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七十七章:城外驰援,少年将军?

  李世民身为天策上将,又是一军之主帅,当然也不能够孤身犯险,把帅营摆在一个风口浪尖的位置!
  就比如玉门关!
  万一有什么差池,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也不能太过偏远了,那样命令将会难以下达,并且对战局的把控不利,所以就把临时行营设在了沙州!
  而对于他想要去那边巡视,马老爷子也点了点头,道:
  “那当然没问题!只是最近在这周围多了不少蛮子活动的痕迹,明天还是得多带些人马,以防不测。”
  “哈哈,老爷子,不就是一帮蛮子?不碍事!有俺老程在,定然能够护你们一个周全!”
  程老妖精拍了拍胸脯。
  “嘁,就你?”
  尉迟老黑不屑地瞥了一眼,嗤之以鼻。
  “哼!咋地,老黑,你可是不服气?”
  程咬金也恶狠狠瞪了回去。
  对于这一块滚刀肉,尉迟恭倒也懒得理会,小眼神中还满是不屑。
  在这当口,也没必要跟这夯货去计较,反正他随时随地都能够将其给吊起来打!
  眼瞅着老程还想怼回去,其余人也有看热闹的心思,秦琼笑了笑:“好了好了...”
  还没说上几句,外边就有四五个人匆匆走进,好几人的盔甲上还血迹斑斑,应当是经历过一番厮杀。
  “殿下,这些都是从玉门关回来的将士,有要紧事!”牛进达沉声道。
  铁娃兴许不认识秦王殿下,但见到马老爷子,顿时也是激动异常:
  “老...老将军!俺是杏儿村的铁娃呀!快,快派兵,救人!”
  “铁娃?我记得你!你先别急,将事情说清楚!”
  马老爷子沉声道。
  没有多久,沙州城的城门就被打开,程咬金、秦琼、尉迟恭等人亲自出动,带着人马往西边的方向疾驰而去!
  在眼皮子底下出现了大股蛮子,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
  ...
  离着沙州城六七里外,喊杀声震天、血腥味扑鼻,马媛手持银枪仍在浴血厮杀,乌梅等人簇拥在她身边。
  且战且退!
  “不对劲儿!”
  望着蜂拥而至的蛮子,她也不由蹙了蹙眉。
  兵败如山倒!
  尽管他们这一次带着的并非是精锐将士,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溃败得这么快!
  整整一千五百多骑,只是瞬间就被冲散了,到处都陷入了乱战之中,就算马媛想要发号施令、将阵脚站住都难!
  这只能说明...
  对方人数太多!
  不远处,王均也在几名亲随的保护下退了回来,他一身都是血污,胸前还插着一支箭。
  情况不妙!
  “王叔,你怎么样了?”
  马媛带着人前去接应。
  “走,快走...能跑几个...是几个!对方不下两万骑!”
  王均的脸色很差,催促着。
  “这,这怎么可能?!”
  乌梅一脸惊愕之色。
  其余人都在议论纷纷:
  “难道是玉门关破了?那些西突厥的蛮子追了上来?”
  “放屁!少他娘的妖言惑众!也不看看这帮敌人是从哪个方向杀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
  ...
  一时间人心惶惶,大伙儿也都能够明白:形势异常严峻!
  “这么多人...”
  马媛的心里也是一沉,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就有一支蛮子的骑兵嚷嚷着杀了过来...
  两边又是一场酣战!
  估摸着过了接近半个时辰,才有一支人马从混战之中杀出,后边却也有不少敌人在紧追不舍!
  眼瞅着就要被追上了,马媛目光阴沉,道:
  “王叔,你们都受了伤,先往后撤。我来挡一阵!”
  “你...”
  王均刚要说什么,从前边又传来一阵马蹄声,一道如同铜锣般的嗓音响起:
  “老子乃是大唐宿国公程咬金!贼人还不受死?”
  程老妖精手中拿着马槊,率先领着部下冲了出来,随即更是有一个个身影浮现...
  “哈哈哈!康苏密,原来是你个老小子?受死!”尉迟老黑也大笑着,拍马杀了上去。
  秦琼、程咬金这几人可都是大唐威名赫赫的猛将,身经百战、军功彪炳,有他们坐镇,没有一会儿就稳住了阵脚。
  皎月高悬、寒风凛冽!
  鏖战了大半宿,大伙儿才算是将那帮蛮子都给击退。
  为了避免敌军的大部队人马压上来,一行人也不敢多耽搁,在大军的掩护下,迅速撤回了城中。
  秦琼则是领着一队骁骑,去城外摸清一下情况。
  尽管碰到这么多敌人,好在有不少将士也都是久经战阵之辈,有他们在前边抵挡,倒是护住了大多数老百姓。
  原本有一千五百多骑,回到沙州城时就只剩下三四百!
  马晖、小丫丫等人也都无恙,提前撤了出去,被牛进达先一步送回了城中。
  但经过这番折腾,马晖也已经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李世民、马老爷子等人忧心玉门关的局势,问了好几个人...
  大多都是语焉不详,说不清楚玉门关是怎么丢的,现在又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无奈之下,也只能等马媛、邓正等人回来!
  不过也还是知道大致发生了什么,尤其是那个黑甲少年将军,更是引起了李世民极为浓郁的兴趣。
  在接近子时的时候,出去接应的人这才匆匆走进。
  “爷爷...”
  马媛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马老爷子就摆了摆手,一脸凝重之色:“秦王殿下当面,快将实情一一道来!”
  毕竟玉门关的守将是马晖,他的大儿子,该避嫌还是得避一下嫌的!
  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了!
  因为谁也没想到李世民会在这里,如果当真是主将玩忽职守、导致出了这么大的祸...
  在这么短时间内也没办法统一口径、欺上瞒下!
  李世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淡然自然、神情不变,还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慢慢说。”
  “好!”
  马媛也没有多啰嗦,将原委一五一十娓娓道来,邓正、云伯中几人也都各有补充。
  这是一场始料未及的意外,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就连朝廷方面也有责任。
  毕竟李逸等人都是前凉旧部,势力在西凉盘根错节,当初本来就比较难收拾,这才留下了后患。
  丢了玉门关,李世民好似并没有计较的意思,眼中反倒是炯炯有神,喃喃:
  “李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