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七十三章:贼将早降,可免一死!

  虎师!
  李秋也曾经从马老爷子等人的口中听闻一二,多少还是了解一些这支队伍的可怖之处。
  他能够看得出来,那两百来骑中有一半多都是精锐,纵然比之西凉骑也不遑多让!
  想来应该也是那个呼赤泉的部下!
  不过也不难对付!
  城墙那边仍旧在忙碌着,而眼前也就这么一些敌人,可以说,如今的局势还在李秋的掌控之中。
  好歹武力值也那么高,那可不是白瞎的!
  只要他愿意的话,估摸着都不用一炷香的功夫,就能够领着一行人将这伙蛮子给灭掉。
  就算这里边还有一百多的虎师,也都只有白给的份儿!
  但不要忘了,边上还有蛮子大军在虎视眈眈!
  一旦情况有所不对,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肯定会立马驰援过来,到时候局面定然就会失控!
  李秋敢大着胆子跑出来,那也并非是头铁的憨憨,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全身而退,哪怕遭遇最坏的局面...
  敌人倾巢而出,也足以自保无虞!
  然而其余人就未必了...
  所以现在还不是展露锋芒的时候,时机未到,李秋并没有肆意逞威、大杀四方,而是以防守为主,同时也在尽可能护住己方的人马。
  好似陷入了苦战之中,孰不知却是在暗度陈仓,来了一出以退为进!
  打仗需要讲究策略、方式方法,要不然就是个莽夫,很容易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当然,对于他这种打法,城墙上有不少人还是看不太懂的!
  在他们看来,以小将军的本事儿,那还不是顷刻间就能将敌人这支骑兵给击溃了?
  “老家...咳!孙爷,秋哥儿这是在做撒子吗?难不成是受伤了?”
  二牛也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瓜怂,这都看不出来?”
  孙老头儿白了一眼,也没有卖弄关子的心思,沉吟道:
  “示敌以弱,也好让敌人掉以轻心。这样才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战争并没有那么简单。你得明白是为什么而打!想要达到怎样的战略目的...”
  “原来是这样...”
  讲了好一会儿,二牛才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老孙似笑非笑:“你真听懂了?”
  “不懂。”
  二牛摇了摇头,耷拉着鼻涕,一脸蒙圈。
  呸!
  孙景的嘴角一阵抽搐。
  早就该想到,这傻小子就是愣种,能知道啥?
  枉费口舌!
  ...
  小山丘上。
  统叶护可汗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眼中还满是不解之色。
  纵是通晓中原的文化,他也始终都想不明白:明明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跑出来送死,那些汉人至于兴奋成那样?
  就跟打了胜仗似的,士气高昂!
  这根本就不合常理!
  不要忘了,在他身边还有十多万控弦之士,可以说是兵强马壮,纵然要踏平玉门关也不费吹灰之力!
  更不用说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了!
  饶是他想破脑袋,也百思不得其解,这其实也正常!
  蛮子终究只是蛮子,千方百计想要入主中原,满脑子都是侵略的思想,又如何能够了解华夏一脉相传的精神?
  在那一片大地上,也曾不止一次上演过城破人亡的情形,但每每到了危难之际,总有那么一些人会站出来!
  抛头颅、洒热血...
  前赴后继!
  犹记得那一支由流民组成的军队,苟存于天地之间,征战天下,只为族人乞活、觅那一线生机!
  相同的事迹不可胜数!
  那一幕幕也都由华夏大地见证,也正是有了那一道道人影,才铸就了汉家的脊梁,任谁也无法打断!
  就算李秋、那数百个汉家男儿尽皆喋血沙场,又如何?
  那不屈的意志早已经融进了族魂之中!
  鏖战了接近半个多时辰,大多数老百姓都已经到了城墙上,李秋的队伍也在节节败退。
  两方各有伤亡!
  总的来说,还是蛮子们占了上风!
  李秋尽管没有完全展露实力,不过有他压阵、掌控全局,战死的人数倒也不算多,大部分都是受了伤。
  余下两百多人,一个个脸上也都有疲倦之色,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这其中也不乏身受重伤的。
  几乎没了再战之力!
  “有马的尽量上马,待会儿你们都往城下撤!余下的,交给我!”
  李秋一脸平静,那双深邃的眸中仍旧是古井无波,轻声道。
  他一直在保留实力!
  “这...”
  那些个汉子都是面面相觑。
  死,又有谁不怕?
  尤其还是在这当头,一个个见到了这么多死相无比惨状的尸体,那也是更为忌惮!
  “小将军...”
  一个胡子拉渣的汉子嗫喏着嘴儿,双眼有些湿润,道:
  “我们...本就是贱命一条,死不足惜!您能够冒着生命危险前来,我们...心里边就已经极为感动了!”
  “是呀!”
  有个满是血污的大汉也接过了话茬,惨笑道:
  “自打落到那些蛮子的手中,俺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之所以苟延残喘,无非是仍有牵挂。”
  他望了城墙一眼,又咧嘴笑了笑,道:“如今俺的父母妻儿都已经上了城墙,俺又还能奢求什么?”
  “小将军,你还年轻,又有一身的本事!日后自是你大展宏图的好机会,就让我们再战上一场!”
  “请将军上马!”
  “等日后覆灭了突厥,为俺们报仇便是!”
  ...
  群情激昂!
  一道道恳切的请求,一双双诚挚的眼神,又有谁能够无动于衷?
  “回去!”
  李秋拧了拧眉,并没有多做纠缠的意思,语气不容置喙。
  他并不是圣母婊,自己如果没有那个能力,当然也不会将这种事情揽在身上!
  不过在见到他们的神情时,李秋心里又是一软,暗暗叹了一口气,轻声道:
  “我自有万全之策,你们只管放心!”
  “走!”
  他也不多耽搁,持枪纵马就掠了过去,又发出一声长啸:
  “吾乃火头军李秋!”
  “贼将早降,可免一死!”
  ...
  那些汉子见到这一情况,也没有多做纠缠,一个个都是心情沉重,翻身上马,亦或者迈开双脚...
  往城墙下狂奔而去!
  呼赤泉笑了:“这小子倒是狂妄,唐军可是没人了,只派他一人来送死?”
  “嘿嘿,我去宰了他!”
  一个将领立功心切,拍马就杀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