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十五章:真是他?

  翌日。
  李秋、张瑾等人都没有在村子里久待的意思,迟则生变。
  不过一行差不多也有两百来号人,并且还有不少是老弱妇孺,一些身上的伤势更是不轻...
  虽说这里离玉门关只有二三十里,但万一在路上遇着敌人,再惹来大股人马,那就非常棘手了。
  在经过一番商议之后,为了稳妥起见,众人决定还是等到了晚上再赶回去。
  戊时。
  天色已暗、风雪交加!
  大伙儿早已经将东西收拾好,一言不发,浩浩荡荡往村口的方向奔去。
  巴格以及几个蛮子命还挺硬的,亦或者有人不想让他们轻易死去,所以到现在都还没咽气,被吊在了村间小道旁。
  奄奄一息,差不多也到时候要凉凉了...
  他连眼皮子想动一下都极为困难,神情恍惚,嘴里还在不断嗡动着,就宛若蚊子般喃喃,有气无力,苦苦哀求:
  “杀...杀了我...求求...”
  打这儿经过的两百多人压根就听不见,甚至也都懒得多看一眼,渐行渐远...
  冷风还在不断呼啸着,这场大雪也越下越大,在洗刷着这片充满罪孽的土地!
  所有的一切终将会被岁月埋葬!
  玉门关。
  北风凛冽,一道倩影立于城墙上,脸上还戴着个鬼面具,正眺望着远方。
  那家伙竟然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带着一百来人就跑了出去,到现在仍旧渺无音讯。
  在她看来,应该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甚至还有可能凶多吉少。
  关心则乱!
  尽管在李秋身边的都是历经百战的西凉骑,但横亘在外头的...
  更是十来万蛮子大军!
  发生什么意外,也是正常的事儿!
  “丫头,放心吧。那小子的命可硬着,不会出什么事儿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马晖也走了上来,笑道。
  他看过那支斥候队撤离的路径,大多都比较偏僻,李秋等人一路寻过去时,只要小心一些行事,很难出什么差池。
  再者,就算遇到了数千敌人,凭着李秋的本事,又有西凉铁骑压阵,想要杀出重围,还不是轻而易举?
  对于那小子,他有绝对的信心!
  “爹...”
  马媛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调侃,翻了个白眼,目光又继续望着城外,那双如水秋眸中还满是担忧之色。
  “哈哈哈!真是女大不中留呀。”
  马晖大笑着,感慨了一声,又犹豫了一会儿,才道:
  “丫头,爹这里也跟你说一件事儿。本来依着你爷爷的意思,是要等那小子亲口说的...”
  “嗯?”
  马媛拧了拧眉:“什么事?”
  “那天射杀乌尔的,正是李秋!”
  马晖沉声道。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马媛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一怔,那眼中也满是复杂之色,喃喃:
  “真是他?”
  “哦?你早知道了?”
  马晖愣住了。
  “猜到了!”
  马媛的嘴角轻扬,眨了眨眼,看着还有几分俏皮、嘚瑟。
  “你这丫头...”
  马晖见状也摇头苦笑。
  又有谁知道,这个在外人看起来冷若冰山、杀敌如麻的票姚校尉,也会有这样一面?
  “你们是如何得知的?”
  马媛有些好奇。
  她是因为当时匆匆瞥了一眼,加上这段时间也有不少接触,心里隐隐有所猜测,只是一直都难以确定。
  “这小子藏得可比你想象中要深!”
  马晖缓缓说了起来。
  足足过了半柱香的功夫,他才将事情的原委一一道来,更多的还是马老爷子的亲身经历,马媛眼中终于出现了惊讶之色。
  “怎么样?爹就跟你说过用不着担心吧?小丫头片子,你的心事,爹还能不知道了?”
  他没好气道。
  “哼!”
  马媛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毕竟猜测终究也只是猜测,充满着许多不确定性,这会儿得到了确认,并且知道李秋的实力还要强上不少,那自是心中大定。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马晖长叹了一口气,道:
  “如今的形势并不容乐观!你爷爷来信,让咱们把玉门关的老百姓撤回沙州城,看来一场大风暴就要来了。”
  “他们当真要夺下这偌大的西凉地区?”马媛道。
  “不清楚。其实这些也只是你爷爷的猜测,密探并没能传回确凿的证据。朝廷方面也不太信咱们的话...”
  马晖的神情有些郁结。
  马家崛起了隋初,经历过隋末之乱,又勉强算是李轨的手下,在大凉效力,若非一直以来都兢兢业业镇守西陲...
  指不定早就遭到了清算,被杀一儆百了!
  因为马家在西凉声望不低,但又还远没有达到世家大族那种地步,处在不上不下的地步,那不就是拿来立威的好对象?
  如今朝中太子跟秦王的斗争越演越烈,局面也颇为诡谲,满朝文武好似都在忙着站队的事儿,鲜少有人将目光放在凉州。
  见马媛不说话,马晖又微微一笑,道:
  “也不必太过担心,听说秦王殿下有挂帅出征的意思,如果他能来,咱们的压力也能少上不少。”
  半响儿,马媛才缓缓道:
  “爹,你有没有觉得李秋眉宇间...”
  “跟秦王殿下有几分相似?”
  ...
  丑时。
  一队骑兵迎着呼啸的寒风到了城门前!
  “恢律律!”
  阵阵马鸣声惊醒了躲在篝火旁打盹儿的将士,许多人更是被吓了一跳,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纷纷将武器掏了出来。
  “谁?”
  轮值的云伯中也迅速赶到,俯在垛口处喊道。
  其实这段时间,在大晚上的也会有不少人跑来城下,一些出去探查情报的斥候,还有则是逃难而来的老百姓。
  但像是这般大批马队,还是得重视的!
  “大唐武威军西凉骑致果校尉,张瑾!”
  城墙下有人应道。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大吊篮从上边扔了下来,一个身子比较矮小的汉子坐了上去...
  足足等了一炷香的功夫,那紧闭的城门才缓缓打开,李秋、张瑾一行人也迅速鱼贯而入。
  重新回到玉门关,张虎、伍良等人还颇有几分恍如隔日的感觉,幸存下来的二十来人也长松了一口气。
  “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