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十三章:活着,好好活下去!

  接二连三打搅,踹了一脚又一脚,还上瘾了是不?
  孙景的心里边也无比郁闷,更是气的破口大骂,就打算转过身去,给那个不知好歹的小王八犊子来几记...
  他保准最爱吃的大耳刮子!
  那个被扎了几针、嘴都歪到了一边的小年轻见着这一幕,那双斜眼中更是冒出了金光。
  他已经隐约有几分相信:这个看上去极为不着调的糟老头子,绝对是一个‘大隐隐于市’的贵人。
  这大腿得抱一下!
  老孙气势汹汹转了过去,不曾想,正面便对上了马老爷子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瞬间就麻爪了,还吓得手一哆嗦,就给自个来了一耳光。
  “啪~”
  那叫一个干脆!
  “将军,您...您老是啥时候来的?也不知会一声,我也好准备几道您最爱吃的小菜。”
  他舔着一张老脸,满脸笑嘻嘻,脸上更是有一朵菊花悄然绽放。
  这幅嘴脸...
  呸!
  李秋撇了撇嘴儿,暗暗淬了一口!
  “你呀...”
  见到孙景这般光棍,马老爷子倒是不好意思下手了,只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教训道:
  “好歹也是堂堂的振威将军,也不知道注意一下颜面?”
  说归说,见着他这模样,心里边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窝火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他又摇了摇头,走上前去...
  “啪~”
  又是一道脆响传出!
  一个大耳刮子就甩在了那个倒霉蛋子的脸上,都不带半点儿犹豫的!
  不过挨了这一巴掌,那小年轻的嘴巴也不歪了、眼也不斜了,整个人好似都精神了不少。
  “谢...谢老将军!”
  那人还感激涕零,从他那炯炯的眼神来看,甚至还想再吃几个...
  李秋看得目瞪口呆,后背更是寒毛倒立!
  果然!
  这帮老家伙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还有那个愣头青,脑回路极为不正常,得少接触!
  听到马老将军的话,老孙也是目光一暗,还扯了扯嘴角,笑的颇有些牵强,喃喃道:
  “过去了,都过去了...还提它作甚?”
  “当初的老兄弟也越来越少了...”
  马老爷子神情复杂,顿了顿,又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
  孙景点头。
  李秋才懒得去凑这种热闹,索性就待在了帐内,老爷子也没有勉强,两个老头子走了出去...
  “小兄弟,孙叔儿到底是什么来路?振威将军?咱大唐还有这官职?”那个倒霉蛋子开口了。
  在大唐武将官职中,从五品以上才能称之为将军,否则都是副尉、校尉、都尉什么的。
  从五品,那就已经是大人物了,又怎么会是这般模样?
  况且振威将军?
  还真没听过!
  “这可是老爷子说的,你敢怀疑?”
  李秋也不太了解这茬,索性将锅一甩。
  “不敢不敢...”
  那愣娃子忙不迭摇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也不晓得是在脑补着什么,脸上竟还隐隐有几分激动。
  李秋也懒得理会,在一旁烤起了火,暖暖身子。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那道厚实的门帘才再度被撩开,一股寒风随之灌入,两人也走了回来。
  能够看得出来,他们的兴致都还不错,显然聊的很是愉快,马老爷子更是掏出了一本书,叮嘱道:
  “这是《针灸甲乙经》,上边还有几个名医的注释。对你应该也有帮助。你且好好看看!别再瞎胡闹了。”
  “啧啧啧,好东西!”
  老孙两眼放光,直接就翻看了起来。
  “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顿了顿,马老爷子又道:“小秋,你跟我来。我还有件事儿要交代你。”
  “好。”
  李秋伸了个懒腰。
  孙老头儿也回过了神,依依不舍将书给放下,也站起身来:“将军,我也送送你吧。”
  “不用!你就在这儿看吧,我还能不知道你?”马老爷子白了一眼。
  这本书其实也没多珍贵,最难得的是上边那几个名医的注解,那些可以说是他们一生经验的总结,轻易不会传授给别人,而这...
  正是孙景迫切需要的!
  所以对于这本书他也是爱不释手!
  “嘿嘿,好!”
  老孙咧了咧嘴儿,又坐了下去,认真看了起来,马老爷子则是带着李秋走了出去。
  帐内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一旁的那个小年轻也不敢吭声,生怕打搅了眼前这位大佬。
  “唉...”
  望着马老爷子离去的方向,孙景的眼中也满是复杂之色,甚至还隐隐有泪花在闪烁着。
  他这人本来就比较好面子,这也导致了不少悲剧的发生...
  不过这都是贯穿一辈子的臭毛病了,想改也改不了,所以这几年他都是自己一人在瞎鼓捣‘针灸’之法。
  毕竟这可是一门手艺儿,想要学那就得拜师,不然凭什么教你?
  但他这都老大不小了、差不多也准备是两脚一蹬、入棺材的人了,能豁出去这张老脸?
  所以一直以来,孙老头儿的‘针法’都是半吊子水平。
  马老将军能弄来这本书,肯定也费了很大功夫,乃至是卖了不少的人情,而这些...
  都是老孙难以偿还的!
  “将军,对不起。我可是...让您失望了?”
  他闭上了眼,好似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儿,有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更是握紧了拳头,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嘴里喃喃:
  “那个孙景,早已经死了呀...”
  鲜少有人知道的是,当初那一战,他是被一干弟兄们,硬生生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
  是他们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敌军的攻势,才拖到了大队人马的到来,让老孙得以苟延残喘。
  战争,向来都是残酷的!
  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的袍泽跑去送死、血染沙场,乃至是备受蹂躏、死无全尸,那一幕幕也给孙景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怨,悔?
  亦或者是恨...
  凭什么就让他活着,承受这无尽的折磨?
  他也曾经不止一次想要自杀过,但每当这时,眼前总会浮现那一个个灼热的目光、染血的面庞,耳边也会萦绕着...
  那一道道殷切的嘱托!
  临终之言!
  “孙将军,活着!好好活下去!”
  “俺烂命一条,死不足惜!将军你可是有大出息的...”
  “回...回去!带着俺们的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