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十五章:傻小子,有话好好说!

  马媛的性子比较冷、属于慢热型,小时候也不怎么爱说话,加上马家就只有她一个小孩,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孤零零一人。
  当马老爷子要去杏儿村的时候,一般都会带上她一起。
  独孤氏也很喜欢这个冰雪聪明的小女孩,在每次李秋带着马媛去村子里溜达、玩耍之前,总会不厌其烦地叮嘱:
  要照顾好她!
  那时候的李秋就已经是村霸了,马媛有他罩着,尽管还是很少开口,但在那十来个小屁孩中,仍旧是妥妥的大姐头。
  霸气!
  再后来,一群人慢慢的也就散了!光阴似箭、物是人非,有一些记忆也渐渐变得模糊...
  人,总归是要长大的!
  而在婚约的事情闹出来后,得知要跟个傻子厮守一生,她也懵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索性就跑到了战场上,借以逃避。
  关系好是一回事,在一起生活又是另一码事了,这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不过感情还是有的!
  杏儿村的村民跑来投军,马媛也不愿见他们到沙场上去送死,就安排到了火头军军营!
  而上次李秋昏迷在雪地中,她还特意跑去看了一下,在得知没有什么大碍后,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去...
  直到今天,两人才算是正式见面,这一晃神儿的功夫,也快有七八年了吧?
  而更让马媛惊讶的是:他的脑疾好了!
  也就是不会犯傻了!
  在两人并肩走在雪地上的时候,她还有些恍惚:就好似回到了小时候!那一段无忧无虑的岁月,又怎能不怀念?
  兴许在外人看来,马媛极为冷傲、也不好相处,但其实也只是从没走进过她的内心世界,不了解她!
  并且她还肩负着马家重新崛起的重任,担子太重,又怎敢有丝毫懈怠?
  “咔嚓!”
  马媛咬了一口冰梨,一股沁人心脾的甜香在嘴里弥漫,很快,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了最美的弧度。
  “真是个呆子!”
  一切,只需顺其自然就好!
  ...
  年关将近,火头军的营地也变得更为忙碌,毕竟这么多将士都是没法回去的,但这个年还是得过!
  大量物资也从凉州运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能过一个肥年了!
  当然,这得是在那些蛮子不捣乱的情况下!
  小树林中。
  李秋、二牛还有孙老头儿正围坐在火堆前,在那上边还架着两只烤的金黄璀璨的鸡,旁边还放有一些吃食。
  羊腿、鱼片、浊酒、火脮等等!
  “滋滋~”
  往外渗的油脂还在不断往下滴着,燃起了白烟,更是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咕噜噜~”
  二牛擦了擦口水,两眼放光,肚子也跟着响了起来。
  “瓜怂,真没出息!”
  老孙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道:“能不能跟老头子一样,有那么一点儿定力?没吃过还是咋地?丢人!”
  “呵!”
  二牛撇了撇嘴儿。
  这冰天雪地的,也不晓得是哪个那么不要脸,连续几天都跑出来跟他抢吃的!
  更过分的是:他还经常抢不赢!
  这就很气!
  “哟呵!傻小子还不服气?”
  “孙爷爷,还请注意下口水。待会儿都没法吃了...”
  “闭嘴!”
  ...
  这一老一小还在拌着嘴,李秋则是老神在在坐在一旁,想着心事。
  明天,可就是年关了!
  见家长见家长...
  马媛她爹,他压根就没有见过,也不晓得会是怎么一个态度!
  到时候冷场了怎么办?
  毕竟在世人眼中,就是一颗好好的白菜被一头猪给...
  咳,呸!
  那这当爹的就没有一点儿想法?
  可惜马老爷子还在凉州,要不然有他镇场子,事情也好办地多。
  这样想下去也得不出个所以然来,李秋决定还是等晚上回去后,再找老村长参详参详。
  “让老头子先看看熟了没。”
  孙老头儿拿着个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口浊酒,还打了个酒嗝,随即也顾不得烫,撕下一块肉来。
  “啧啧啧...”
  他将那块鲜嫩多汁的肉放入嘴中,顿时眯着眼,摇头晃脑起来,老脸上还满是嘚瑟。
  “还是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会享受!这吃了大半个月军营里做的饭菜,老子嘴里都快淡出鸟儿来了!”
  “俺也试试!”
  二牛吸溜了一下口水,将爪子伸了过去,却被老孙拍打了一下:“猴急啥呀?肉都还没有熟!”
  “哦!”
  二牛又哪能不知道他的伎俩儿?迅速就扒拉下了一只大鸡腿,二话不说便塞进了嘴中,还做了个鬼脸。
  很是嚣张!
  “欸!你?”
  孙老头儿惊了!
  这瓜娃子,以前看着挺憨厚的,现在咋子就那么欠揍呢?
  想归想,他的动作也不慢,也撕下另外一只鸡腿就吃了起来,咬了几口后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冲着二牛的方向打了个酒嗝...
  “嗝!”
  一股恶臭袭来!
  还在美滋滋啃着鸡腿的二牛险些没白眼一翻,径直就晕死过去,好在意志力还算惊人,强打起了精神。
  他也不是吃素的,作势就脱起了鞋,奋起反击!
  “直娘贼!傻小子,有话好好说,别...别脱鞋呀!老头子这都一大把年纪了,可禁不住那折腾。”
  孙景吓得当场脸都绿了!
  “行了!好好吃个饭不行,闹啥闹?也都老大不小了!而且还有那么多吃的,撑不死你们!”
  李秋开口了,嘴角一阵抽搐,恶狠狠瞥了二牛一眼。
  这瓜娃子,心里没点逼数的吗?在这时候还想脱鞋?那待会儿还怎么吃东西了?
  笋干爆炸!
  “嘻嘻!”
  二牛也有些不好意思,将脱了快一半的鞋子给穿好,又瞪了老孙一眼,继续吃了起来。
  孙老头儿擦了一把冷汗,还长出了一口气,冷哼一声,也没再招惹那瓜怂,埋头吃着。
  李秋无奈地笑了笑,也懒得理会这两个活宝,将一只腌制好的羊腿放到火上去烤,随即也撕下了一块鸡肉...
  不得不说,火头军的差事儿还是蛮不错的,食材、调料什么的一应俱全,想开小灶就开小灶。
  李秋对火候的掌控相当不错,鼓捣出来的东西外酥里嫩、恰到好处,让孙老头儿跟二牛也是吃了一个爽。
  “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