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六章:她是一个好姑娘!

  “媳妇儿?”
  李秋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愣了愣,不一会儿又道:“马媛?她来过?”
  “对呀!”
  对于他的异样,二牛也没有在意,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道:
  “她是专程来看你的,没多久就离开了!村长在私底下还说她是一个好姑娘,让俺们不要埋怨呢!”
  “埋怨?”
  李秋眉头微蹙,但很快脸上又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
  杏儿村的这行人兴冲冲跑来玉门关,原本还打算建功立业,不曾想却被编入到了火头军,留在了大后方,这谁遭得住呀?
  毕竟这一次投军的又不是只有杏儿村的村民...
  眼睁睁看着邻村的大兄弟手持环首刀、或是长矛,背着大弓,还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地跑到了沙场上,又怎能不羡慕?
  况且这十里八乡的,大伙儿本就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间也比较熟络,到了这边关,偶尔三三两两的也会聚一下。
  也好确定是不是还活着...
  而那些在战场上存活下来的愣头青,也会趁机大肆吹嘘一波:自个一共杀了多少蛮子,又是如何如何了不得!
  往往在这时候,二牛他爹等人就只能装孙子!
  杏儿村的名声都给败坏了!
  “她长得好看不?这练武的女子会不会很凶?平平无奇?”李秋也来了兴致,还对某个字咬音比较重。
  好歹也是未过门的妻子,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好...好看!比小翠好看多了!”
  二牛挠了挠头,还傻乎乎笑了笑,让李秋看得也是一阵无语,随即又手指头点点:
  “哦吼?你竟然敢说小翠的坏话,胆子肥了呀?回去了我就告诉她去!你完了你!”
  “别...别呀!秋哥儿,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二牛的求生欲十足,忙不迭道。
  玩闹了一会儿,李秋又猛地想起了什么,一脸狐疑之色,上下打量起了在不远处趴着的瓜娃子。
  这家伙的审美究竟靠不靠谱的?
  小翠...
  长啥样来着?
  他有点懵!
  二牛虽说呆了些,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逼数的,道:“俺娘还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哩!马家好好的一颗白菜,偏偏让傻子给...咳!”
  他本来是想说几句好话,没想到嘴快一秃噜儿...
  这不就尴尬了?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秋也是满脑门黑线。
  他忽然觉得...
  方才老孙下手还轻了些!
  这瓜怂就是欠收拾!
  两人又再闲扯了一会儿,夜色渐深,外边的寒风还在不断呼啸着,李秋也没了出去溜达的心思,索性就早早爬回被窝。
  二牛兴许是被他老子给撵了一晚上,又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揍,也有些累了,趴在那儿直打盹儿,恹恹欲睡。
  李秋也乐得清静,陷入了沉思。
  马媛?
  这丫头貌似小时候也来过好几次村里,自个还带她玩耍过的...
  就只有那么一点印象: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喜欢跟在屁股后边,却不怎么爱说话。
  嘶!
  这个记忆也太过模糊些!深究下去反倒觉得有点脑阔疼!
  无奈之下,李秋也只能试试还能想起什么,顺便将记忆整理一下,慢慢的也进入了梦乡...
  又过了两天。
  一大清早的,好不容易能够下地蹦跶的二牛,便迫不及待拿了两根长棍,兴冲冲把李秋拉到了一片小林子中。
  “二牛,你变了。竟然把我拉到小树林,还带上了细长的玩意儿。”李秋伸了伸懒腰,随口就道。
  昨晚睡了一个饱觉,神清气爽!
  “啥?”
  这瓜娃子眨了眨眼,那鼻涕又耷拉了下来,一脸迷茫。
  “得了!教你几招先!”
  李秋也没有多废话的心思,拿起一根棍子就耍了起来...
  不得不说,二牛实在是太笨了些,一个招式重复了十几遍,始终都能以得其要领,不过好在还算是勤勉。
  十几遍不成,那就几十遍,上百遍!
  他在一旁当起了练习生,李秋就在这白茫茫的雪地中烤起了火,并且还抽空去弄了只类似野鸡的猎物回来。
  拔掉皮毛、掏去内脏,再用水清洗干净,又马不停蹄跑回大营中,偷偷鼓捣了一些姜、葱、茱萸等东西,捣成汁,一并放进罐子中腌制。
  约莫过的一个多时辰,李秋便将野鸡拿出,再用木棍串了起来,架到了火堆上。
  “可惜就只弄来了粒盐,这玩意儿吃了会不会中毒的?”
  尽管很是嫌弃,但他还是将那盐巴尽可能弄碎一些,再小心地将那为数不多的杂质清理干净,最后均匀地撒在了野鸡上。
  很快,被火这么一烤,那油就在不断往外冒,滋滋作响,香味扑鼻!
  已经快到中午,练了一早上、早已饥肠辘辘的二牛也闻到了香味,撒开腿丫子就跑了过来,垂涎欲滴:
  “好...好香!秋哥儿,你这是弄的啥哦?”
  “行了行了!离远些,莫挨老子!”
  李秋一脸嫌弃,还翻了个白眼。
  小兄弟也不注意下你那鼻涕!
  过分了!
  不过他手也没停着,又往鸡上面撒了一些胡麻,再烤了一会儿,便撕下了一条腿,递了过去:
  “快试试,尝尝味道如何!小心点烫。”
  “好哩!”
  二牛憨憨地笑了笑,拿过那只热腾腾的鸡腿,也顾不得烫,张嘴就咬,很快就眼前一亮,狼吞虎咽了起来。
  李秋也颇有些无奈,再啰嗦多几句,也撕下一块肉放到嘴中,顿时只觉得汁水四溢...
  妙呀!
  两人坐在雪地中,大快朵颐!
  在吃饱喝足后,二牛才打了个饱嗝,还舔着手指,道:“秋哥儿,明天再吃一次**?俺去给你抓!”
  李秋嘴角一阵抽搐:
  “成天就想着吃!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看你那枪法,都练成什么鬼样子了?”
  提及这茬,二牛也有些不好意思,又支支吾吾道:“秋哥儿,你让俺在出枪的时候喊的那...那什么‘哈撒’,‘哈撒给’的...能不能不喊?”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觉得好羞耻的感觉!
  “我只是逗逗你,谁让你真喊了?”李秋没好气道。
  “这样啊...”
  二牛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又神秘兮兮道:
  “嘿嘿,秋哥儿!你不是一直想要见见你那媳妇儿吗?跟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