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三章:我太难了!

  老村长跟孙老头儿早已经出去忙活,营帐中就只剩下李秋一人,他跑到一个木盆子边,望着水中的倒影,有些无语。
  万万没想到,自个竟然成为了一个伙夫,炊事员?
  背黑锅、戴绿帽,还只能看别人打...
  咳!
  这不就尴尬了?
  在他看来,就凭着这么一副俊秀的皮囊,又有一身本领,那不得是在沙场上扬名的少年大将军?
  身穿一袭白衣,骑着矫健的白马,手持银枪,于万军丛中纵马疾驰,来去自如,取敌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
  这难道不香吗?
  熟不知这是在想屁吃!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个好处,起码在短时间内他也不需要跑到战场上去,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空手接白刃’的刺激。
  “啧啧啧...”
  李秋又躺了回去,双手枕在脑后,脸上露出了饶有趣味之色。
  泱泱大唐、盛世华章!
  这终将会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他这心里边多多少少也有些期待。
  “也不晓得那天杀的李二在哪儿,趁他还没上位,赶紧去抱一波大腿,那不就安逸了?”
  从龙之功,最不济应该也能混一个末等爵位!
  不吹不黑,李世民对自己手下还是没得说的,为人也颇为念旧!
  毕竟纵观历史长河,又有几个皇帝不是在坐上那位子之后,就对开国大臣磨刀霍霍的?
  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老赵来了一手杯酒释兵权,就已经被腐儒们大书特书了!
  至于李二...
  人压根就不在乎,也没整那么多花里胡哨的,程老妖精、尉迟黑子等人还不是官照做、兵照带?
  哪来那么多忌讳!
  “唉,我太难了...”
  想到自己的处境,李秋也感觉有点脑阔疼。
  从之前的谈话来看,他的身世貌似没那么简单。
  十多年前,独孤氏带着还在襁褓中的他到了杏儿村,老村长也不晓得这娘儿两的来历,只是依着马老将军的叮嘱,对这孤儿寡母多有照拂。
  至于他那便宜老子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老娘则是姓独孤,不过具体究竟叫什么,就连一向好事的老孙也不太清楚。
  独孤...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自北魏以来就极为显赫的“勋臣八姓”之一,跟关陇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庞然大物!
  当然,对于杏儿村的村民来说,肯定也不会想那么多,毕竟也只是一个姓氏罢了。
  估计也就见多识广的老村长会有所猜测!
  “马老爷子也是个人精!”
  李秋陷入了沉思。
  马老将军名叫马骞,是西凉马家的现任家主,他在隋文帝时期便官拜骠骑将军,驻守西陲。
  马家据说祖上就是东汉的开国功臣之一,伏波将军马援!
  这是一个军事巨族,人才辈出!在历史上一度大放异彩,不过后来算是被马超给一手葬送了...
  随着蜀汉的灭亡,马家也消失在人前,直到大隋建立,马骞才回到西凉扎根,修建祠堂、认祖归宗。
  由于马家人丁稀少,而骠骑将军在大隋也只是正四品武将,算不上煊赫,所以并没引起太大的波澜。
  隋末天下大乱,李轨也在河西建立了大凉政权,并打算以此为根基,逐鹿中原!
  但马老爷子并没有参与到这场内斗中去,而是坐镇边关、兢兢业业,抵御来犯的蛮夷。
  这也使得在大唐攻克凉州之后,马家也没有遭到清算,地位反倒是水涨船高,在这西凉地区的威望也很高!
  马老将军有五个儿子,一个个也都骁勇善战,可惜老二跟老四都先后战死沙场,而剩下的儿子中也就老大有一儿一女。
  儿子叫马志,只是个小豆丁,连路都还走不利索,喜欢在地上爬来爬去遛小鸟儿...
  女儿则叫马媛,武艺高强,年纪轻轻就上阵杀敌,立下了不少战功!
  马媛跟李秋之间还有一段婚事!
  这是好几年前马老爷子一手安排的,有不少人还竭力反对,毕竟门不当户不对的,而那时的李秋也是个二傻子...
  也就相当于是低能儿!
  无奈,马骞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了!
  从现在来看的话,马老爷子定然是知道些什么,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毕竟如今的马家也不算有多强盛,跟巅峰时期相比,那简直可以说是破落户了!
  而想要再度崛起,光凭一味的打拼是远远不够的,更多的还是得靠联姻,发展自己的人脉。
  不简单呐!
  摇了摇头,李秋将杂乱的思绪赶出脑海,又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那“噼啪~”声仍在耳边萦绕着,浑身上下也暖洋洋的,极为舒坦!
  想那么多也是徒劳,猜测终究也只是猜测!反正知情人都还活着,真相也会慢慢浮出水面!
  “马媛...”
  一道朦胧的红色倩影在脑海中浮现,他脸上的神情也慢慢变得复杂起来。
  两人的关系有些微妙!
  这是一个冷傲的女子,性子也极为要强,对于这门亲事,心里边又怎能没有抵触?
  谁愿意跟一个傻子厮守终生!
  她会跑到边关来镇守,多少也有几分逃避的意思!
  杏儿村的一行人兴冲冲赶来玉门关投军,结果却成为了火头军,估计也是马媛的安排。
  至于具体的原因还真不好说!
  女人的心思又如何能猜透?
  马老爷子还是很不错的,一直以来都对这对孤儿寡母照顾有加,隔三差五还会让人送些肉、衣服等东西,都快将李秋当成亲孙子对待了!
  要不然就凭独孤氏,又如何能将他一把屎一把尿给喂...
  呸!
  拉扯大!
  后来在婚事确认之后,独孤氏兴许是心里边过意不去,也一直再三告诉傻子李秋,要好好对待人家。
  傻子也很听自个老娘的话,将那个在长大后就没有见过几次面的媳妇儿,给放在了心上!
  “得亏现在是火头军,也不用跑到前边去,要不然若是见着了,那还真有些尴尬了。”
  李秋砸吧着嘴儿,有点无奈。
  莫名其妙冒出一个未婚妻,两人的关系还这么复杂,相对来说那肯定会有些棘手。
  不过这种事儿那也急不得,顺其自然便好!
  想着想着,他也渐渐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