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四十章:吃...吃这个好不好?

  寒风凛冽,夜色幽寂。
  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纵然张虎一行人拼死反抗,奈何不少人身上都有伤势;村子里的青壮也由于太长时间没吃过饱饭,有气无力!
  再加上这些蛮子早已设下埋伏,倾巢出动、敌众我寡...
  刚交锋没多久就完全落入了下风,绝大多数人都被蛮子撂翻在地,再用麻绳一把捆住,不老实的再将嘴给堵上,控制了起来。
  不过那些畜生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死了十来个,更有好一些身上都是带着大大小小的伤。
  如今就只剩下七八人簇拥在张虎的身边,在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
  那帮蛮子也不着急,只是将这几人给团团围住,饶有趣味地站在一旁,一个个的脸上还满是玩味之色,就好似在看着一帮跳梁小丑。
  他们并不会怜悯倒在血泊中的弟兄,死了也就死了,只能怪你太弱!
  蛮子信奉的就是弱肉强食!
  弱者,没有生存下去的权力!
  “螳臂当车、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
  巴格也是冷笑连连,抱着手臂,就在不远处好整以暇地站着。
  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哼!”
  张虎等人也不回话,在抓紧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再好好蓄一下势,只要有蛮子敢上前来,绝对能给他一记狠的。
  多杀一个赚一个!
  “一帮迂腐之辈。”
  沙摩鲁也摇了摇头,对于这些家伙的行为很是不解。
  明明知道没有半点儿机会,却非得主动跑出来,那不是脑子有病?
  当然!
  哪怕这些人一直躲着,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毕竟他们早就在村子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就是一个蚊子也飞不出去。
  两边都没有再动手,一时间反倒是对峙了起来,但张虎等人心里边也都清楚...
  一切都结束了!
  原本就没有半点儿希望,但眼睁睁见着族人遭难,又怎么可能就这般冷眼旁观、无动于衷?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汉家男儿,又何惧死战?
  “你们几个后悔吗?跟着我跑到止戈营...”
  张虎擦了擦从嘴角溢出来的血丝,涩声道。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既然折在这里,那都是命!有啥可说的?难道还要老死在村子里不成?”
  他旁边的魁梧大汉咧嘴笑道。
  其余几人也纷纷开口:
  “就是!虎子哥,弟兄们都还没走远,咱们就一块儿上路,也能有个伴。”
  “俺无牵无挂。你家里可就剩你一个顶梁柱了,待会儿能安心走吗?”
  “家里?”
  张虎喃喃,眼中有一抹留恋之色浮现,又宽慰一笑:“二牛也长大了,有他撑着,没事儿!”
  几人闲聊着,浑然没有将这些敌人放在眼中,巴格眯着眼道:“你们都是一个村出来的?有点意思...”
  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扬了扬嘴角:“记得当初我们也是在战场上遇到了这个村的,然后...”
  这个村就变成现在这模样了!
  人间炼狱!
  “桀桀!”
  “二牛是吗?我记住了。”
  他阴恻恻笑了笑,那神情分外嘚瑟,宛若找到了新的乐子一般,这让张虎等人的心里边也是一沉。
  他们并不怕死,就担心会将这些家伙引去杏儿村,到时候肯定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哈哈哈!巴格、沙摩鲁!我这里也逮着一个!这家伙倒是机灵,可惜呀...”
  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
  一个塔山般高大的身影从黑暗中走来,将奄奄一息的铁娃扔在了地上,还拍了拍手,道:
  “这下全抓住了!啧啧啧,不得不说,这些‘两脚羊’,还真是狡猾!”
  “虎...虎子哥...”
  铁娃一脸惭愧,嘴角还在不断往外溢着血,看上去奄奄一息。
  “不怪你,时也命也...”
  张虎也长叹了一口气,心乱如麻,一身精气神也几乎被完全抽空,那眼神也渐渐变得一片死寂,就连长枪都有些握不稳了。
  军情如火,却是送不出去了...
  “哼!无知。”
  沙摩鲁也懒得理会,冷笑一声,就往丫丫、老人的方向走去。
  “不...不要过来...”
  丫丫的小身子蜷缩在了她爷爷怀中,眼角还挂着泪痕,瑟瑟发抖。
  “桀桀!不要怕,我不吃你,就吃你爷爷!”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就要探手抓去。
  “不!吃...吃这个...不吃爷爷!”
  她如拨浪鼓似的摇着小脑袋,掏出了珍藏已久,上边更是有不少细小牙印的骨头,那双大眼中还满是期盼:
  “这个...好吃!丫丫在饿的时候,咬上几口就不会饿了...吃...吃这个...好不好?”
  她眸中带泪,那极为消瘦的小身子在这寒风中,显得是这般的弱小、可怜。
  “不吃!”
  沙摩鲁一把将骨头打落在地,又桀然一笑:“就吃你爷爷!”
  “不...不行的...丫丫就剩爷爷一个亲人了!不要吃爷爷...丫丫,丫丫给你磕头!”
  她大哭了起来,一咕噜就跪在了雪地中,连连磕头,这反倒让沙摩鲁更为嘚瑟,肆意地大笑起来。
  “丫丫!起来,不要求...咳!快起来!”
  老人的身体本就虚弱,连动弹一下都难,根本有心无力,也只能绝望地喊着。
  “畜生!你们这帮畜生,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苍天呀,求求您开开眼吧!”
  “老子日你们八辈子祖宗!”
  “有本事放俺下来!”
  ...
  村民、将士也都纷纷破口大骂,万目睚眦,直恨不得挣脱束缚,将这里杀个人仰马翻。
  “弟兄们,战!”
  张虎也回过神来,双目赤红,气得浑身都在打着颤,举起了手中长枪,往最近的一个蛮子就刺了过去!
  “杀!杀!”
  其余几人也都大喝一声,强打起精神又战了上去!
  “蝼蚁!”
  巴格冷哼,都懒得多看一眼,沙摩鲁也自顾自‘忙活’着,他还特意伸出了手,就要往丫丫身后的老人抓去,想看她会是什么反应。
  “啊!”
  他响起了一声惨叫,却是手被那小丫头给死死咬住了。
  “给脸不要脸!”
  沙摩鲁也发了狠,猛地将手往旁边一甩,丫丫又被摔倒在了地上,仍旧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哭哭啼啼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又往老人的方向走去:
  “爷爷!”
  声音听得让人心碎!
  “去死!”
  沙摩鲁快步走过去,想要一脚将她给踢死!
  “混账!”
  “住手!”
  张虎等人都是大喊,怒不可遏。
  “嗖!”
  就在这时,一道轻响划破天穹,而借着篝火的光亮,不少人就见着一支边体漆黑的长箭...
  正往沙摩鲁的方向横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