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十六章:那一箭,是你射的?

  孙老头儿伸了个懒腰,躺在了雪地上,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好一会儿才瞅了二牛、李秋一眼,饶有趣味道:
  “跟老头子说句实话,那天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是不是跑去城墙了?”
  两人还在吃着东西,闻言都是一愣。
  “孙...孙爷爷,你说啥呢?哪天哦?...呸!压根就没有的事儿!您老也不想想,俺们去那里做撒子嘛?”
  二牛先开口了。
  好歹也是他带过去的,如果真要追究起来,那这一顿板子,可不就得狠狠打在他身上?
  支支吾吾的,一看就知道这傻小子不老实!
  “嘿嘿!”
  老孙笑了笑,也不置可否,只是将目光放在了李秋身上,那脸色也渐渐变得凝重,道:
  “至于那一箭...是你射的?”
  沉默了一会儿,李秋才点头道:“是。”
  他没有否认。
  这两天这糟老头子一直都待在这儿,能够看出点什么也是正常的事。
  “啧啧啧!不简单,不简单呐!”
  孙景啧啧称奇,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还长出了一口气,不过他那眼神也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追忆、哀伤、无奈、后悔...
  许多种情绪夹杂到了一块儿,李秋也说不上来,只是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看似荒唐、没心没肺的老头子背后,也有着不少故事。
  “唉,一眨眼就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咯老咯...”
  他又‘咕咚~咕咚~’地灌着酒,看上去很是伤感,就连二牛也没多插嘴,只是在闷声吃着东西。
  良久,老孙才缓过了神,龇着一嘴大黄牙,道:
  “好家伙!那可是一百九十来步,你小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也不怕射歪了,伤着你那小媳妇儿?”
  “不会,我射的就是那个叫什么乌尔的。歪不了!”李秋淡淡道。
  极为自信!
  “呸!臭显摆!不也就一百多步,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孙脸色一黑,还恶狠狠淬了一口。
  牲口!
  两人又闲扯了几句,为了消除两人心中的疑虑,孙景也大致说了下,他为何会有这个猜测。
  一是因为二牛手头上的那支破枪,一看就知道是从那个废弃的武库淘来的!
  其实这也只是一杆破枪罢了,倒也没有人会在乎,甚至直到现在,都还没人发现丢了...
  不过在前段时间,那边就传出过:丢失了一把四石弓,以及十来支配套的长箭!
  而在乌尔脖子上插着的,就是那种箭!
  二则李秋的枪法不凡,并且武艺高强。
  毕竟要教二牛枪法,自然会耍上那么两下,老孙就在一旁看着,怎么说也人老成精了,那么些见识他还是有的...
  这两者联系起来,会有这样的推测也不足为奇!
  “哼!俺这个才不是破枪。”二牛抱紧了枪,不满道。
  “好好好,你说不是就不是。愣怂!”
  孙景老眼一瞪,都懒得理会,又继续美滋滋喝酒吃肉,还翘起了二郎腿,嘴里哼着奇怪的调调儿...
  优哉游哉,好不自在!
  ...
  吃完饭,再休息了一会儿,二牛又耍起了枪,李秋则在一旁指导着。
  不得不说,尽管这傻小子瓜了些,但还是有那么几分天分的,练了这么些天,倒也似模像样,撂倒两三个壮汉也不在话下。
  可李秋始终都觉得,长枪有点不适合这瓜娃子,还不如横刀或者陌刀来的实在!
  大开大合、招式也是简单粗暴!
  不过也不用急在一时,毕竟二牛如今还是在打着基础,等过段时间看看能不能鼓捣一把刀来,再让他试试手。
  坐在火堆边上,李秋对孙老头儿也着实好奇得紧,索性跟他聊了起来,时不时还套那么一下话。
  可惜整整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仍旧是收效甚微,只是知道他年轻时也投过军、还立了不少功,并且身上有官职。
  更多的,没了!
  在临回去的时候,孙景才一脸正色:
  “臭小子,你能有一身的本事儿,这是件好事,却也是坏事!就要看你怎么选了。”
  “提醒你一句: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任何时候,都不要大意!但若是可以,还是离那个战场远远的好。”
  “战争,就是要死人的!很可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一个个你熟悉的人就变为了一具尸体...”
  他长叹了一声,神色复杂,背影有些落寞,率先朝大营的方向走去。
  ...
  晚上,营帐中。
  坐在软垫上,李秋眉宇紧锁,陷入了沉思中,没多久才道:“二牛,你可知道孙爷爷的事儿?”
  “孙爷爷?”
  二牛正仰着头,用鼻涕吹着泡泡,闻言也是一愣。
  “啵~”
  一声极其细微的轻响,就在李秋惊愕的目光下,他那泡泡竟然还吹破了,糊了一小脸。
  震惊!
  这傻小子能不能干点正常人的事儿?
  哪怕闲着蛋疼,找个角落去练习一下祖传的手艺也成呀,省的生疏,就非得玩这么大?
  不过能把那玩意儿玩出那么多花样来的,这也算是破天荒了吧?
  更...
  更过分的是,他竟然还伸出了舌头,想要去够着!
  天了噜!
  “行了行了,别想着去舔了!大兄弟,洒家真给你跪了...”
  李秋满脑门黑线。
  “哦?”
  二牛还一脸蒙圈,挠了挠头,不晓得秋哥儿究竟是怎么了,随即又毫不在意地...
  将鼻涕都给吸了回去!
  “咕噜~”
  “我他妈...”
  李秋觉得他快要被逼疯了!
  头皮发麻!
  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会把这瓜怂吊起来打!
  “孙爷爷,不太清楚。不过俺爹的枪法就是他教的,村子里还有几人也跟他学过。”
  二牛想了想,道。
  卧槽,有点东西呀?
  李秋也吃了一惊。
  先前看这老头儿就感觉极为不着调,不曾想,那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难怪这几天会跑去小树林了,估计也是想看看他教的如何,会不会误人子弟什么的。
  这一想,他也有些好奇了!
  毕竟从老孙那颇为自傲的语气来看,怕是也曾拥有过一段辉煌的经历,但后来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变成这么一个抠脚老汉了?
  就在这时,门帘被撩开,一道声音响起:
  “小秋,来试试这身衣裳!瞅瞅合不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