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七十一章:走,我带你们回家!

  “哼!还想逃?痴心妄想!”
  冲过去的几个蛮子都是冷笑连连,拈弓搭箭...
  这些家伙也不傻,并没有跑得太过靠前,省的被玉门关的箭矢盯上,不过这么些距离,还是在射程之内!
  “嗖!”
  几支离弦的箭迅速掠了过去,也只射中了一个娃娃的小腿,以及一个妇女的肩膀处...
  “啊!”
  “娘,娘!”
  惨叫声随之响起,哭喊不止、鲜血淋漓!
  那两人一时之间也是重心不稳,径直就摔在了那块黑乎乎的土地上,衣衫褴褛、灰头土脸。
  “五郎!”
  “快,起来!”
  有几人也迅速折返回来,将他们搀扶、亦或是一把背着,继续往城门口的方向跑去!
  “哈哈!你们的箭法都太差劲儿了,尤其是你,搏耶!还说是部族里的射雕手?”
  一个蛮子还大笑不止,又抽出一支箭,正打算对准一个老百姓,冷不丁儿的,后边传来一股巨力:
  “畜生!”
  却是有十来个汉子也赶了过来,将那个蛮子从马背上掀翻了下来,一顿厮打!
  “一帮贱骨头,还敢对老子撒野?”那蛮子也怒了。
  “真是放肆!”
  “哼,不自量力!”
  有两三个蛮子也挥起了弯刀,想要将这些家伙迅速解决了,只剩下那个叫搏耶的蛮子不管不顾,继续在瞄着...
  那些老百姓本就饿得不行,一个个头晕眼花,没有多少力气,却仍旧咬紧了牙关、拼命向前跑着。
  自打被蛮子抓去之后,她们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还能够跑这么远已经实属不易了!
  没有人敢停下来!
  “呃!”
  又有一个老人腿上中了一箭,一个纤瘦的女子很快也上前去搀扶:
  “大娘,起来,快起来。”
  “不行了...好孩子...你...你快跑!不要管我!”
  那年迈的老人脸色惨白,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那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满是焦急。
  “不...一起...一起回去...”
  女子早已是泣不成声,倔强地将老人背在身上。
  她是知道的,这个大娘将自己的三个儿子都留在了那边,无怨无悔。
  这会儿又受了伤,不愿意麻烦别人,恐怕心里边也早已经存了死志!
  但...
  就算真的要死,女子也绝不能让老人孤零零地死在城外,哪怕是尸体也得背回去!
  这一条生路,本来就是族内的那些男儿用血肉筑成的,又岂能让他们流血又流泪?
  “不...不行!我...我会拖累你的!快放我下去!”
  “好孩子,你的心意大娘心领了!没必要为我这么一个老婆子搭上性命!”
  老泪纵横!
  有几支箭矢掠过,所幸并没有射中,但在前边更是有一小块的火海,老人家心里边也清楚,她就是个累赘!
  这样拖下去,很容易抱着一起死!
  “没事的...没事的!坚...坚持住...一起...一起回去!”
  女子咬紧了牙关,就连步子也有点飘忽,却仍旧在坚定地迈着!
  两人已经落在了最后边,差了一大截的距离!
  她那倔强的眼神,也在死死地盯着前边的那一小块火海,只要能跨过去...
  那就离城墙很近了,能够得到喘息之机!
  “唏律律!”
  后边响起了一道马蹄声,好似有蛮子追了上来!
  在那边也有几人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一个个也是大惊失色:
  “姑娘,有蛮子追上来了!快!”
  “别管了!她也活不了多久...”
  “别再平白搭上一条性命!”
  ...
  这是最好的选择,却也是最为无奈的选择,毕竟两边的距离已经有点远了,也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跑回去搭把手。
  那是送死!
  不值当!
  他们在喊上了几句之后,脚步也不敢停,继续往前跑了,那老人也更为着急:
  “你...你快逃命去!老婆子给你挡住!”
  “去呀,快去!”
  “走,走啊!”
  她已经有些近乎歇斯底里,不忍心见到这个心善的姑娘惨遭屠戮。
  那声音也渐渐濒临绝望,在小声哽咽着,犹如杜鹃啼血,充满着无助与悲凉。
  世道就是如此,又有什么办法?
  “不...不成!我...一定要...带你回去!回家!”
  女子颇为执拗,更是嘶吼了出来,目光坚定。
  “家?”
  老人眼中满是迷离之色,嘴里喃喃,又不由擦了一把老泪。
  ‘家’这个字,在她们的家园被蛮子的铁蹄践踏、亲人们更是被蹂躏的时候...
  那个字就已经变得极为陌生!
  还有家吗?
  想到留在那边的三个儿子,她也是心如刀绞!
  “大娘,一切都会过去的!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女子也是被泪水模糊了双眼,却连擦的力气都没有了,脚步不停、步履坚定。
  她相信,老人的儿子肯定也在看着,那她...
  就绝不能让那些人失望!
  “坚持住,坚持住...”
  女子还在不断打着气,后边的马蹄声却已经非常近了,犹在耳边。
  “桀桀,还想跑?往哪儿跑!”
  搏耶在狰狞笑着。
  箭法太差、恼羞成怒!
  他已经挥起了手中无比锋利的马刀,打算先将前边落单的两个人解决了...
  那女子甚至都能察觉到锐利的刀芒,寒毛倒立,脸上也是不禁露出了胆怯之色。
  忽的,只见一道寒芒闪过!
  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跟前飞了过去,速度极快!
  没有多久,只听到一道闷哼声响起,随即更是有马的嘶鸣,女子在害怕之下,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
  却是那个蛮子被一杆长枪刺破了胸膛,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嘭!”
  他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嘴角更是有大口大口的鲜血溢了出来!
  “这...”
  她一时间还有些恍惚,也没打算多计较,准备继续往前跑,就见到一个穿着一袭黑甲的少年跨过火海,冲了过来。
  三步并作两步!
  他径直就跑了过去,翻身上马,又将长枪收起,停在了两人跟前,伸出了手,笑容和熙:
  “走!我带你们...回家!”
  女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只觉得身体一轻,却是两个人直接被一把抱起,放到了马背上。
  “哒哒哒!”
  也不知为何,这道无比清脆、往昔于她而言就宛若是梦魇的马蹄声,这会儿却是这般的...
  令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