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四章:马老爷子的猜测!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并没有那么简单,李秋心里边也从来不会有小觑古人的想法。
  那是找死!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身体比较逆天,哪怕作为一名军校生,他也不大可能跑去战场上溜达。
  起码短时间内不会!
  谈了足足有半个多时辰,李秋也适时提出自己的问题,收获颇丰。
  之前他就有留心这方面的情况,从军里边的将士、老村长等人的口中获悉一二。
  毕竟未雨绸缪,有些事情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而如今他对于这个时代的战争,又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
  大抵来说...
  如果从制定战略的层次上去看,情报乃是重中之重!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李秋觉得哪怕是抛开战争不谈,他也很有必要去鼓捣一个负责收集情报的秘密组织出来。
  稍稍发展一下自己的势力,这才是安身之本!
  至于小到战术方面,也就是在两军对阵时,如何能迅速击溃对面,那就得让敌人军心涣散、士气大跌。
  这样一来,士卒们都将会无心应战,那再多的人马也不过是摆设,不足为道。
  以少胜多的案例也不胜枚举,几千对几万、几万对几十万,乃至是几千对上几十万,都有赢面,就看要如何抓住机会。
  在几年前的虎牢关之战中,李世民就以数千人马,击溃了窦建德的十多万大军。
  而想要使对方阵脚大乱,最好的方法无疑是将其主帅、大将给击杀掉!
  擒贼先擒王!
  毕竟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指挥系统本来就比较紊乱,一旦没了主心骨,那一个个还不是人心惶惶?
  至于在战场上,旗帜也尤为重要!
  几万甚至是十几万人马拉开军阵,一眼根本就望不到边,将士们只得看旗帜,以及听鼓、金、号角的声音去行事。
  旗帜就有号旗、令旗、联络旗、阵旗、将旗、牙旗等,每一面都有特别的含义。
  这其中要属号旗的数量最多,有专门的扛旗兵,会冲锋在前边,示意大伙儿进攻的方向。
  将旗的种类也有不少,上边都绣有字,亦或是图案,代表着各自的身份。
  牙旗即为帅旗,一般情况下都会留在主帅身边,它代表着全军的精神与灵魂。
  在交锋的时候,帅旗若是倒下,就算是被风给吹到的,那也意味着主帅阵亡了。
  这对于全军将士来说,将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毕竟茫茫人海中,又是处在血腥味弥漫的战场上,哪有闲工夫去理会究竟死没死?
  饶是这时候处在大优势也罢,一个个都会争相逃命,兵败如山倒...
  了解到这些,李秋也陷入了沉吟之中。
  若能有一员猛将坐镇军中,对于士气的激励可想而知!所以那天在他射杀掉乌尔后,敌人很快就跟着溃败了。
  而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的确也有人能够做到,很多时候都能够左右战局的发展。
  就比如秦琼、尉迟黑子等人,那可都是当世的猛将,在一干亲随的护卫下,就没少干这种事。
  马老爷子就曾亲眼见过!
  再闲聊了一会儿,时候也不早了,云伯中、邓正等人都纷纷告辞离去。
  毕竟他们这次来的目的,除了将这两日守城的情况禀告一下外,更多的还是见一见马老将军。
  “时辰也差不多了,那咱们就开饭吧。小秋,你饿不饿?”老爷子笑吟吟地望了过去。
  “还成。”
  李秋也笑了笑。
  “大哥你也真是的,大过年的也不忘处理公务。”马杨把锅一甩。
  “就你多嘴!”
  马晖瞪了他一眼,两人没多久就往外边走去,准备要去安排宴席,大堂内就剩下马老爷子跟李秋。
  望着马媛他爹离去的背影,李秋也有点无语。
  这也是个话不多的主儿、沉默寡言,兴许那妮子小时候不爱说话,就随了他的性子!
  而从观察来看,马晖应该也是老成持重之人,性格比较谨慎,并且武艺不凡,守在这玉门关却是再合适不过。
  至于老三更像是一个智将,性情温和,看问题常常能够一针见血。
  “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你的枪法练得如何?”马骞忽的道。
  “应该还行。毕竟在火头军里,也没个施展的地儿。”李秋随口道。
  “怎么?你还想去战场上不成?”
  马老爷子似笑非笑。
  “暂时还没那想法,慢慢来。”李秋摇头。
  “这样...”
  他微微颔首,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又闲聊了几句,马老将军和颜悦色,道:
  “小秋。前些天玉门关发生了一件大事,你可知晓?”
  “嗯?”
  李秋拧了拧眉,一脸疑惑:“除了打仗外,还能有什么大事?”
  “在城墙上有神秘人出手,一箭射杀了乌尔!”
  老爷子掷地有声,目光也一眨不眨地望着他,颇有几分意味深长。
  李秋沉默了。
  既没否认,也没有承认!
  他总算是明白,为啥之前马老爷子好似话里有话、意有所指,原来是早已经猜到了什么。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李秋险些都要忘了,马老爷子多少都知道一些他的能耐。
  “这件事刘长史已经告知了长安,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听闻秦王殿下也极为感兴趣。若非有事情缠着,早就来玉门关了!”
  马骞也没有点破的意思,只是脸上的笑容更甚,缓缓道。
  毕竟也疑似有一员悍将出现,那肯定要结交一下,若是能拉入到麾下最好不过!
  “秦王?”
  李秋有点麻爪了。
  那个天杀的还是别来,丫就是个祸根呀!
  兴许李建成拿李二没有办法,也拿程咬金、秦琼这些个大将没辙,但要收拾他这么一个无名小卒,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随手一掐,就莫得了!
  “是呀,秦王...”
  马老爷子也神情复杂,沉吟了一会儿,告诫道:
  “小秋,爷爷知道你是明白人。你想要做什么,我跟你娘都不会干涉。不过你要清楚一点,有些事情并不是咱们能够参与的!”
  “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秦王战功赫赫、尾大不掉,对如今也才五十多岁的陛下来说,又何尝不是个祸患?
  这个年纪其实是很尴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