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五十六章:这一夜,难以宁静!

  “等下,我也一块儿!”
  邓正骑马掠出,身边还跟着二三十个随从,又道:
  “其他各营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又是一张生面孔,难免会遇着麻烦。”
  “是呀!邓参军平时都跟在马将军的身边,有他在,肯定能省不少的事儿!”
  杨成哲也道。
  “城内的乱军交给我们就是!为今之计,还是得迅速将人马集结起来,以防不测!”
  张虎开口了。
  “嗯?”
  李秋回头瞥了一眼。
  双目仍旧是赤红一片、眼神也淡漠无比,浑身上下都好似萦绕着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煞气...
  让好一些人见着了都是不禁打了个冷颤!
  单是论这份气势而言,就足以让人心惊不已,整个西凉乃至是大唐,又有谁能出其右?
  赫赫有名的战神尉迟恭、亦或者秦琼?
  没有人清楚!
  “跟上。”
  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李秋也没有多耽搁的意思,纵马掠去,很快就没入了黑暗之中。
  “姓云的,保重!等过了今晚,老子再请你喝酒!哈哈哈!”
  邓正大笑了几声,带着人马就追了上去...
  这一去,本就危险重重!
  尤其他身上的伤势还不轻,但也没办法,身为马晖的心腹,他们两人肯定得有一个跟着。
  云伯中伤得还更重,性格又比较莽撞,脑子也不够灵光,若跟着去,那就是送死!
  “唉...”
  云伯中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他知道邓正的想法,却也无可奈何,就只能怔怔地望着一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眼眶微红,嘴里喃喃着:
  “傻书生。保重,保重...”
  寒风仍在怒号,白雪飘飘!
  这一夜的玉门关,注定难以宁静,而在许多人的心里边,也掀起了一场惊天骇浪!
  ...
  离着城外二十多里处,蛮子的大营,牙帐内。
  夜已深,这儿仍旧灯火通明。
  统叶护可汗、贺莫咄,以及焉耆、龟玆的国主等几个西域诸王也在,正围坐在火堆前,喝着酒、烤着肥羊。
  “可汗,你究竟做了什么部署?明天玉门关就会开城投降,我们的大军能够长驱直入?这...”
  焉耆国主一脸疑惑。
  跟汉人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深知那是一帮极为难缠的家伙!
  尤其是马晖,号称“西凉铁壁”,有他在玉门关镇守,哪怕两边的实力相差悬殊,没个一年半载还真不一定能攻得进去!
  “是呀!就连步根木都被派出去了,我们难不成就只需要干坐着?”
  一个国主也道。
  步根木算得上是统叶护可汗的心腹,以往也没少被委以重任。
  “哼!区区一些汉人,想要收拾他们,办法也有的是!还能把你们难住了?”
  “安心等着就是,明天带你们入关!”
  统叶护可汗冷笑了一声,神情中还颇有些不屑,又摇了摇头:“你们的眼界终究还是小了些...”
  攻下玉门关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儿,还需要大费周章?
  哪怕是那偌大的西凉,想要拿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现在要考虑的...
  是跟颉利可汗的博弈!
  如何从这场战役中捞取更多的好处!
  其实统叶护还是有那么一点儿本事的,此时的西突厥汗国兵强马壮、统御整个西域,疆域东起玉门关、西至里海...
  可以说是最为兴盛的阶段!
  “可汗未免也太自信了些!不过有时候过于自信,那就是自负了...”
  贺莫咄的眼神中还颇有几分意味深长。
  他也是仗着辈分高、资历深,才敢这般说话!
  倘若换做是另外一人,兴许早就被统叶护可汗让人给拉出去,再...
  剁吧剁吧切了!
  “这点就不劳王叔费心了,还是安心看好戏吧。”
  统叶护可汗皮笑肉不笑。
  贺莫咄曾经追随过达头可汗,那时候的东、西突厥都还没有分家,可想而知他的威望有多高了。
  “呵!但愿如此。”
  贺莫咄很是不爽,他极为讨厌这种故弄玄虚的做法。
  其余几个国主都闷声不说话,当起了鹌鹑。
  统叶护可汗的确是有几分能耐,不过如今的行为举止也越发跋扈,目中无人!
  能够有人膈应他一下,也是好事儿!
  统叶护可汗也只是笑了笑,拿起小刀切了一块烤羊腿肉就吃了起来。
  他的野心不小,可惜就是根基不算很稳,毕竟西突厥本就是由不少部落、部族组成的,很容易牵一发而动全身!
  当然,这也不是说他就没有脾气了!
  如果贺莫咄一而再、再而三蹬鼻子上脸,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想要让一个人闭嘴,那还不简单?
  “噼里啪啦...”
  火堆还在烧着,牙帐内也散发出了阵阵诱人的烤羊肉香味儿...
  ...
  丑时,将军府。
  地面上躺着有不少尸首,那扇大门也是摇摇欲坠。
  战况异常激烈!
  李逸等人倒是不急,自以为胜券在握,还插着手,在一旁悠闲地站着,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往府门前涌去。
  实际上,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们确实胜算不小,纵是想破了脑袋,马晖也不会有翻盘的机会!
  “箭!还有没有箭?”
  “他娘的!这帮王八犊子,还真狠!”
  “守住!”
  ...
  府内的家将、护院都颇有些手忙脚乱,但有王均压阵,也守了有一个多时辰了。
  不过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破门而入也是迟早的事儿!
  灯火明亮的正堂,聚集了不少人。
  脸色苍白、看上去极为虚弱的马晖,丫丫以及她的爷爷,马媛、周管事、还有几个家将。
  “爷爷...”
  听着外边的厮杀声,丫丫的小身子都在瑟瑟发抖,小手还攥紧了老良头的衣袖。
  “别怕,别怕。没事儿的...”
  周良轻轻拍着她的小脑袋,小声安抚着。
  “当初我就不该跟老头子要人!”
  马晖咬了咬牙,颇为悔恨。
  李逸、许靖忠这些人,昔日都是在李轨麾下效力的,在大凉被攻破之后,马老爷子一时心软,念在以往的情份上,也保住了一些人。
  玉门关本来就兵多将寡,马晖就跟凉州要了几员战将过来,没想到反而留下了祸根!
  有些家伙,终究只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媛儿,爹这次应该是走不了了。你待会儿领着人马突出重围,去...去火头军,找李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