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九章:还想不想打听了?

  过来,爹给你看个大宝贝!
  马老爷子咧着嘴,那张老脸上满是笑容,还在不断冲马杨挥着手...
  马晖则是不动声色地坐着,眼观鼻、鼻观心,稳如老狗,不过那嘴角也是微微翘起:老三要倒大霉了!
  “爹,那娘现在在哪儿哦?为啥只跟我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也没见娘露过面的?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儿?”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马杨也不疑有假,还真的就将耳朵凑了过去,嘴里满是碎碎念,末了还振振有词。
  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方才他也只是随口一问,不曾想...
  这里边可能真藏着惊天大秘密!
  回去后必须得记下来,以后也可以写一本关于自个老子的野史传记!
  美滴很!
  这厮也算是马家的智囊,只可惜就是嘴比较碎一些,八卦心还特别强,加上屁事又多...
  所以也很难跟老大一样,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不过八卦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消息比较灵通,知道的也多一些,在分析问题的时候,也能考虑地更为全面。
  很快...
  “啪~”
  一声脆响!
  马老爷子一记大耳刮子就抽上去了,又眼皮一撩,淡淡道:“还想不想打听了?”
  老三直接就人傻了,只觉得耳边好似在‘嗡嗡~’直响,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怀疑起了人生。
  马晖差点没忍住,直接就笑出声来,好在他的定力还是够的...
  这时候,那肯定要闷声看热闹!要不然被盯上了,岂不是很容易就乐极生悲?
  稳住!
  “怎么?是不是没听清?要不,你再靠过来一些?”马老爷子又咧嘴笑了笑。
  这笑容着实有点瘆得慌!
  眼瞅着极为可能再吃一个大耳刮子,马杨也是回过了神,那脸色比吞了只死苍蝇都要难看,忙不迭溜到了另一边,嘟囔着:
  “爹,我可不是老五!”
  也就只有马杰那个愣头青,在挨了一耳光后,还会脖子一梗,傻乎乎地把另一边的脸也凑上去...
  “哼!”
  马老爷子斜睨了一眼,也懒得理会这块滚刀肉,又道:
  “至于小秋脑疾的问题...”
  听到这一番话,马晖跟马杨也都来了精神!
  不管老头子是出于什么考虑,当时最让人理解不了的就是:要把马媛许配给一个傻子!
  没错,就是傻子!
  西凉有不少人还当他是老糊涂了!
  “那段时间,我也带他找了不少凉州的名医。也得到了好一些说法!有几个说他并不是傻,只是被迷住了心窍!”
  “也有说法是他的三魂七魄中,丢了一魂一魄...”
  “反正听着就挺玄乎的。简单一点说,你们不也觉得老五是疯子吗?”
  马老爷子缓缓道。
  “老五,疯子?”
  马晖两兄弟都是眉头微锁,陷入了沉思。
  他们原本有五兄弟,在沙场上战死了两人。而这五人中,就要属马杰的武学造诣最高!
  毫不客气地说,只有马晖跟马杨联手,才能堪堪压住他一筹!而若是生死之战,则必败无疑!
  这老五就是个武痴,府上的事儿也从来不管,经常跑出去跟人打架,甚至到了战场上也不消停。
  见猎心喜的他,压根就不理会什么军令,一个猛子就往敌阵中扎去,为的就是能跟敌方大将切磋切磋。
  好几次都险象环生!
  “所谓的傻子、疯子,无非就是因为你们难以理解那些行为!但其实说到底...就是他们对某件事执着了些。”
  “小秋也是对武艺极为着迷。之前交给你们的那几招:平沙落雁、提枪势等,都是从他那学来的。”
  “你们不也觉得好用?”
  马老爷子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
  马晖跟马杨都极度吃惊!
  “那些不是爹你悟出来的吗?”马杨讷讷道。
  “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了?”马骞瞪了一眼。
  “可...”
  马杨还想争辩:“您老也没说过是从别人那学来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