是他们家族最为风光的时候。
  后来...
  大唐攻破了凉州,也掀起了一场清算!
  李逸他娘跟李轨关系匪浅,当然也难逃一死,像这种事马老爷子能瞎掺和进去?
  至于李逸也有个儿子,当年还想跟马家联姻来着,只不过...
  “帮助?各取所需罢了,你们李家要我们马家驻守两关,抵御来自西域的敌人。我二叔更是血染沙场!”
  “那些年,马家也死伤无数,从不曾亏欠任何人!”
  马媛道。
  “升米恩,斗米仇!也不外如是!这就是一个生性凉薄之人...以为全天下之人都亏欠了他。不必多费口舌!”
  马晖摇了摇头。
  “呵!随你们说去!”
  李逸冷笑,不置可否:“等统叶护可汗拿下了西凉,这里又将会是我李家的天下。你们可知?”
  “一帮井底之蛙,还妄图螳臂当车,又如何能知道自己做的事究竟有多愚昧?”
  “可笑!”
  他在肆意地笑着,好似要一举发泄这些年来心里积攒的阴郁。
  “拿下西凉?”
  马晖拧了拧眉。
  尽管早就知道敌人这次图谋甚大,但终究也只是猜测,就连密探也没能传回确凿的证据。
  从李逸的说法来看,这帮家伙定然是知道些什么!
  “而今大局已定,放心!我也是大度之人,会留你们一条性命的,让你们好好看看,西凉的将来!”
  李逸洋洋得意,又将目光望向了王均等人:
  “如何?王统领、薛副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你们可还要负隅顽抗?何不归顺于我?”
  “啧啧,就你麾下那几个歪瓜裂枣的,洒家还真看不上眼!”
  “哈哈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想当皇帝?”
  “呸!”
  ...
  王均、薛副将等人也是出言嘲讽,笑的很是痛快。
  “你...你们...”
  李逸眯着眼,好似颇为恼怒,不过很快又淡淡一笑:“尽管笑就是,待会儿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
  许靖忠懒得再等下去了,迟则生变,一挥手,就打算领着手下冲上去,将这帮人拿下再说。
  “唏律律!”
  就在这时,在大街上也响起了一阵骚乱!
  “谁?”
  “将军府前,还不速速下马?!”
  “放肆!”
  一道道大喝声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兵器摇曳之声,以及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就宛若在那片黑暗之中,正在掀起一场单方面的屠戮!
  “怎...怎么回事?”
  “不清楚呀!”
  “难道是大量蛮子杀进城了?”
  ...
  院中有不少人也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马媛却是笑了笑,道:“来了,他来了!”
  她脸上仍旧戴着那个鬼面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语气中颇有几分戏谑,那双如水秋眸宛若还透露着一抹高深莫测...
  令人捉摸不透!
  “他?”
  “谁!谁来了?”
  许靖忠几人也是大惊失色。
  外边的动静绝对不小,难不成是马晖布下的后手?
  “故弄玄虚!”
  李逸故作镇定,不过心里也是一沉。
  在大街上驻守的人马都杀了出去,外边一片喧闹,但很快又归于平静,如同所有的一切,都被那夜幕吞噬了!
  此时,众人的耳边也只有那道清脆的马蹄声在萦绕着:
  “哒!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