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唐最强火头军 > 第二十章:俺又不傻!

  二牛的眼中还掠过一抹惊惧,身子也在微微颤抖着,这怂样让李秋看得也是一阵无语。
  “有啥好怕的?都是两肩膀扛着一脑袋!一刀子下去,还不是安排得明明白白?”
  “就你这样还想当大将军呢?畏畏缩缩的,哪怕到了战场上,那也只有等着挨砍的份儿!”
  他白了一眼,没好气道。
  “胡...胡说!俺才不是怕哩!俺只是想起来,村子的梁伯就是被吃了,小时候他还抱过俺的...”
  二牛的语气中还有几分伤感,垂头丧气。
  “梁伯?”李秋拧了拧眉。
  “是呀!也就是狗蛋他爹!几年前跑去甘州投军,后来就再没了音讯。听说就是被...”
  顿了顿,二牛又道:
  “俺娘那段时间可没少拿这事儿吓唬俺。那帮蛮子,凶残着!”
  “没事。到时候多杀几个蛮子,报仇了不就成了?我可跟你说,往往在战场上越怕死的,死的也就越快!”
  李秋告诫。
  “俺知道,俺又不傻!”
  二牛撇了撇嘴儿,神情仍旧有些沮丧,很快又闷声不说话,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
  翌日。
  大过年的,这一大清早,大营内就已经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更有阵阵‘噼里啪啦~’的爆竿声从民房那边传来。
  很是喜庆!
  倘若家就在玉门关这边的,可以回去吃个团圆饭,至于其余的将士,除了要在城墙上轮值的外,都能有半天的假期,可以到处逛一逛。
  火头军还是比较忙碌的,毕竟要准备数万将士过年用的吃食,不过李秋跟二牛的手头上也没什么任务。
  依着老村长的说法就是:这两个小毛孩子,不捣蛋那就算不错了!还能指望啥?
  他塞了一点钱给李秋,更是将两人从军帐中给赶了出去。
  在吹着外边呼啸的寒风时,二牛吸了吸鼻涕,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秋哥儿,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就到处逛一逛呗!好歹也来了这么久了,还没去城里好好见识一下,走起!”
  摩挲着手里的碎银子,李秋心里也有一阵暖意浮现,随即便认了个方向,大步迈了过去。
  “等等俺!”
  二牛哈了一口气,紧随其后。
  ...
  玉门关也不算大,尽管是边关、大唐的西大门,但并没有多繁荣,好似还隐隐笼罩着那么一些苍凉、冷清。
  这儿也曾经繁华过!
  丝绸路上,晴空鸿雁高飞,旷野驼铃悦耳,商旅络绎不绝,人群也川流不息。
  登高远眺,北面大山横亘天际,山前有疏勒河缓缓流经。与阳关遥遥相望!
  街上溜达的人还是挺多的,兴许是为了让将士们能过个好年,好一些店家都有开门,街道两边的小摊档也有不少。
  人声鼎沸!
  灶下的柴火在不断跳跃着,驱散了行人不少寒意。蒸笼里热气腾腾的白气在不断往上冒,还有好一些吃食:带馅的蒸饼、大碗的软面儿馎饦,刚出炉的芝麻胡饼...
  Ps:弱弱的问一句,有几个大兄弟在看着的么?这只是半章,待会儿会补充完的额...