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十九章:请他平乱!

  这场灾难来的太过突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看似固若金汤的玉门关,就这样被蛮子闯了进来,并且军中更是有不少士卒哗变...
  大营里乱成了一锅粥!
  人人自危,到处都陷入了一片混战之中。
  ...
  将军府。
  城内的聒噪也惊醒了马晖,然而他刚想爬起来,只觉得腹中传来一阵刺痛,随即更是有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透过微弱的月光,门外人影绰绰、火把攒动,更是有阵阵脚步声响起...
  没多久,一身戎装的马媛手持银枪,火急火燎就闯了进来:
  “爹,蛮子杀进城了!”
  刚一踏进大门,她就见到了滚落在地上的马晖,大惊失色:“爹,你怎么了?”
  “毒...”
  马晖被马媛搀扶到了床上,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脸色更是苍白如纸,看上去很是吃力。
  “城内有奸细!”
  马媛人也不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但这个猜测也让她神色大变!
  能够给堂堂的定远将军下毒,同时又有能力把蛮子放进来,那个奸细在玉门关的地位肯定不低。
  “守...守住将军府!遣几批人出去,把虎符...拿给李秋,一定...一定要交到他手上!”
  “请他平乱!”
  “有图谋...不轨、不遵令行事者...杀!”
  非常时期,马晖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犹豫。
  这时候有足够能力,而且还信得过的,也就只有李秋一人了!
  而且这小子平日里也不显山不露水的,在这关键时刻绝对能发挥妙用!
  至于马媛还得驻守在将军府,毕竟倘若他这个主帅被击杀,人头再往外边这么一挂...
  那就全完了!
  “好!”
  马媛也极为果决,正要去安排,马晖那微弱的声音又响起:
  “为父...中毒的事儿,千...千万别透露出去!”
  “莫要自乱阵脚!”
  ...
  火头军营地。
  城中的吵嚷声也传到了这边,远远望去,更是有不少火光冒起,而从那边掠过来的冷风中...
  依稀还能听到兵戈摇曳、惨叫、哀嚎之声!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呀!”
  “兵变吗?”
  被那吵吵声惊动、从被窝里爬起来的吃瓜群众也在瞩目远眺,纷纷议论了起来。
  也不知是谁嚎了这么一嗓子:“是蛮子攻进城了!”
  “什么?”
  “怎...怎么可能!”
  许多人都被吓了一大跳,更有甚者还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心里边都不禁蒙上了一层阴影。
  突厥蛮子的性格无比暴戾、野性难驯,况且手段还尤为残忍,又怎能不忌惮?
  “胡扯!”
  老孙不乐意了,呵斥道:
  “城内还有一万多的将士,光是城墙就足有三丈多高,难不成那些蛮子还能飞进来?”
  “你们一个个的也别瞎起哄!赶紧先抄家伙,咱们守好这一亩三分地,谁敢来袭营就弄死他们!”
  在这人心惶惶之际,孙景还是有那么一点威望的,又有老村长背书,其余人也纷纷行动起来。
  等碍事的人都走开之后,孙老头儿才一脸凝重之色:
  “小秋,你怎么看?”
  “情况不妙...”
  李秋也眉头紧蹙。
  他都能隐隐闻到在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儿!
  “瞧这架势也不像是大军攻城...会不会是城内出了奸细,在大肆破坏?如果是这样,咱们这儿也不得不防!”
  老村长沉声道。
  全军的辎重补给差不多都在这儿了,如果真如他所说,那此刻火头军营地绝对会是最危险的。
  “要不先静观其变?晖爷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倘若真出了什么事儿,也会来找咱们...”
  张瑾分析着。
  哪怕被敌人攻进了城,只要有马晖在,短时间内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相对而言,这里才是重中之重。
  “两头就只有几里地,就算那边有什么不测,想要过去支援还是来得及的。为今之计还是先守住这里,再派人过去查探一下...”
  老孙也道。
  “好!”
  李秋尽管心里有些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
  情况不明!
  这时候咋咋呼呼带着人杀过去,那肯定就是莽夫的行为,万一敌人的目的就是这里呢?
  将大军的物资都烧毁了,对于蛮子只有百利而无一弊!
  再者他也放心不下老村长等人!
  要是就在他离开的功夫,当真被不怀好意的人给摸了过来、大肆杀戮,那下半辈子不都得在悔恨中度过?
  一行人很快就迅速行动起来,布置着陷阱,抄起家伙,将整个营地打造得如同铁桶般牢固。
  严阵以待!
  几个比较机灵、身手敏捷的人也被派了出去...
  夜渐深,空气中的血腥味好似更为浓烈了!
  ...
  城内。
  宣节副尉云伯中顶盔掼甲、手持大斧,神色无比匆忙,领着一干亲随正要出府,迎面就撞上了一路人马。
  致果副尉丘国良!
  云伯中也没在意,急忙道:“老丘,你咋子来了?发生了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军营里有士卒哗变,还跑去祸害老百姓,被某宰了几个...”
  “这不寻思着大小也是一个功劳,就来找你了。”
  丘国良云淡风轻,翻身下马,缓缓走了过去。
  “这样...”
  云伯中眉头微蹙。
  不要看他看似粗犷,却也是个喜静的性子,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饶是如此,也能知道这件事儿非同寻常!
  “那咱就一块儿去看看!”
  军情如火!
  云伯中也没有过多纠结,就打算纵马离去,丘国良已经手持匕首,欺身而上,一道声音也适时响起:
  “小心!”
  话音还没有落下,云伯中就觉得肋下一凉,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剧痛...
  幸好他的精神一直在紧绷着,并没有掉以轻心,几乎就是在瞬间,便向另一边栽倒而去,从马背上翻身而下!
  大腿被划拉出一道口子!
  “逆贼!”
  云伯中怒极,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抡起斧子就丢了过去。
  “当啷~”
  丘国良将染血的匕首一丢,一挥手中拿着的长刀,将大斧劈到了一边,冷笑不已。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响起,同样身有伤势的邓正领着人马跑了过来,拦下了想要去拼命的云伯中: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