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六十九章:这一别,就是永远!

  老夫请你们上路!
  俞少宁那张老脸上还满是决绝之色,那高举着的手也迅速一挥而下,冷然下令:
  “放箭!”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大多数人的心里都是一沉,就连将士们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也不敢下手。
  将这些手无寸铁的父老乡亲都射杀?
  “放...放箭?”
  “难不成是俺听错了?”
  “这么多的百姓,如何能狠得下心?”
  ...
  城墙上议论纷纷,那些老百姓更是不明所以,不过也都能够看清当前的局势,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哭哭啼啼。
  “救...救救我们...”
  “孩子是无辜的,让...他们活...留些希望...”
  “爹!”
  ...
  一些年纪较大的都擦了一把老泪,整个人的精气神犹如被抽空了一般,瘫坐在地上,浑身上下也是死气沉沉...
  就这般怔怔地望着城墙上!
  那眼神中充满着无助、渐渐濒临绝望、死寂...
  “没有活路了...”
  人老成精!
  这些老人也能够猜到些许端倪:这时候打开城门,将他们这一行人给放进城,那无异于是引狼入室!
  “将军,放俺出去杀上一回吧,纵死无悔!”
  又有一个大汉请令。
  他双眼通红,那满是恳求的目光放在了李秋身上,一字一顿,道:“俺...俺爹...也在...”
  不少人都沉默了!
  老孙长叹了一口气:“放箭吧,给他们一个痛快!莫要再耽搁了...”
  对于许多人而言,这就是生命中难以承受之痛!
  但也没办法,就这样僵持下去,那些蛮子也会跑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些老百姓凌辱至死。
  因为这就是他们习惯使用的伎俩!
  这帮畜生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守城的士卒变得愤怒,乃至是丧失理智,最终露出破绽...
  “让乡亲们解脱吧...”
  俞少宁也仰起了头,望向了那片正在夕阳西下、红霞弥漫的天空,尽量不让泪水流下。
  没有人希望这么做,却又不得不这样做!
  死在自己人手中,起码也能少受一些折磨!
  “还不快放箭?!”
  苗镇川怒目圆睁,又大喝道:“难道你们要违抗军令不成?”
  越拖下去,他们就会越被动!
  长痛不如短痛,反正那些人横竖都是一死!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再多做纠缠也没什么意义,好一些将士也拈弓搭箭,准备依令行事。
  “慢!”
  李秋开口了。
  他一脸凝重之色,好似已经有了什么决定。
  “你小子,不要忘了自己的职责,莫要意气用事!”
  孙景心里一沉。
  他还真有些担心,这个愣头青会领着人马跑出城外,真当待在边上的蛮子铁骑是摆设?
  只要那些家伙愿意,只需要二三十个呼吸的功夫就能赶过来!
  “我心里有数!”
  李秋目光深沉,望向了城外。
  他当然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之前一直默不作声,也只是在想法子,再衡量一下各种方法的可行性。
  眼前这...
  未必就是绝对的死局!
  “青壮都留下来断后,让老弱妇孺跑!城上会降下吊篮,这是唯一的机会。尔等可愿,战上一场?”
  他缓缓道。
  那些老百姓所在的位子跟城门还有一段距离,光是凭两条腿跑过来,又要坐吊篮...
  肯定需要不少时间!
  因为那两百多蛮子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
  不要忘了,大多数蛮子的箭法也都不弱,如果不能将他们挡在一定的距离之外,压根就看不到任何生机!
  “这...”
  孙老头儿、俞少宁等人都摇了摇头。
  这个方法的确有些作用,但也不要忘了,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
  有谁想留下来送死的?
  毕竟即将要面对的...
  是杀人不眨眼、全副武装,还有战马的突厥蛮子!
  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况且就凭这些人,大多数又都是庄稼汉,一个个骨瘦嶙峋的,又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见那些人不表态,反倒是在小声议论着,李秋又道:
  “怎么?堂堂七尺男儿,被蛮子抓去了几天,就连汉家的傲骨都忘了?总归也是个死,何不选个好一些的死法?”
  生死抉择!
  在这紧要关头,也容不得他们太多的犹豫!
  “愿!”
  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俺这条命本就是捡来的!待会儿再带上一个蛮子,那也赚了!”
  “某心里边早就憋着一股气,揍他狗娘养的!”
  ...
  残阳如血!
  一个个身影纷纷冒了出来,那眼中都满是决然。
  死,又有何惧?
  “爹,老大老三都走了,您老也成天都说我不争气,现在...家里可就交给你了!”
  “娃儿他娘,将柱子好好抚养长大,也替咱喝上一杯媳妇酒!”
  “保重,保重!”
  所有人都眼中带泪,讷讷地望着,想要将对方的容貌深深烙印在脑海之中,因为她们知道...
  这一别,就是永远!
  不会有任何意外!
  一些妇人哭哭啼啼,还不愿意走,却被家里头的汉子连踢带踹,以及那凶恶的眼神一瞪...
  眼中的倔强才渐渐消散,却也早已泣不成声!
  “幺儿,只管...放心...爹这把老骨头还硬朗着,能够再撑上几年,不...不要记挂。”
  “当...当家...的...你...小心些...”
  “来世...咱们还在...一起...”
  ...
  匆匆叮嘱完,许多人尚且还不及多看最后一眼,就已经泾渭分明站成了两支队伍。
  一支站在了原地,神色坚定,那无比刚毅的眼神中还满是柔情,一眨不眨地望着前边。
  另一支则转过头,就跟不要命似的狂奔了起来!
  快些,再跑快些!
  这些老弱妇孺也都清楚,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换来了一条生路,绝对不能辜负了!
  “大娘,来!俺背着你!”
  一个妇人顾不得自个身上的伤,哪怕早已气喘吁吁,也将落在后边的孱弱老人一把背起,继续往前奔去!
  在这时候,族人之间又岂能不相互扶持?
  “孩子,你家里人呢?”
  “俺爹说去了很远的地方。俺爹留在那儿了,他让俺跟着你们跑...婶婶,俺爹...是不是不要豆豆了?”
  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稚声答着,模样颇为乖巧,那双黑漆漆的眼中还有几分迷茫。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
  这小娃娃终究年纪比较小,很快就体力不支,但他仍旧咬着牙,额头上遍布着细密的汗珠子,倔强地想要跟上大部队。
  因为...
  这是他爹交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