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十九章:汉人!

  一个脸上有道狰狞疤痕、还扎着小辫子的大汉,手里边正掐着一个六七岁小女孩的脖子,就跟拎小鸡似的,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他在桀桀笑着,神情还分外嘚瑟,嘴角也挂满了讥讽之色,饶有趣味道:
  “巴格,你说的果然没错。只要在那条路上蛰伏起来,肯定会有不少‘两脚羊’前来自投罗网,哈哈哈!”
  “嘿嘿,不然怎么会说这些人蠢?还真以为能逃出去了?呵!沙摩鲁,你就等着吧!今晚肯定还会有不少乐子。”
  巴格那张阴翳的脸上也冷笑连连。
  “哈哈哈!”
  其余蛮子也大笑了起来。
  ...
  “放开...放开我!坏人!”
  “坏人!”
  这个小女孩许是长时间挨饿的缘故,骨瘦如柴、面如菜色。
  这会儿她就宛若惊弓之鸟,哭的梨花带雨,一双黑漆漆的大眼中充满畏怯着与不安,小脚还在不断乱蹬着,想要挣脱那只大手。
  稚嫩、无助的声音在这片夜空中回荡,让不少人听着心里也是直泛酸。
  “畜...畜生!快放了她!”
  “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有本事就冲老子来!”
  ...
  有几个被绑着、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汉子,在见着这一幕时,也是目眦欲裂,想要挣开那绳子。
  “老实点!”
  旁边站着的蛮子都狞笑着,反手就是几鞭子过去,‘啪~啪~’,顿时皮开肉绽,惨叫声连连。
  “丫丫!”
  那个老人连滚带爬、步履阑珊就跑了过去。
  “去你娘的,老东西!”
  沙摩鲁却是冷哼一声,更是伸出了脚,将他踹到在了地上,还骨碌滚了两圈。
  老人发出一道闷哼,倒在了那里,半响儿也不见动弹。
  “爷爷!”
  丫丫大喊着、更是泪流满面:“放我下去,我要我爷爷!爷爷!”
  “哦?要你爷爷?”
  沙摩鲁嘴角微翘,眯着眼道:“行呀。”
  他忽然就松开了手,悬在半空的丫丫直接就摔了下去,还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浑身上下都是灰尘。
  她也顾不得拍,也没喊疼,咬着牙,就这样哭哭啼啼,一瘸一拐、蹒跚着往自个爷爷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乖巧、懂事的模样让人看着也是心酸不已!
  丫丫的小手儿紧紧抱住了老人,更是将脑袋埋进了他的怀中,撅着小嘴儿,脸蛋上还满是委屈之色:
  “爷爷,丫丫...丫丫没用。我...我本来想躲起来的,可...”
  “不哭,不哭!爷爷知道的,不能怪丫丫。”
  老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面如死灰、泪眼朦胧,那只满是皱纹的手、颤颤巍巍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喃喃:
  “丫丫乖,很快咱...咱们就能见到姐姐了!不哭...不哭...”
  “到时候你可别再生姐姐的气了。”
  他闭上了眼,那张沟壑纵横的脸上有两行泪水默默流下。
  世道已然如此,弱小就得任人欺凌,又能有什么办法?
  小女孩点了点头,小手儿抱得更紧了:“嗯!丫丫从没生过姐姐的气呢。”
  ...
  “桀桀桀!真是感人!”
  “嘿嘿,待会儿就把老东西煮了,然后再喂给她吃,你们看如何?”
  “可以!”
  那些蛮子还在狰狞地笑着,就跟在看好戏似的,在听到这个建议时,有不少也都眼前一亮。
  跃跃欲试!
  好一些被绑着的人都是怒发冲冠,破口大骂,目光就这样死死地盯着、咬牙切齿,直恨不得生啖其肉。
  ...
  黑暗中,张虎等几十人还在蛰伏,一个个也是气的浑身直发抖!
  “铁娃,这儿就你腿脚最为利索,待会儿我们冲出去,你就趁乱往外跑。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得将情报送回去!”
  张虎冷着脸,下令。
  敌人设下了埋伏,想要偷偷跑出去也不大可能,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果断出击!
  起码死的也不窝囊!
  汉家男儿,又岂能苟且偷生?
  “虎子哥!”
  铁娃一愣。
  “没错,弟兄们不能白死!铁娃,就全靠你了!”
  “活着回去!”
  其余几人也在小声道。
  这会儿也不是争辩的时候,铁娃缓缓吸了一口气,重重点了点头,村子剩余的人也道:
  “俺们也留下!”
  “没错!”
  “就算是死,老子也要咬下一块肉来!看看这帮狗娘养的,究竟还知不知道疼!”
  “年纪大了,走不动咯!还不如留在故土...”
  ...
  一个个都存了死志!
  “什么人,滚出来!”
  有离得较近的蛮子耳尖,听到了动静,冷喝一声。
  霎时间,不少家伙都是齐刷刷将目光望了过去,更有甚者已经将武器抽了出来。
  没有多久,手持长枪的张虎便从黑暗中走出,身姿挺拔,一步一踏,傲然道:
  “汉人!”
  数十道人影也一并走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站在了他的身后,往打谷场的中间走去。
  一个个神情木然、目光极为骇人,宛若是从地狱中走出的厉鬼!让不少蛮子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嘿嘿嘿,终于忍不住了吗?”
  巴格淡淡一笑,将手里啃着的不知是什么肉随手一丢,站了起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踏踏踏~”
  零碎的脚步声响起,隐于黑暗中、早已严阵以待的两百多蛮子也都冲了出来,将张虎等人牢牢包围住了。
  “这么不禁玩,真是无趣。”
  巴格摇了摇头,一脸惋惜。
  对于他来说,这也不过只是一场狩猎游戏罢了!
  “弟兄们,如果你们不想那么快回去的话,那就将这些人活捉了,我们再一个个的...慢慢炮制!”
  他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这里他还有三百多手下,对面就只有七八十人,并且大多都是老弱妇孺,至于那些穿着盔甲的,一个个或多或少身上都有伤势...
  不值一提!
  “好!”
  “哼!就这点人,算得了什么?看我的!”
  蛮子们也笑了起来,浑然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慢慢围了上去。
  “杀!”
  张虎最是直接,长啸一声,手持长枪,率先就杀了上去!
  这一战,没有退路!
  ...
  与此同时,离着村子两三里处。
  “哒哒哒!”
  一支黑甲铁骑就犹如幽灵一般,正在迅速接近,月夜下,那一道道锐利无比的枪尖...
  正泛着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