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十一章:活该被吊起来打!

  “八百步?额滴天老爷!”
  又是一道惊呼声传出,李秋听着还有些耳熟,想来应该也是村子里的某个牲口,这几天照过面的。
  “哼!净听他瞎扯!八百步...哪怕是伏远弩也做不到!估摸着也就床弩有那威力了。”
  二牛他爹闷声道。
  “嘿嘿,要不怎么说虎子哥见多识广?”
  “就是就是!大贵你还想哄骗虎子哥,也不看看自个有几斤几两?”
  “哈哈哈!”
  有几人都是大笑了起来,又‘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酒,不得不说,隔壁营帐的氛围还是颇为热切的。
  大概应该在十来个人左右!
  “俺就说俺爹怎么没出来收拾俺一顿!哼哼!原来又跑去胡混了,回去了就告诉俺娘!嘿嘿!”
  二牛嘟囔一声,理不直气且壮,又美滋滋喝了一口汤,小脸蛋上露出了满足之色。
  李秋嘴角一阵抽搐。
  这瓜娃子...
  没有挨揍就该烧高香了,偏偏还喜欢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活该被吊起来打!
  两人继续吃了起来,也没鼓捣太大的动静,没有多久,二牛他爹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几个还是赶紧说说!今儿在城外究竟发生了什么?好歹也有这么多的人在,却连射箭之人都没有见着?”
  “咦?”
  听到这话,二牛也来了兴趣,忙不迭站起,又蹑手蹑脚走了过去,想离得近一些,还撅着个屁股,伸长了耳朵...
  这一呆头呆脑的样子,让人看得着实有些忍俊不禁!
  “瓜怂!”
  李秋也笑着淬骂了一句,神情颇有些无奈,仍旧细嚼慢咽着,不过注意力同样放在了隔壁。
  毕竟能听到别人口中议论自个做的事,还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的。
  “其实说来也简单!就...”
  那个叫大贵的也没有多叨叨,一五一十将原委道出。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那边才响起了阵阵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随即更是有一道道惊呼声传出,还有不少人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闹哄哄的,极为杂乱!
  半响儿,才有一个雄浑的声音响起,“还真别说,这件事属实太过匪夷所思了些!”
  这汉子的身份明显不简单,一开口其余人都纷纷安静了下来。
  他押了一口酒,啧啧称奇:“就那距离,事后还有弟兄特意去丈量过,足足就有一百九十二步!”
  “可惜呀!当时大伙儿的目光都在战场上,也没有人注意那个角落。要不然还真想见识见识,能射出这一箭之人,究竟是何等的风姿!”
  伴随着最后幽幽一声长叹,很快那边也是炸开了锅!
  “哇!”
  “这...这怎么可能?”
  “杨大哥你可是在开玩笑?”
  诧异声此起彼伏,有好几道声音都夹杂着浓浓的惊讶和不可置信!
  若非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又有谁能够相信,在那么远的距离,竟然能够一箭封喉?
  “一百九十二步?很远吗?”李秋也有些麻爪了。
  军中神箭手的标准,不是说‘百步穿杨’的吗?
  就一百步的距离,都能够射穿那小小的柳树叶子,而他也只是多了九十来步而已,还借助了一下风力,把人给射落马下...
  不算过分吧?
  ‘辕门射戟’中,吕布不也在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就一箭射中了方天画戟的枪尖?
  枪尖那么小个,隔着这么远那就跟蚊子一般!
  由此观之,哪怕再加个几十步,老吕不照样能把人安排得妥妥的?
  哼!这就是一群小年轻,少见多怪!
  李秋撇了撇嘴儿,心里悱恻着。
  但其实还是他自个脑海里没有太大的概念,也没去想那么多,而且当时也没有注意到:
  在持弓的刹那,他的身体自然而然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至于什么风向、风力、气候环境、箭的重量等等因素,都成为了能够利用的对象!
  而这,都只是本能反应!
  天赋之子,恐怖如斯!
  “乌尔这个狗贼总算是死了,老牛...老牛他们也能瞑目了!”
  也不晓得是谁说的这话,声音中还带着几分哽咽,霎时间,那边又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
  而纵是隔着一块厚实的幕布,李秋也能感觉到那边的气氛极为凝重!
  好一会儿,那杨大哥才道:“相信老牛他们也还没有走远,定然能够见着这一幕的!来,敬他们!”
  “好!”
  “干了!”
  ...
  平底碗碰撞的声音响起,这些人又‘咕咚~咕咚~’往嘴里灌着酒,最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一行人又闲聊了起来,不过气氛却没有之前那般热切了,反倒笼罩上了几分冷清,甚至还隐隐带上了些许悲戚。
  以往这里还能聚上二十多人的,可这一转眼间,有不少熟悉的面孔就再也见不着了...
  “张虎,你这好歹也是一身的武艺。如何?可要到我们帐中去?某亲自去跟云副尉要人,一定能成!”
  杨大哥信誓旦旦。
  二牛他爹似是有心事,又喝了一口酒,才长叹道:“再说吧...”
  二牛也一屁股坐了回去,插着手,冷哼一声:
  “那个人老是怂恿俺爹到战场上去,好坏好坏的!每次来俺家,都会被俺娘赶走!”
  上战场,会死的!
  “那你还不是一样?不让你爹上战场,自己却偏偏老想往那里跑?”
  李秋没好气道。
  这瓜娃子能够轻车熟路跑去城墙上,并且对武库什么的也了如指掌,平日里定然也没少在这些地方混迹。
  “不一样的!俺...俺只是...”
  二牛一时语塞,又挠了挠头道:
  “俺爹他很辛苦的,俺可是家里的老大!秋哥儿,你打小就不愁吃穿,不会懂的。”
  他又拿起一块肉啃了起来,那眼神极为复杂,李秋也沉默了,良久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郑重,缓缓道:
  “傻小子,记住了!如果你要到战场上去,一定一定要先告诉我!懂?这很重要。”
  “唔?”
  二牛停了一口,疑惑地望了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吃了起来,那边也再次唠起了嗑,聊的无非就是一些男人之间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