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五十一章:今夜不封刀!

  “姑奶奶,这都啥时候了,你就不能消停些?还不赶紧说说,那边究竟发生了啥事!”
  张瑾颇为无奈。
  两人都出身自马家,关系也还算熟络,不过他同样拿这婆娘没啥办法。
  毕竟这厮如果发起狠来,那可是连她自己都揍的主儿!
  乌梅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就喜欢瞎咋呼,闻言也是拍了拍额头,回过神来:
  “哦,对对对...”
  “撕拉~”
  她直接上手、撩开外衣,将里边的衣服撕开了一道口子,随即也不晓得是掏出了什么,就扔给李秋,道:
  “喏!这是小姐让我带给你的...”
  她又揉了揉胸口,大倒苦水:
  “直娘贼,这破玩意儿把老娘的胸都给硌疼了,太大了就是麻烦!”
  “还有这帮龟儿子也是...追追追!追你娘呢追?想想就来气!”
  “等着!一群小崽子,待会儿老娘就把你们的那些玩意儿,一个个全捏碎了!”
  乌梅咬牙切齿,还挥了挥手,冲那几个被抓的俘虏比划了一下...
  这些家伙只觉得胯下一凉,后背冷汗更是直冒!
  这娘们好吓人!
  不少人都是嘴角一阵抽搐,也懒得理会那几句虎狼之言,纷纷将目光望向了那一坨黑乎乎的东西。
  没多久,张瑾就瞳孔微缩,脸上还带着几分疑惑,拧眉道:
  “麟...麟符?”
  “麟符?啥玩意儿?”
  二牛一脸懵。
  “瓜怂,连麟符都不知道,还想着在军里混?怕不是又是替别人挨刀子的命儿!”
  老孙嘴碎道。
  “哼哼,谁...谁说俺不知道了?不就是麟符么...”
  二牛吃了憋,小脸也是一红,小声嘟囔了一句,却只惹来孙老头儿的白眼。
  很是不屑!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秋沉声道。
  麟符也就是小虎符,可以拿来调集人马,这跟皇帝手中的虎符可不一样...
  皇帝的虎符能够节制天下兵马,一分为二!
  至于这枚小虎符,充其量就是一个信物,只能够调动玉门关的兵马。
  在这当头竟然送到了他手中,定然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儿!
  “城中出了叛徒,将西突厥的蛮子放了进来!将军让我们将麟符送出,请...”
  “请公子平乱!”
  一个较为稳重、口齿伶俐的人道。
  “哦,没错!就是那意思!话我可带到了啊...”乌梅忙不迭道。
  她好似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好几人都是用狐疑的小眼神望了过去!
  乌梅有点无语,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又上下打量了李秋一番,嘴里喃喃:
  “奇怪,为啥会这么看重你小子的?”
  李秋没有搭理,手中拿着麟符,稍沉吟了一会儿,也没敢耽搁,道:
  “张瑾,走!”
  翻身上马,手持湛金枪,径直就冲着城中掠去!
  如同风驰电掣,速度极快!
  “驾!”
  张瑾等数十骑紧随其后!
  ...
  玉门关,没有马晖这个主心骨出来坐镇,时不时又有变节、捅冷刀子的家伙出现...
  军营里的士卒都自顾不暇、军心更是焕散、一个个惶惶不安,陷入了一片乱战之中。
  城内已然成为了那一千多个蛮子的狩猎场,老百姓们都在争相逃命。
  情况,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要严重!
  “哈哈,这些‘两脚羊’就是孱弱,老子还以为会有多麻烦,没想到...”
  一个蛮子坐在马背上,望着四散逃命的人们,眼中还满是不屑之色。
  “那是!可汗本就胜券在握,已经料定了这些汉人会自乱阵脚、自相残杀...”
  “啧啧啧~看这架势,估计我们不来,玉门关也能不攻自破。说到底还是这些汉人骨子里的劣根性,喜欢内斗。”
  ...
  步根木身边,有几人还在指点江山、评头论足。
  他们被汉人称为蛮子,殊不知在这些家伙的眼中,这帮弱小可怜的汉人...
  也只是所谓的‘两脚羊’罢了!
  圈养在中原之地,随时可以劫掠一番!
  这次能够攻进玉门关,可以说都是统叶护可汗一手策划的!
  先是策反没啥抵抗心思、惶恐不安的李逸等人,再对主将马晖下毒,乃至是一举击杀,好让大唐的军队群龙无首...
  士气大跌!
  再自相残杀!
  计谋一环扣着一环,哪怕失败了,对西突厥也没有任何损失!
  其实他都完全可以不用把步根木等人派出来,就会有人乖乖将玉门关拱手相让。
  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派出了这一千来人!
  “好了!别忘了此行的任务,尽快拿下,也省得夜长梦多!”
  步根木道。
  “那这些‘两脚羊’作何处置?”有蛮子眼中掠过嗜血的光芒。
  “可汗不是说过了?今夜不封刀,弟兄们只管尽兴便是!”
  “嘿嘿嘿,好!”
  “杀!”
  ...
  又是一阵阵哭天喊地的声音响起,老百姓们都在夺路狂奔...
  场面很是惨乱,那一道道无助、濒临绝望的哭喊,在这夜幕中交织到了一起。
  “娘,你...你在哪儿?”
  有小孩子在大街上哭哭啼啼、手足无措,后边却是传出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哈哈哈!”
  一道肆意张狂的大笑随之响起!
  “嗯?”
  这个小娃娃转过头,小脸蛋上还满是迷茫之色,却是见到一匹高头大马迎面撞了上来!
  “嘭!”
  他只觉得浑身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也都飞了出去,倒在了雪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流了出来...
  “娘...”
  他喊了一声,声音很是微弱,眼角中满是泪痕,小手上还紧紧攥着一串糖葫芦...
  疼...
  娘以前说过的,痛的时候只要吃颗糖葫芦,就不痛了...
  他挣扎着,还张大了嘴儿,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笨拙地将糖葫芦送到嘴中。
  真甜!
  不痛了,不痛了...
  他咧了咧嘴儿,就想要笑,双目怔怔地望着夜空,渐渐无神...
  糖葫芦滚落到被鲜血染红的雪地上!
  “狗娃!”
  而在前方逃命的人群中,也响起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大喊...
  “你们这帮畜生!”
  “老子跟你们拼了!”
  有几个溃逃下来的将士也是目眦欲裂,拖着受伤的身躯,杀了回去。
  “走,你们快走!去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