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六十二章:离别!

  夜色还很深,东门。
  一行人有条不紊,带着不少牛车、马队等,还押着十来个蛮子俘虏、李逸、许靖忠一行人,从城门口鱼贯而出。
  步根木还没死去,不过那下场也颇为凄惨,在这冰天雪地中,身上被划拉出了几道口子...
  鲜血淋漓、有些地方更是被冻成了冰渣子,隐隐还能够见着森森白骨!
  这些家伙肯定是要带回去,严加审讯!
  大刑伺候!
  死亡于他们而言,也许才是最大的恩赐!
  “小秋,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这是好事儿!至于闲话我也不多说了,遇着啥事就多问问你孙爷爷...”
  “他虽说是混账了些,平日里疯疯癫癫的,也没个正行!但昔日那也是在沙场上驰骋的好汉!”
  “我们那边一切都好,你就不要挂念...”
  老村长还在絮絮叨叨,望着眼前那一袭黑甲的身影,那双浑浊的老眼中满是复杂之色。
  “好。”
  李秋笑着点了点头。
  离别最是不舍,毕竟在这么一个动乱的年代,谁又能说得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有时候一别...
  兴许就是永远!
  “行了行了,不就留下来断个后吗?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们这一路也不一定就太平了,还是照顾好自己!”
  孙老头儿颇有些不耐烦,撇了撇嘴儿,嘟囔着。
  “呸!你个乌鸦嘴!”
  老王恶狠狠淬了一口,过了一会儿,又笑了笑,对孙景道:
  “你个老家伙,不是一直在惦记那坛猴儿酿的?等你回来,老子再做上一桌子好菜,咱们好好喝上几杯。”
  “那敢情好!”
  孙景也是眼前一亮,又凑了过去,商量着:“你家那个胖丫头,我瞅着情况有点不对,回去了也让我整两手?”
  他还使了使眼色,做出了一个扎针的动作...
  很是猥琐!
  “滚!”
  老王嘴角一阵抽搐,吹胡子瞪眼,要不是因为比较冷,腿脚不利索,指不定就是一脚上去了。
  欠收拾!
  另一边,张虎也在跟二牛叮嘱着什么。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呀!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不过这样也好,终究是要长大的...”
  他一脸感慨之色,又掏出一块布,帮这傻小子擦了擦耷拉着的鼻涕,一边还继续说着:
  “你这混不吝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像谁。看的老子都想要揍你了...”
  “嘿嘿嘿!”
  二牛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老子可没夸你!”
  张虎瞪了他一眼,又摇了摇头,道:
  “记住了!战场上刀剑无眼,靠的就是胆气!越怕死的人,往往就越容易死!你得紧紧跟在李秋身边,两人互相照顾...”
  “知道了知道了,爹!你可真啰嗦。”
  二牛摆了摆手。
  “傻小子...”
  张虎还有几分不舍,二牛却是猛地嗅了嗅鼻子,那眼睛也变得鸡贼起来,道:
  “这味儿...?爹,你这块布是拿来干嘛的?”
  “这个...”
  沉吟了一会儿,张虎浑不在乎:“可能是擦脚的吧?”
  霎时间,二牛脸都绿了!
  “爹,你...你可是汗脚!”
  ...
  好不容易才告完别,马晖又再啰嗦了几句,无非就是几点守城的方针,至于小丫丫则是安置在了马车上,还在睡着觉。
  马媛道:“我在沙州城等你。那约定...”
  “我都记得,放心!他们就交给你了!”李秋笑道。
  两人又对视了一会儿,她才郑重道:“保重!”
  ...
  整条队伍很长,浩浩汤汤,李秋、二牛等人也站到了城墙上,望着那一行人渐行渐远。
  不少老百姓的眼中都还满是悲戚,眼角挂着泪水...
  终究是要背井离乡,又有几个舍得?
  但也没办法!
  今晚冲进城的蛮子已经掀起了一场屠戮,大多数人都还心有余悸,又怎敢继续待着?
  那是添乱!
  有许多人都在回头看,再看上一眼那堵火光摇曳的城墙,看多一眼这一方故土,以及永远埋葬在这儿的人...
  悲恸的记忆,有太多太多!
  “爹,走吧。”
  一个穿着麻衣的方脸汉子走上前,轻轻拍了拍驻足凝望的老人的肩膀。
  “老四,你娘她...最怕冷清了。”
  老人叹了一口气。
  他的老伴儿为了救这一大家子,往另一个方向跑,把追来的蛮子引开,自己却...
  “娘是为了救咱们而死,爹,你可得振作起来!莫要让她的苦心白费了。”
  汉子沉声道。
  “知道的,爹知道的...”
  老人那双浑浊的眼中有泪花闪烁着,颤颤巍巍,转过了身子,在儿媳妇的搀扶下,向东而行。
  不远处,也有孩童仰着小脑袋,稚声道:“爷爷,你在看什么呀?”
  “狗儿,你可曾看到那个立于城墙上之人?”
  老者用手指了指,却又迅速放下。
  “看到了呀!他...好凶的。”
  小孩子吐了吐舌头。
  那个穿着黑甲的家伙今晚杀了好多人,眼神好可怕的...
  “你呀...”
  老者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语重心长,道:“狗儿,你可得记住了!那位是咱们的大恩人,救了全城的老百姓!他是大英雄!”
  “大英雄?”
  小孩子那稚嫩的脸上很是迷茫,不由多看了几眼...
  这年头的老百姓,大多都是很淳朴的、恩怨分明!一个个也都清楚,究竟是谁救了他们。
  今晚那一骑绝尘的身姿,单枪匹马、迎战一帮蛮子,杀得那些畜生为之胆寒!
  在前段时间更是悍然出手,一箭射杀突厥蛮子的大将!
  还有孤军深入,带回了被困在城外的村民!
  这会儿也是留下来断后,只为给他们赢来一线生机...
  那一桩桩、一件件!
  哪怕表面上不说,可感激之情都在心里边牢牢记着!
  “走吧,走吧...”
  周良跟村子里的人待在一块儿,也在凝望着那道孤傲的身影,良久才挥了挥手道。
  “没事的!”
  “区区一帮蛮子,还能奈何得了恩公?”
  “别瞎操心!”
  ...
  一个个都在安慰着自己,他们虽然不太清楚局势,但也明白,留下来...
  危险重重!
  寒冷的北风仍旧在呼啸着,这一个冷寂的夜、那道立于城墙上的身影,终将会被世人铭记着。
  而一个传奇、一则传说,也正缓缓拉开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